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美术台 > 画廊 >

提升人生的诗意——刘继红和他的花鸟画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04日 13:19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中国花鸟画和山水、人物画三大绘画科目,构成了丰富多彩、博大精深的中国画体系。古人画花鸟称之为“寄意”,画山水称之为“畅神”,人物画则称之为“达怀”,都是中国文化的具体反映。花鸟画在中国美术史上,从扬州八怪到赵之谦、徐渭、八大、齐白石、潘天寿等大家林立,把花鸟画推上了一个历史的高度。随着时代的变化和需要,当代花鸟画如何适应当代人们的审美要求,反映时代的精神和时代风貌,一直是20世纪花鸟画家们关注的课题。他们付出了艰辛的努力,也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是问题并没有就此了结,这正是21世纪的花鸟画家们所面临的困难和挑战。

  花鸟画的难度比人物画与山水画的难度要大,几乎是界内人士的共识。其原因,其一,是由于花鸟画有榜可依。前辈大师成就斐然,所创作的作品已具有当代性和精神品质,并且更加民众化,反映了广大民众的情感。其二,是由于花鸟画所形成的固定格式。花鸟画所描绘的对象在大自然中,基本保持了亘古不变的格式。其三,是由于花鸟画在创造手法上,干百年来形成了类型化的程式和样式。也许花鸟画家刘继红在最初选择花鸟画作为自己主攻方向的时候,没有想这么多,那时,他还不知道自己是选择了一座很高大而陡峭的山峰去攀岩。随着他画牡月,并且勇于抛弃了“牡丹王”的称谓,从老家安徽孤身一人一头扎进北京——艺术的海洋里时,刘继红才真切地体会到艺术和生活双重的艰难。

  刘继红的艺术成就来自生活的磨砺和对艺术的挚着。他说:“一幅成功的画作无不带有时代的烙印和个人生活的痕迹。”1955年5月,刘继红出生在安徽省阜阳市一个工人家庭,由于兄弟姊妹多,父亲微薄豹收入难以支撑家庭沉重的负担,幼小的刘继红饱尝了生活的艰难,但少时有志的他,宁愿挨饿受冻,也把平时节俭下来的一点钱买笔墨练习画画。中学毕业后,他被下放到农村,在条件极其艰苦的日子里,他白天干一天的农活,晚上照常在小油灯下一画就是半夜,没钱买纸和笔,就折枝在地上画。1974年,刘继红参了军,部队的生活给了他一个广阔的艺术天地,也给了他发挥才能的机遇,他的作品分别参加了建军50周年全军美展和江苏省文联举办的美展,并被《解放军报》和《江苏画刊》刊登。

  1977年,他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经受了血与火的磨练,并光荣负伤,从而使他的作品融进了更高层次的主题——人生与生命的感悟。1995年,他带着对艺术的一片痴情,放弃了被人羡慕的银行工作,来到政治、文化和经济的中心——首都北京。从此,仿佛才真正开始了刘继红“为伊消的人憔悴”的“苦恋”之境。在北京,魏公村、紫竹院、六里桥、丰台、朝阳……四面八方,他几乎住了一个遍,有时难免在地下室和朋友的画室里屈尊落宿。他花了50元钱买了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几乎跑遍了整个北京城,拜访名师名家,每天就是得到一句名家的指点,他都要激动好几天。有所失,必有所得,刘继红把生活的磨难看成是一笔丰厚的财富,就是这样无怨无悔地在艺术的天地上下求索。他说:“在战场上,死都不怕,还怕这点小小的困难?”

  中央电视台有个节目名叫《艺术人生》,每当他看见那些歌星、那些年轻的艺术家一次次搬家的情形,就对自己的儿子说:看,这就是你爸。因为每当刘继红付不起房租时,他又要搬家了,又要搬到再低一档次的陋居里。我听到这里,泪水止不住流了下来。因为画家刘继红始终保持着无所畏惧的战士情怀。经受了战火的洗礼,他的精神也得到了提升。

  正象绘画艺术需要有必要的技巧,具体的生活也需要一些坎坷艰难。如果说恰恰是生活成就了刘继红的绘画艺术当不为过。刘继红并没有就此沉沦。他顽强的毅志和不屈不挠的精神,就表现在他对艺术和生活的完美结合与不懈追求中。刘继红的可贵之处在于,时下关于花鸟画如何创新,各有所识、各有所异,步履艰难的境况中,他以具体实践的意义,为其带来了酣畅淋漓的精神内涵。

  具体分析文刘继红的花鸟画创作,他是在传统和现代之间,走出了一条中西结合的路子。在中国花鸟画传统的绘画基础上,融入西方观代艺术理念,创造出自己的绘画形式,提出自己的个性的语言表达符号,是画家刘继红孜孜以求的境界。

  刘继红的画空灵、大气、超脱,有强烈韵时代气息,不断进取的意志。我们从中可以体会到徐涓、八大山人、吴昌硕、潘天寿等先辈大师对他的影响,甚至还能看出塞尚、高更、凡高等印象派大师的影子,另外还有包装艺术、造型艺术等等…。他在用色用墨卜大胆泼辣,绚丽的色彩墨韵,有流动、奔涌的感觉,因此,往往使观赏者忘记是西画还是中画,只沉浸在艺术的氛围里,感受到画家所

  表现出的意境和旨趣。

  刘继红的线条流畅,构图严谨,乱而不乱,有强烈的秩序感,有时在不经意间打破了原有物象的构成,但在总体上又有严格的把握,仿佛给读者留有目味的余地。用刘继红自己的话说,“仿佛还有一种遗憾在里面,没有彻底完全表达出来。”这反而成了他独有的表现技巧,符合艺术的运行规律。

  八年了,刘继红在北京找到了生活的“根”,同时也把住了艺术创作的脉搏,他已连续9年出版了个人挂历,每一年,都是一个新样式,新的提高。2001年的挂历如果说更多地展示了传统的内容,2002年的挂历则注入了一种现代意识,2003年的挂历就表现了传统和现代的有机结合。他说:“有的画画已在脑海里出现了,只是现在还没有表现出来。”我想他定会在朴素、苍茫以及色彩的震撼力上表现出新的内容,增加视觉上一种冲击力。

  最后我想说画家刘继红是幸运的,因为他在高度物质化和世俗化的现代社会上,保持了一份特有的艺术家的清醒,终于找到一片精神的栖息地,来寄托自己的理想,来提升人生的诗意。成绩得来不易,在此,我向他表示衷心的祝愿。

(作者:王爱红,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侨联文学艺术家联合会理事、澳中文联常务理事,系当代知名的诗人、作家、美术评论家、书画家和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