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美术台 > 画廊 >

王蒨:画境大唐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13日 17:10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点击进入>>国画家岳钰个人主页

    一个时代:改革开放三十年后的今天。

    一个地方:中国内陆城市西安,曾经的盛世大唐首都长安。

    一幅画:《盛世迎宾图》将置于唐代大明遗址内。

    一个人:土生土长于长安“癫痴坊”的秦人。

    “秦中自古帝王州”,长安这曾作为中国文明史千余年的东方符号,使三秦大地熠熠生辉;这文明巅峰的唐代又是三秦儿女梦回萦绕的不灭记忆。

    唐朝国力强盛、经济繁荣、文化灿烂,有着兴发向上、开明进取的时代精神,成为世界文明的中心之一。

    唐长安城是一座规模宏大的国际都市,“棋布栉比,自古帝京未之有也”(宋敏求《长安志》)。唐长安拥有一百多万人口,至开元年间有七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与唐王朝建立交往。唐长安是丝绸之路的起点,是东西方各国经济文化交流的中心,每年有大批外国宾客、商人和国内少数民族的使节来往于长安。唐柳宗元称:“凡万国之会,四夷之来,天下之道途,毕出于邦凡之内。” 以长安为中心,中外及国内各民族之间演出了经济文化交流的巨大场面。

    这豪迈博大的气势,这恢弘绚丽的场面,要用画作来诠释,此事不同凡响,此任可谓千钧。非有得其精髓、娴于技法之人不可。

    当陕西省美协主席王西京将这一重托交给癫痴坊主,西北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岳钰时,只有一句话:“此事非你莫属”。岳钰其人正像他的坊号“癫痴”,为人豪爽洒脱不羁,但博学的经历又使他通晓典籍、中外贯通。正是集大气、严谨于一身的艺术家,在这幅作品中他就充分发挥了自己这两方面的独有优势。

    表现宏大壮伟场面,复杂生动的人物,古人有着许多经典:宋代的《清明上河图》,清代的《康熙南巡图》等都属宏图钜作,但它们都是尺幅可以无限延伸的长卷,将景物、人物依次排开,逐一展示。而现在面对的是一幅有限尺寸的壁面,要表现出楼宇殿堂、旌旗列队、各色迎宾人物组成的队伍、各国的嘉宾使节兼有异域的各种瑞禽、异兽、礼器……这样复杂纷繁的内容,不仅要一一表现,且有序不乱;既要有整体的气势,又要有局部生动的刻划,且要鲜明的表现人物的各自身份……这是需要照顾全局的和合,又能巧妙的处理各部细节的大手笔。

    首先,画作的构图就气势不凡。这是一种很特殊的回环式透视法,将人们的视线由近及远,再由远至近,形成一个大圈,它巧妙地拉长了画幅,拓展了空间,又形成了画幅整体的氛围。

    我们视线先由画幅近景人物的指向顺右侧队列达至右上端的似在云端中的大明宫含元殿,画面出现纵深的辽远感;又由大殿左侧由远及近,顺左侧队列,将视线拉回与右队交汇到画面中心之处。使观者首先完成了对整个场面的巡览,感受到宏大、庄严、热烈的气氛。

    接下来这场盛大的迎宾大典的主角,各国佳宾、各民族使节及唐代官吏,将要在麟德殿前的缠枝海棠的汉白玉台阶前闪亮登场。在万人列队迎宾的大道上,北济使者回身拉着高角梅花鹿,与其平列的是两异族的信徒抬着进贡而来的佛教圣器,其后是数人组成的外国使臣团双手持笏躬身拜礼而行。在这礼仪队伍中我们看到了唐章怀太子墓壁画《礼宾图》的诸位使者,有罗马帝王的使者,有日本使者,有新罗的使者,有大食、回鹘、中亚、西域、吐蕃的使者,他们都由红衣鸿胪寺官员引导着,其中高鼻深目、虬须卷发、着紫袍手牵藏铃羊的波斯商人,这些都是唐《职贡图》中的人物形象;双手持笏苍颜白须者为回鹘贵族之形象;身后手持笏者皆为唐《步辇图》中的人物吐蕃相臣绿东赞、及同为《步辇图》、《职贡图》、敦煌103窟、65窟中的《各国王子图》中的年青使臣,他们在此出现却是一百八十度的转身,令人耳木一心作者将历代名画中的服饰原样继承,但人物的情感动态皆以焕然一新。我们不能不为作者喝彩。“良工运精思,巧极似有神”,这也确实让我们感受到了作者那大气浪漫的构思是建立在缜密严谨的史实基础上,令人由衷钦佩。

    同样这样运用历史素材的是另外几组人物:占据画面中央最显著位置的是一头巨硕无比的白象,其身上驮着一组由唐三彩俑《载乐驼》改编而来的唐代佛教伎乐舞群,只见她们帛带飘舞,乐声飞扬,欢快的佛教伎乐舞群使迎宾场面更加热烈;其后:“东来橐驼满旧都”(杜甫诗)的大驼上扬头胡人和着乐声拍手高歌;这欢快的气氛显然感染了身配着大红花的异域鸵鸟也张嘴高叫,大踏步行进在迎宾大道上……;两匹高头骏马迎来了头带幂篱的西域女子,她来自唐郑仁泰墓陶俑形象,身着紧身胡服,绰约而时髦,“女为胡妇学胡妆,伎进胡音务胡乐”,唐代的社会被这股强劲的胡风感染了,熏醉了,这就是一个盛世大唐,一个开放的国度,它胸怀广大、海纳百川,以天下为己任。配合着这宾客的队列,我们的国乐也大显身手:左端下方是佛道并进,其乐同响的两组乐手;右下端是一组伎乐女,她们各执乐器,“窃眸欲语”,衣饰艳丽,体态丰腴,尽显大唐盛世的风流。而列队于这些宾客及迎宾者身前的是持棨戟的卫士及环绕于他们身后的腊腊旌旗,旗如屏帐直入云霓,使人们感受到高远的意境和雄伟的气势。

    整幅画面,富丽壮严,气象万千,无论是对待全局的结构与人物性格的刻画都不是孤立的、概念的、而是环绕着主题意旨,能取得各方面的关联。画面各色人等均有合乎民族、身份的外形及心理的生动刻划。

    画中用笔大气泼辣,遒劲如铁划,无论是刚、柔、粗、细、曲、直,却能运用自如,熟练之极,“或自臂起,或从足先”,而仍然“肤脉连接”,这非掌握高度技巧而不能的。

    用色既明艳鲜丽,热烈奔放,又大气调合,沉雄生动;加之细部精微描画,更使整幅画面翠彩闪动,金碧辉灼。
伫立在这样的钜作前,使我们仿佛呼吸到了盛唐时代雄浑壮阔的空气,领略到如日中天的灿烂气象。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这一反映了唐代蓬勃发展的中外交流的盛世图将会对我们今天的改革开放社会产生一种积极的、更加深远的启迪和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