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梁占岩:人物画创作——当代中国水墨人物画的精神指向及文化意义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30日 13:47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点击进入>>国画家梁占岩个人主页

    一、创作中的造型与笔墨

    绘画是一门造型的艺术,中国传统文化几千年以来所形成的文化积淀和情感铺垫使中国人形成了重直觉、重情感、重体验的思维方式,形成了人物画创作“重质不重表”、“重神不重形”、“重情不重理”的造型意识和绘画理念,并由此构成了一套与之相辅的有关形态结构、笔墨结构与形式结构的语言体系。

    中国人物画是一种意象造型,它与西方造型观具有明显的形式差异,反映着东方人对艺术美追求的独特的认识与体验过程。通过对客观对象的以“意”取“象”,以描绘者所要表现的主观精神的需要来规定艺术形象与客观物象形貌之间的“形似”程度,以己之意,塑彼之象,传己之情。而这种造型方式(意象造型)与主体精神的连接就注定了造型意识是建立在精神感受基础上的,是画家对物象观察、认识后所寄予的精神取向在造型过程中“物化”的结果,它不受物象本身的质量、形态的约束,而取“移情”后的物象最实质的内容,使创作者不必拘泥于客观物象本身而有更大的思考和发挥空间,传达出视觉经验背后的心理照应和精神性特征。

    构成中国画艺术特质和文化属性的重要因素是由特殊的材质所形成的语言体系决定的。本体特征和精神文化内涵只有通过造型意识、笔墨结构和形式语言才能体现出来,这是实现其艺术理想的技术保障。因此,作为一个人物画家,首先面临的便是人物造型;而如何形成自己独特的表达方式和造型理念又成为重中之重。过去,造型能力的训练及培养是分阶段、分步骤有目的性的实施的,在每一阶段都有不同的训练侧重点。而人物画造型能力训练的初始阶段便是最基本技能的培养——你能否把一个人画准确,即所表现出的人物形象符合人的形体结构、形象特征,衣服的各种肌理、质感能用各种不同的方法把它表现出来。在具备了“把人画像”这一基本技能之下,其次我们所要考虑的便是笔墨自身的造型规律和基本性能,毕竟中国画最终的落脚点还要归结在笔墨上,笔墨是中国画精神载体之所在。

    一个人的造型能力是否扎实,关键在于前期的造型基础是否打得牢固,这就需要一个“量”的积累,所以一个好的人物画家大都通过大量的素描、速写来提高自己对形的准确概括力,培养自己的造型感觉,提高自己的造型表现力。当然,随着时间的逐步加深,我们对“造型”的理解,也不应简单的停留在“把一个东西画扎实”或“把一个东西画得多深入,多准确”的“技艺”层面;而是一个“造”字,“塑造”的“造”或者是“创造”的“造”,少了一些技艺性的东西,多了几分心性的融入。但是,当对造型有了较深入的理解之后,以前自己所积累起来的且比较得意的熟练的造型能力,在此时却成了一种负担,一种拖累。因为把一个事物描绘的非常准确是比较容易的,但是当我们想融入一种意识、一种思想、一种情感之时,这种造型上的惯性就阻碍了我们这种“意想”。惯性实际上是一种惰性,很容易使我们内心所要表述的思想和情感产生一种隔膜,并不能真切的打动我们。

    人物画创作应该有造型的意义在里面。譬如,当我们觉得生活很平淡时,画面表现的平平淡淡才能更接近我们的“意”,而这时自然当中那些或丑陋、或艳丽、或张扬的元素则就成为我们在表现画面时所需要回避的;当我们感知的角度转变,如果我们觉得生活是荒诞时,那么这种荒诞意味就应该在造型上体现出来;同样的,当我们觉得人生非常劳苦,非常艰辛时,我们就应该把那种劳苦、那种艰难、那种隐忍和那种厚度与悲凉表现出来。即造型要有针对性,要与我们自身的情感,我们对生活的体验与感悟结合起来。又如,生活中当我们心情愉悦之时,就会感觉到周围的一切事物都是那么美好,鸟鸣声是那么悦耳,树枝的舞姿是那么优美,甚至连平时觉得烦躁无比的汽车喇叭声也如音乐一样,高低起伏、和谐悦耳,这是受我们自身感知情绪的影响,是“心之所向”,并非外物的改变(王阳明的心学说)。因此,当我们用照相机原封不动的把那种场景抓拍下来,当我们用录音机把汽车的喇叭声录下来再去感知时,之前那种愉悦的心情,那种和谐悦耳的喇叭声却失去了原有的韵味,有时甚至会觉得非常烦躁,究其原因在于心境的转变,感知方式的改变。所以,绘画创作并不是单纯的就事论事似的记录物象的状态,而是应受我们内心情绪的影响,把我们当时的情景状态,事物的造型有针对性的表现出来。

    笔墨作为中国画的精神支柱,作为中国画艺术的重要表现形式,在人物画创作中也一直占据很重要的地位;特别是作为讲究造型的人物画中的笔墨更耐人寻味。笔墨与造型的关系几乎贯穿于上个世纪中国水墨人物画近百年的发展里程中;所有20世纪有关中国画的论争,几乎也都是围绕着水墨人物画处理“笔墨”与“造型”的关系而展开——当然,这里的“造型”不是指传统中国水墨人物画中的古典形态的造型,而是在上个世纪初新文化运动以后对西方素描体系的引进及西方写实主义绘画学习中的讲究符合人体比例、结构的科学性造型。因为,当我们用素描把一个人物形象描绘得越深入、越细腻的时候,我们的笔墨,中国画所惯用的笔墨语言越施展不开(关于这一点,很多画家都有自己不同程度的感受)。因此,西方造型艺术中的“写实”因素与传统笔墨自身的“抽象”因素两者之间的协调问题,便成了上个世纪整个水墨人物画领域所急需面对和解决的问题。甚至直到现在仍有一部分人在两者之间徘徊,笔墨与造型两者之间好像成了一组不可调和的矛盾对立体。其实,造型的目的并不仅仅是为了写实,单纯的追求“似”的视觉效果,而是有创造能力的、有内涵的、能够融入情感的造型。因此,这就需要我们要注重人物画造型的形态结构,注重造型的方法。因为这种造型的结构、造型的方法要和下一步的笔墨表现对应起来。相较于西方的造型体系,中国画中的人物造型多了一层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