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美术台 > 画廊 >

王彦萍:追求自由的尺度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09日 17:28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点击进入>> 画家王彦萍个人主页

  她的苦恼和压抑

  王彦萍有她的苦恼,“不善言辞让我在公众面前怯场,无法自如地表达自己。”她自己分析这与她的家庭背景有关系。父亲很年轻就留学日本,回国后进了黄埔军校,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开了一家很赚钱的工厂,却在社会主义改造时期被国家接管,父亲被送进了监狱,后释放,“文革”再次因这些历史被送回乡。社会对家庭的冷遇和诋毁一直伴随着王彦萍的成长。使她从小心灵就背着阴影,自卑压抑着天性,不善言语,但又希望表现自己以得到认可。因此学习非常努力,成绩一直拔尖,每门功课都在95分以上。那个年代大家的热衷点并不在学习上,但是她却特别刻苦,除了学习,其它方面都努力做得出色。她妈妈每次开家长会都是脸上有光,因为女儿总是让老师表扬得最多。但是因为家庭出身,即便王彦萍这么优秀,却并没上了高中。插队一年后,被推荐上大学,还是遭遇了同样的结果。“什么都精益求精想做得最好,却又羞于大庭广众之下表现自己。”

  这种性格特质给她带来双重影响,一方面能让她向内探索;一方面对交际有障碍。她的艺术追求往往有一种深度的精神内涵,不愿停留在表面。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王彦萍曾因其表现性绘画而备受关注,尽管画面里使用了张力很强的色彩来表现情感,,如“像夜空那样沉静的深蓝,火一样跳动的红,还有辉煌的黄,忧郁的紫”等,但还是有一种沉重的压抑感,有的评论说充溢着“一种无从来由的压抑”。

  向自由出发

  1997年以及接下来的几年时间王彦萍很多时间呆在国外,这也开始了她画风蜕变的酝酿。置身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王彦萍第一次卸下了心理多年的负担,再也不用去顾及复杂的人际关系,她如同从鸟笼飞回蓝天,贪婪地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她在巴塞罗那的旅行日志这样写道:我觉得灵魂飞升出去,真的感觉到人活着可以像鸟一样自在。我第一次体验到什么是天然的感觉,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刻。

  从国外回来的王彦萍开始了读博生涯,屏风也是她博士论文的选题,她认定屏风是既单纯又有意义的形式,风景人物静物放入屏风既定的空间,与屏风产生一种关系,情景变得不同一般,给人一种特殊的心理感受。“生活中人们也许会用类似屏风的事物遮掩自己,屏风是冠冕堂皇,或者是当然的外衣,而背后才是它真实的故事。”她考的是中央美院李少文老师的博士生,因为当时她一直跟随的卢沉先生已经卧病在床了。另外卢先生并不赞同王彦萍考博士,说她读完都快五十岁了。“我考学的时候没感觉到有任何心理压力,一心一意想把我感兴趣的屏风题材向纵深发展,但实际情况比卢先生说得还严重。”

  孩子是我的生命核心

  读博期间的创作稀少,不仅是因为工作重点放在学术研究上,对家庭的照顾也分散了她的大部分精力,
回顾上博士开学的头一天,王彦萍的女儿因意外造成胳膊骨折,医生说是最重的一种骨折。石膏打开的时候,胳膊像总理一样伸不值。她把一切事都给搁下了,一定要帮女儿恢复。那时孩子住在她哥家,每天在美院上完课就花一个半小时坐车到哥哥家给孩子练胳膊,早上练完再去上课。因为精疲力竭,那段时间老师布置的作业常完不成,名字经常被写在黑板上,但女儿的胳膊四、五个月后康复得让医生称赞,医生还请她去做成功案例的交流。

  经历了这样的人生历练,王彦萍感悟到“孩子是第一位的,我是希望在照顾好孩子的前提下才能搞创作,孩子比画画重要,我首先是一个母亲。作画是表达思想和情绪,用艺术的形式来说话,如果我要是能唱歌可能我就是唱出我的情感。就跟电脑一样,艺术是我的一个工具,我需要的时候就用这个形式来表达……”王彦萍拉着记者看女儿给她制作的生日贺卡,那种甜蜜的表情恰当地诠释了幸福的含义。“作为一个女性,精力有限,很多事情不可能像男性那样折腾,做成气候真难。”时值现在她有时安慰自己“我就是女人,小孩的妈,能业余做一点喜欢的事已经不易了,还能要求什麽呢?”

  艺术应引领时尚

  王彦萍以及田黎明等这一批新学院派的画家曾把艺术向自由化方向发展的道路上推进了一大步,在当时也是主流,但现在倡导回归传统的呼声越来越强,他们反而不断被边缘化。王彦萍对这种“复古”思潮显然是不以为然。深受卢沉教学的影响,王彦萍一直在追求着笔墨的传统与当代的表现。

  “现在的复古大多是拾古人牙秽,以此装点门面,掩饰自己枯竭的创作力。”王彦萍其实很喜欢传统文人画的雅致,但她认为仅仅停留在“学传统、临传统、像传统”的层面上对于中国画的发展是百害无一利的,“穿着古人的袍子,开着奔驰,喝着咖啡,用明清的腔调说话,太假了。”

  对于王彦萍来说,传统是一种精神,它的精神在不同朝代可以呈现出不同样式,早期陶器、青铜器,明清的家具的出现,是由当时的社会发展状况、文化思潮决定的,每个朝代不可能一样。就一个屏风,从战国到明清就有了多少款式、功能和内涵的转变。“我觉得艺术是精神内涵的表达,艺术工作者应该引领时尚,而不是迎合。”

  两座大师的高山

  王彦萍早期的绘画里自由流动的感觉性较强,生命感觉的细腻表达,用想象驾驭画面,赋予作品浓郁的浪漫气质。现在随着学历的不断提升,她越来越倾向于思考,觉得绘画如同写文章,是要有重点和所指的,有中心有论点有逻辑,针对一个问题去表达。“人有了生活的触动,才会找适当的艺术形式表达。我不是记录生活场景,生活中悟出的道理才是我想要表达的。”

  2009年在栗宪庭策划的“自由的尺度”展览,王彦萍也画了三张参加,属于她《屏风·聚》的系列,也是她对当下社会文化的一种思索,“聚是中国文化的独特现象,中国是一个人情社会,人情伦理维系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所以一个‘聚’,有很多微妙的东西在里面。”王彦萍把自己的创作归为“诗和哲学”性的艺术,既有对情感意象的灵性追逐,也有对社会现象的理性揭示。

    毕加索和齐白石是对王彦萍艺术精神产生过重要影响的两座高山。“齐白石的大气、生命力、艺术力、创造力是我佩服的。毕加索的艺术富于变革和创造一生没有停止,翻开西方美术史,几个时期出现的艺术流派、他都是先锋,它的名字大约贯穿了差一点半本书。”她未必有多喜欢毕加索的画面形式,但是对他的革新精神却是最为崇尚……这种对于艺术的不拘泥、不刻意让她的心灵在那片向往的自由世界终于得到释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