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美术台 > 画廊 >

张修佳:大美无言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06日 11:04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点击进入>>国画家满维起个人主页

    “大美无言”本是庄子思想中的精华所在,把它用在介绍满维起艺事的这篇文章中似乎有些不太吻合。因为他笔下的有关苗乡、侗寨人文景观的描绘,足以表明他一直游走于生活与艺术的两岸,两岸风光与艺术生命的融合,孕育成充满情感张力的美感视觉,让人一下子陶醉在笔墨交织的艺术世界里。只是,从这里领悟到了艺术品质的朴实与无华,感受到了艺术人格的坦率与真诚。或许,这就是满维起所具备的“大美无言”了。

    满维起的绘画创作大多以饱蘸的笔墨、朴素的情感勾勒出表现西南地区少数民族聚居处风景的画作,他眼中的苗乡抑或侗寨在他的笔下幻化为一幅幅色彩绚丽、古典优雅的画卷,并将想象的空间拓宽到精神的层面。这一点并不同于西方概念的“自我表现”,尽管他的画作《侗乡暮韵》、《溪流百折绕青山》在形式上极具西方风景画的特点。观其作品中树木的高低、山石色泽的映衬、房舍与流水的呼应,都展现出中国画传统的渊源。枝叶、山石的表面形态,讲究各种皴法的并用,注重笔势的顺、逆、顿、挫,使艺术载体在爽快的笔墨中发挥了自然的美感效应,点与线、线与墨、墨与色以及块与面也都表现出刚与柔的特性。许多美术评论家大多将此理解为画作的质感。其实,质感属于西方美学概念范畴,它是指对象的表现力度,内容是指质地——物质的属性。如若,以质感去分析中国画,就会似是而非。无疑,这刚与柔便是满维起艺术作品中的写形存质。

    写形存质作为中国绘画传统中的重要创作法则,是依赖于笔、墨,并以笔、墨的特性将情感推向极致。纵观满维起的画作,无不讲究用笔、用墨,笔与笔、笔与墨的“关系结合”。

    试读其《绿叶山庄》等画作,笔势注重线条的起、承、转、合,又在无意间使笔在纸素上的行迹,即点、画和点、画具备的以朴为美的先决条件,石绿色的任意舒张、水墨气韵的肆意渲染,使用笔用墨,笔路清澈,层层相积。润者滋润,虽渴亦润,使艺术载体富有生命气化的意蕴,使苗乡或侗寨充满了生命的无限感和永恒感。

    其实这种生命的无限感和永恒感,便是满维起作品中所要表达的意境。形式、笔墨和意境并非孤立或单向存在,而是相辅相成,并成一体。《翠微人家》这幅作品,以笔取形,以墨取色,无隐显叵测,却使画作意趣横生。画家未入笔墨之境,焉能画外求妙。从这一点上,便有了文章开头的一句话,他一直游走于艺术与生活的两岸。他的画作处处充满了激情和赞美,这一点不同于其他的艺术家,大多将少数民族描绘成贫困、落后而又极具顽强生命力的象征,借此来唤起人们的关注。此种表达方式我们不能否定,不过试想:一个伟大的民族怎能总是以一个面孔出现呢?难道说就没有他们适应的生态之乐了吗?我想肯定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