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罗中立油画《父亲》展出 未来或永久固定陈列

发布时间:2013年06月17日 18:11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北京晚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资料图

首次示人的任伯年的国画《赵德昌夫妇像》,作品诞生于1885年,其创作年代远远早于馆内的其他藏品。

资料图

       “凡是能被中国美术馆收藏的作品都是名家的精品,赶上馆庆一下拿出这么多宝贝,我都来了三趟了。”“甭周六周日来,孩子多”。退休中学教师杜先生拿着摄像机边拍边跟记者介绍。

       “与时代同行——中国美术馆建馆50周年藏品大展”自5月20日开幕以来,观者如潮。此次展出的666件展品又是从中国美术馆50年来收藏的11万件藏品中遴选而出,可谓经典中的经典。

       走进美术馆,走进百年中国美术历史,一幅幅罩着岁月尘埃、凝聚画家心血的珍贵画作与伫立观赏的观众悄然对话——从1885年任伯年的国画《赵德昌夫妇像》,到1924年齐白石国画册页,1943年蒋兆和国画《流民图》,再到1980年罗中立油画《父亲》和1994年刘小东油画《盲人行》……还有圆厅展出的中国美术馆50年来所办的4000场展览的文献资料,构成“美术馆叙事”的恢弘篇章,向观众娓娓讲述着发生在中国美术馆50年的一个个故事。展览7月8日闭幕。

       《父亲》很忙 不能让《父亲》再走动了

       正值父亲节期间,罗中立的油画《父亲》再度成为馆内观众追逐的亮点。争相在作品前拍照、合影,上传微信的朋友圈,表达对父亲的爱意。《父亲》那深刻的皱纹,闪光的汗水,那期盼的眼神,跨越了30多年时空,依然震撼心灵。

       “在各种主题展览中,中国美术馆的藏品中《父亲》的出镜率最高。《父亲》很忙。”美术馆馆长范迪安介绍,“近年来随着各地美术馆兴建热的兴起,到处都在请《父亲》。包括台湾也在邀请。最近上海一个展览馆开出的清单里也有《父亲》。今早,我的同事建议,《父亲》不能再走动了,要永久固定陈列,这样也更安全”。

       与以往见到《父亲》不同,在圆厅东边出口处,一组中国美术馆藏品卡中,罗中立《父亲》的收藏卡和登记表前聚集很多人探头观看,罗中立手书的一段创作经过也是首次和公众见面。在“创作经过情况”一栏中,罗中立用钢笔字写道:“画农民是我的多年夙愿。1975年春节看见守麦的农民,画了‘父亲’的第一幅草图。以后又多次草图,但未能将所想的东西表现出来。直至1980年偶然看到美国一位专画巨幅正面肖像的超级写实的画家介绍,才真正找到自己想要说的语言和那种强度。经过一个月的苦战,终画完《父亲》。这幅作品的原名是《我的父亲》,后经吴冠中提议改为现在的《父亲》。”

       六个电子触摸屏供观众延伸观看

       美术馆的圆厅历来是最重要的作品陈列宝地。在这次展览中,圆厅首次没有展出作品,而是展出半个世纪以来举办的4000多场展览的大量的历史文献和美术资讯。在37米长的弧面墙上,50年来捐赠者的姓名和数百个重要展览的名称一一陈列,以表示对捐赠者功绩的铭记。大量的档案文献和当年的展览请柬、门票等,供观众作观赏展览之后的延伸阅读。

       据悉,1961年,尚在施工期的中国美术馆就开始征集作品,到1962年开馆时已积累作品近5000件。馆内档案显示,最早收藏的是林风眠、傅抱石和石鲁三人的国画。1963年6月,毛泽东主席为中国美术馆题写了馆名,这一年便被定为美术馆正式建馆的日子。此次展览上,毛泽东手书馆名原件的复制件首次亮相。由于原件无法借出,复制件上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加盖了印章。令人吃惊的是,“中国美术馆”这五个字,竟然分别写在五张便笺纸上。

       中国美术馆是1958年确立的十大建筑之一,由戴念慈先生担任主设计师,于1961年建成,目前中国美术馆已经收藏了近11万件藏品,藏品规模上已经跻身世界美术大馆。

       范迪安馆长把这次的作品遴选称为:“是非常难以割舍的。不过尽管此次能与观众见面的是造型艺术收藏的六十分之一、七十分之一的藏品,但它们却浓缩成了一部20世纪中国美术发展历程。”为了发挥馆藏的最大效应,特设六个电子触摸屏供观众了解更多的藏品信息、作者信息和有关活动。

       诸多精品首次示人

       漫步展区,除了徐悲鸿的中国画《战马》、潘鹤的雕塑《艰苦岁月》、陈坚的油画《公元一千九百四十五年九月九日·南京》等一批在以前展出过的“镇馆之宝”,颇为引人注目。另外,还有齐白石的20幅草虫册页、张大千的山水、吴作人、孙宗慰、李瑞年的早期油画,以及近期收藏的力群等名家的作品,此次都是首展,这些少有的存世珍品,令人眼前一亮。

       首次示人的任伯年的国画《赵德昌夫妇像》,主人公是画家的外祖父母,作品诞生于1885年,其创作年代远远早于馆内的其他藏品,显得尤为珍贵。四川美术学院集体创作的雕塑《收租院》、王朝闻的雕塑《刘胡兰》,以及吴昌硕的许多作品也是首次展出。

       展厅一隅,黑白电影《风云儿女》吸引了不少观众驻足观看。男女主演袁牧之、王人美着实让年轻的观众陌生。

       名家之后看名品睹物思亲

       看名家名作带来视觉享受。而巧遇名作的名家,听他们讲讲画上的故事,颇有视觉和猎奇的双份惊喜。

       漫步在硕大的展厅、看着诸位前贤的经典作品养眼惬意,更庆幸的是,不时还可巧遇名家本人和他们的后人。比如,曾亲聆摄像机前正接受采访的当代名家罗中立讲述自己的作品;比如曾邂逅老一辈大家蒋兆和先生之子,还有李可染先生夫人、中国最早的女雕塑家之一的92岁的邹佩珠女士。

       在于非闇的《牡丹蜂雀》前,工笔花鸟画大家、美术教育家田世光先生的长孙、中青年花鸟画家田添先生看得格外仔细,一会儿摘掉眼镜近前观看,一会儿又退后思忖,在张大千的作品前他掏出相机不断拍照、感叹其精微:“我祖父早年与于非闇和张大千有着亦师亦友的甚密往来,他在世时曾给中国美术馆捐赠了《英姿万古》、《长寿高节》等大幅精品佳作。时逢50年馆庆展,今天专程来看看这些前辈们的作品很是享受。而且还看到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林风眠、陈之佛等那么多名家的经典作品,真是受益匪浅”。  本报记者 赵李红 阎彤摄

 

热词:

  • 罗中立
  • 油画
  • 展出
  • 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