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赏析 >

千年推光漆艺:在传统和时尚的“联姻”中薪火相传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31日 16:29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新华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薛生金端坐在画架前欣赏着几朵雍荣华丽的牡丹花,身旁几个小徒弟有的用手在为首饰盒推光,有的在为山水图涂金粉,有的在把漆画搬到阴房里,不远处平遥古城里热闹的景象并没有干扰到他们的思绪。

       薛生金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75岁的他已经跟推光漆艺打了60多年的交道,他希望把这项民族传统工艺发扬光大。

       平遥推光漆器是“中国四大名漆器”之一,在唐代即负盛名,它以推光和描金彩绘技艺著称,其髹饰技艺已被列入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在抗日战争期间,平遥推光漆艺迅速没落。薛生金是在新中国成立后进入平遥县推光漆器厂工作的,他师从漆器名老艺人乔泉玉,认真探索传统漆器技艺,恢复生产了已失传的堆鼓罩漆,并将推光漆器髹饰工艺由过去的3种增加到20多种,还手把手培养出200多名徒弟。

       “现在能完完全全继承天然大漆技艺的人才还不是很多,只有10多个徒弟能独当一面。简单的工艺三五年就能学成,如果想全面掌握非得十几年不行,还得去钻研、有决心。”75岁的薛生金说。

       据介绍,平遥推光漆艺有2000多年历史,以用手掌推出光泽的独特工艺著称于世。真正的、传统的推光漆器使用的是天然大漆,这也是这项技艺的精髓所在。“天然大漆有一定稠度,考验人的手上和眼里功夫,到陕西、四川、贵州等地买来后,要自己过滤、脱水、加辅料,还要在温度、湿度都标准的‘阴房’中晾干,制作一件小工艺品都需要两三个月。”薛生金说,配漆、配料、配色等都没有一定标准,全凭感觉,学起来很费劲儿。正是受天然大漆原料少、制作成本高、周期长等因素的影响,漆器制作的“传统味儿”正在消减,目前市场上销售的工艺品大多使用的是化工漆。

       为了不让这项千年工艺失传、变味儿,薛生金一直坚持将天然大漆的传统工艺与现代时尚的家具、工艺品“联姻”,制作出高质量的推光漆器。他的工作室每年有100万元到200万元的产值,并以30%的速度在增长,其中一半的产品是用天然大漆制作而成的。“天然大漆没有毒,古代人们用它来做饭碗、家具等,耐高温、耐磨损、抗强酸强碱,不易变形退色,这些优越性是其他材料所无法取代的。”薛生金说。

       值得庆幸的是,越来越多人开始注重产品质量,专门定做有艺术价值的实用品和时髦收藏品等大漆制作的大到家具柜、床、桌,小到首饰盒、漆画、屏风等在现代社会已焕发生机。“一件小的首饰盒,大漆制作的要3000元,化学漆制作的不到100元,但是还是有人会专门定做质量好的。”薛生金说。

       薛生金认为,中国漆器生产已经进入了规模化时代。2009年平遥漆艺文化博物馆筹建,成为漆器精品的集中展示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可以在平遥古城欣赏到薛生金及其弟子梁中秀、郝大忠等人的《百猫戏春》《山西风光》《贵妃醉酒》等上百件精品。

       2012年9月底,平遥县推光漆艺文化产业创意园区揭牌,这是一个集推光漆器教学研究、设计生产和展览销售为一体的园区。作为园区的一名成员,薛生金说,园区把当地几十个零碎的小家庭作坊联合了起来,有计划地生产,统一销售,统一培训人才,必将推进平遥漆器的产业化发展。“推出的是技艺,留在人们心中的是文化。”薛生金说,“现在越来越多的漆器精品已经成为当下时髦的收藏品,它在现代社会焕发的生机,是这种中国文化符号走进人们心灵的体现。”

热词:

  • 推光漆艺
  • 非物质文化遗产
  • 民族传统工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