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赏析 >

强调活态申遗 留住城市记忆

北京推进大运河遗产保护和环境治理工程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22日 14:14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中国艺术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从10月1日起,由文化部出台的《大运河遗产保护管理方法》(以下简称《办法》)正式施行。《办法》结合大运河遗产的现状、特性,以及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目标,首次以法规的形式明确了大运河遗产的范围,包括隋唐运河、京杭大运河、浙东运河的水工遗存,各类伴生历史遗存、历史街区村镇和相关联的环境景观等,以及具有文化代表性和突出价值的近代以来兴建的大运河水工设施,都属于大运河遗产。这不仅为当前大运河的申遗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更为大运河遗产的保护、管理工作提供了有力的法制保障。据悉,中国大运河联合申遗项目将于2014年提交世界遗产委员会审议,该《办法》的出台,标志着我国大运河的申遗工作进入了新的阶段。

       中华文明历经数千载不曾中断,并在今天仍保持着强大的活力,这其中大运河的作用不可替代。大运河始建于公元前486年,总长3200公里,地跨北京、天津、河北、山东、江苏、浙江、河南和安徽8省市,是世界上开凿时间较早、规模最大、线路最长、延续时间最久且仍在使用的人工运河。

       如今,大运河在运力上仅次于长江、珠江,仍旧是中国经济的“黄金水道” 。也因此,大运河遗产保护和管理所面临的突出问题,就是要如何明确大运河遗产的内涵与外延。

       在对保存现状进行实际评估后,饱含丰富历史文化资源的大运河,实际情况不容乐观。从真实性角度考量,其中,北京段大运河仍位于最初兴建位置,以通惠河故道(今玉河故道) 、平津上闸遗址、燃灯佛舍利塔等遗产最具真实性。但部分遗产在历史上经过维修,而运河河道、湖泊也在小范围内不断变迁,使得整体真实性受到一定影响。在完整性上,历史上著名的运河城镇、村落,如通州、张家湾等,仅存留极少地上遗存,也没有完整的历史街区,无法作为城镇、村落遗产。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具体遗产点的保护状况普遍较差。河道大部分已丧失原有的河道功能,白浮泉、玉泉山泉水几乎完全断流,失去水源功能。只有部分桥梁,如德胜桥、永通桥等仍保持通行,其余闸、桥、古建本体均有不同程度损害,很多遗产如运河仓厂、码头等,地上已无遗存,仅存留地下遗址。北新仓、大运中仓等遗产点被部队或单位办公占用,还有部分遗产则完全废弃闲置。不仅如此,与北京境遇类似,很多地方的大运河遗产仍面临着被继续破坏的危险,尤其是位于中心城区和重点新城集中建设区内的遗产点,不断受到城市开发建设的冲击,形势严峻,用“抢救性”一词述及遗产保护毫不为过。

       结合这样的实际情况,日前,记者从北京市文物工作会上获悉, 2007年至2011年的4年间,北京市投入4.5亿元,开展百项文物保护修缮计划,修缮数十项文物古建。其中,大运河申遗工作和大遗址保护工作正在稳步推进:批准公布了北京段大运河遗产保护规划,启动了大运河遗产保护和环境整治工程。规划中采用分级分类的方式,划定北京段大运河遗产的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并对具体遗产点逐项列出了详细计划,其中既涉及保护方案,也有未来开发利用的内容。以玉河故道为例,更多的河段有望重见天日。未来将发掘东不压桥至皇城根遗址公园河道;结合相关规划,分步骤挖掘皇城根遗址公园至正义路北口段河道,再现玉河风貌;对正义路北口至东便门河段进行进一步考古工作,明确其具体线位,实现北京段大运河由什刹海码头至通州的连续性。

       近年来,大运河遗产保护工作最为重要的经验,就是坚持开展跨地域、跨学科、跨部门的合作。另一方面,作为仍在使用的、活态的文化线路遗产,大运河保护仍面临许多前所未有的困难。外国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运河项目,由于交通生产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过去的功能没有了,多是标本性的。但我国大运河的核心价值就在于它在今天仍保持着勃勃生机,并还在变化。它既有一般文化遗产的共性,也有着不同于古建筑、古遗址等文化遗产的特性,在处理保护和申遗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关系上也出现了新的矛盾。

       与大运河关系密切的北京尤为如此,在三千多年的建城发展历史中,由于其重要的历史、地理、军事、政治地位,在我国古代漕运史上有着突出的地位。其中隋唐时期是大运河尽端的边防重镇,元、明、清时期成为国家首都,是京杭大运河的终点城市。因此,北京段运河遗产保护采取了“虚实并举”的方法。“实”指的是物质文化遗产。遵照“与运河直接相关、地上遗存可见、地下遗址可探、复建文物有审批手续”的筛选原则,已经确定40处物质文化遗产。“虚”则是指非物质文化遗产。北京段大运河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名单中,列入了11个民俗文化项目,其中既有“海运仓”这样与运河有关的地名,也有“宝塔镇河妖” 、“通州运河龙灯会”这样的传说以及风俗。

       每一座城市无不延续着历史的文脉,大运河则是流动的历史文化,是老祖宗留给我们最珍贵的遗产。有专家曾指出,仍在使用的活态线性文化遗产申遗在我国尚属首次,目前并没有成功经验可借鉴。因此要解决好活态文化遗产申遗与发展的关系,找寻矛盾的症结,并运用创新思维,将世界遗产的基本理论与大运河实际相结合,创造活态文化遗产的保护、利用和发展的方式。作为城市记忆的另一种重要载体,大运河文化需要从“申遗”的高度,并用世界的视角去审视、发掘和展示。

热词:

  • 大运河
  • 申遗
  • 遗产保护
  • 历史文化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