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资讯 >

《楹联考古学》展望与蠡测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1日 16:00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乘着我国社会主义文化艺术大发展、大繁荣的东风,近十年来,楹联事业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经过楹联界专家多年的努力,《楹联学概论》《楹联书法学》等学术著作的相继出版,标志着楹联学科的理论体系在逐步得到建立。同时,凝聚着我国众多学者智慧的第一部系统的楹联规范准则——《联律通则》,经过几年来的多次修订完善,已在楹联界全面推广实施,深入人心,成为广大楹联人的共识。现阶段,我国楹联事业已稳步进入黄金发展时期。由于楹联文学本身所具有的独特性、学术性和普及性。面对一些具有历史性的楹联作品,包括出土发掘的古代联墨作品(含木刻石刻等介质)的考证、考辩之学,古代楹联典籍的考藏、整理研究等工作,显得相对滞后。迄今为止,有关中国对联的起源说、第一副春联说等,虽有约定俗成说,随着社会科技的快速发展,曾不断受到有关人士质疑,难免成历史悬案。笔者以为新时期《楹联考古学》的理论体系的建立亟待引起楹联界的重视。《易传·系辞》中说:“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作为“形而上”的学术理论研究工作,尤其开创性的工作,仍然面临着时代的挑战。楹联界同仁应尽可能秉持审慎的态度和科学的方法进行楹联学术探索和研究,以促进我国楹联学术研究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楹联考古应以史实为依据

       在最近一两年间,对于中国楹联史上约定俗成的有关个案屡次遭到有识之士的质疑,引起社会关注。如《解放日报》2011年11月28日第15版副刊“朝花”版所发表书名“萧丁”的“重视对联在文学史中的地位”约2000字的长文,以及《北京晚报》2012年1月20日副刊第44版五色土--文史版发表头条署名“刘宏伟”的“谁是‘第一’春联作者?”的约1500字的考辩文章。上述两篇文章的主旨,其实都是对约定俗成的公案“五代蜀后主孟昶春节所题门联‘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是最早的对联”的质疑。这当然是好事情,吹皱一池春水,总比静观一潭死水好。有探讨就有争鸣,有争鸣就有发现。大家知道,打官司,其实打的就是证据;做学问莫不如此,若要推翻一个“谬论”,树立一个“真理”,并不是简单的事情。那就势必要拿出若干令人信服的史证文献资料,用事实说话,来佐证你的“真理”的可信度和准确度。

       其实,“萧丁”的“重视对联在文学史中的地位”一文,是对2010年12月17日,由解放日报报业集团、松江区委宣传部和上海楹联学会在上海松江举办行的“中国对联探源——暨陆云在对联发展史上的地位全国学术研讨会”的一篇综合概述文章。该文提出了对联起源的四个说法:一是五代说:这是清代文学家梁章钜提出来的,他认为五代蜀后主孟昶春节所题门联“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是最早的对联。二是唐代说:赞成唐代说的联家较多,他们认为唐诗的对偶句已很成熟,这是产生对联的时代基础。即使诗中的对偶句不算对联,唐代也已有标准的对联存在。而唐代说比五代说提前了一个朝代。三是梁代说:清代学者谭嗣同认为南朝梁代刘孝绰罢官后在自己门上题的“闭门罢吊庆,高卧谢公卿”早于唐代。四是晋代说:持此说的论家最多,他们认为松江人陆云和洛阳人荀隐在文学家张华家的通名联:“日下荀鸣鹤,云间陆士龙”是最早的对联,这副通名联比孟昶的春联“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早615年。 在以上四种说法中,专家们似乎更倾向于晋代的陆云与荀隐。的确,楹联的学术问题绝对不是一两次会议能够解决问题的。但是,通过正常的学术研究活动,以探讨楹联的起源,无疑对推动我国楹联学术史研究,促进楹联创作的繁荣将起到积极的作用。

       “刘宏伟”在其“谁是‘第一’春联作者?”一文中,则通过四种古代文献资料的记载,例举了春联最早见诸四种文献的描述:第一种见《古今诗话》云:“昶子善书礼,因取本宫册府书云:‘天垂馀庆,地接长春’一联,文学于兹萌芽。”按此说,则联语为“天垂馀庆,地接长春”,作者乃孟昶之子孟喆。黄修复《茅亭客话》所载同此。第二种见《洛中记异录》云:“孟蜀于宫城近侧,置一策勋府,时昶之子喆居之。昶以岁末自书桃符云:‘天降馀庆,圣祚长春。’喆拜受,置于寝门之左右。”按此说,则联语为“天降馀庆,圣祚长春”,作者乃孟昶本人。第三种见《谈苑》云:“辛寅逊仕伪蜀孟昶,为学士。王师将致讨之前岁岁除,昶令学士作诗两句,写桃符上。寅逊题曰:‘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按此说,则联语为“新年纳余庆,佳节号长春”,作者乃辛寅逊。第四种见《宋史·蜀世家》云:“孟昶每岁除,命学士为词,题桃符,置寝门左右。末年,辛寅逊撰词,昶以其非工,自命笔云:‘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按此说,联语与《谈苑》说同,但作者已非辛寅逊而是孟昶了。《宋史·五行志》和《蜀梼杌》所载同此。明清以来,一般都采用最后一说。

       该文作者认为:《谈苑》是宋人笔记中较为重要的一种,内容广博,为后世文史考订工作提供了大量资料,明确提到第一春联的作者为辛寅逊。《宋史·蜀世家》作为史书,其参考价值自是非同一般,却将作者认定为孟昶。这两本书中对于这副春联作者的说法不一,直接导致了这场纠结了千年的著作权官司,至今没有定论。但作者进一步分析主张:我国第一春联的原创作者为辛寅逊一说,更具说服力。当然,这是只是一家之言。囿于特定的历史条件的局限。今后随着古籍楹联文献的不断发现,对于“我国第一春联”作者的考察将会不断被刷新。笔者认为:楹联考古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问,大家应秉着科学、客观、实际的态度,实事求是,以史实为依据,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因为史证、时间终究将会成为检验真理的标准。

热词:

  • 楹联
  • 考古学
  • 展望
  • 对联
  • 留言评论

    搜索更多楹联 考古学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