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美术家侯一民:人民币上人物并非真实个体(组图)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17日 10:52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北京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第三套人民币10元券图案

第三套人民币2元券图案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中央美术学院的数百名学生上了一堂特殊的党课。

  坐在讲台上的是一位鹤发长髯的老者——新中国第一代美术家、美术教育家侯一民。两个半小时的讲座中,81岁的侯老谈笑风生,眉宇间透着宠辱不惊与淡定深沉,目光中闪烁着智者的幽默与达观。

  对于外人来说,老人的名字或许有些陌生,但提起他的作品,却几乎是家喻户晓——第三套人民币中1元券上的女拖拉机手、2元券上的机床工人、5元券上的炼钢工人、10元券上的工农兵代表均由他绘制;第四套人民币中1角券上的少数民族头像、100元券上的四个领袖像素描,也是由他和夫人邓澍共同完成的。

  “当时不觉得是艺术,现在说起来大家都觉得很牛了,一采访我就说这件事,好像侯一民就是专门画钞票的!”老人话音未落,台下已是笑声一片。实际上,侯老早年间跟随徐悲鸿、吴作人两位大师学习西画,一生曾创作不少名作。《刘少奇与安源矿工》、《毛主席与安源矿工》、《跨过鸭绿江》等油画作品便出自他笔下。

  面对台下年轻的后辈们,侯老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艺术为人民’是我的生命!”

  与历史接触多了,让人动情

  侯一民是一位老党员。1948年他在国立北平艺专学习期间,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担任艺专地下党支部书记。“那时我18岁,每天自行车上挂一双溜冰鞋,不知道的人以为我去溜冰,其实我是去干事情。”

  所谓“干事情”,就是利用漫画、连环画、宣传画等形式,在文艺战线开展对敌斗争。侯一民记得,“当时我们办了一份刊物,其实是一份战报,我把这些刊物藏在美院宿舍的地板下,拴根绳,要看时,把绳一拽就拿上来了。”此外,他和同志们还印刷了10万份木版画形式的宣传册,是在已故知名作曲家瞿希贤家中刻制出来的,“手都刻得流血了,戴爱莲还给我们送来吃的和棉衣……”

  1950年,中央美术学院成立,侯一民成为学院的一名教员。同年,朝鲜战争爆发,他又以《人民日报》特约记者的身份赴朝。在那里,志愿军战士、鸭绿江上的朝鲜战士、朝鲜一家人、担架队,甚至战俘营里来自不同国家的人,都成为他描摹的对象,由他手绘的一张张战地速写,生动地向国内读者介绍了前方的战事情况。

  “我记得大年三十晚上,我们坐车过一条冰河,由于平日里经常过车,有些地方的冰面已经融化了。走着走着,突然我们的车头没了,原来是掉进了一个炸弹坑里。”那一幕,侯一民至今仍觉得惊心动魄。后来,他们来到了当地老乡家,“吃了一盘炒黄豆芽,那是我一辈子最香的一顿饭。”

  “与历史接触多了,真的让人动情!”将思绪拉回到现在,侯一民缓缓地说。他告诉学生们一件耐人寻味的事情:“有个秘密我保守了50年,我和我的家人为此遭受了很多磨难。但我依旧会保守下去,因为我知道,入党誓言里有一句话叫‘保守党的秘密’!”这句话令听者动容,他本人也潸然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