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美术台 > 画廊 >

中央美院美术馆馆长:要与浮躁的绘画倾向对抗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05日 13:12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王璜生

  “要与浮躁、粗俗的绘画倾向做对抗!”日前,广东美术馆前馆长、现中央美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带着隋建国、刘小东、苏新平等中央美院炙手可热的青年艺术家来到广州,在时代美术馆举办了一场“学院力量———中国美院当代造型艺术展”。除了这些当代艺术明星的作品,不少中央美院的名家大师作品也悉数登场,靳尚谊、潘公凯等人的新作以各自方式表现“造型”的魅力。

    最受关注的当代艺术家刘小东举行了讲座《我的行动》。几年来,他成为市场上最炙手可热的明星,作品拍卖屡屡突破千万元大关。他创作的油画《三峡大移民》引来贾樟柯拍成电影《三峡好人》,王小帅、侯孝贤等导演也纷纷拍摄了与他创作相关的纪录片。南方日报记者专访了在广州久未露面的王璜生。

    艺术家影响越大越能安静下来

    中央美院一直被视作中国艺术“学院派”的“象牙塔尖”,此次展览以“学院力量”为主题,参展艺术家基本囊括了所有在世的央美大师,如著名油画家靳尚谊,国画大师潘天寿之子、中央美院院长潘公凯等人。

    “‘学院’是一个聚集文化精英之处,应该有一种严谨、典雅的文化姿态,与时下日益浮躁、粗俗的绘画倾向格格不入。”王璜生说,“学院派”的含义里或许有好的一方面,也有坏的一方面,“学院的精英力量、正面力量如何去对抗保守、腐朽的负面力量?在一个日益平面化、世俗化的现实社会,浮躁和粗俗似乎成为了这个时代的一种通病,学院作为典雅、经典的标志如何做出自己的对抗姿态和坚守?”王璜生说,几个月前,他向中央美院的艺术家们发出这样的创作邀请,立刻收到了许多名家大师的回应。

    “造型艺术的悠久历史和辉煌成就,是人类文明的伟大成果,它不该随着曾经为之服务的宗教与宣传功能的减弱而整体淡出。”潘公凯说。2010年,一直从事传统中国画创作研究的他,首次将国画与数码融合,创作了装置艺术《融》,广受关注。

    油画家靳尚谊则带来了他颇具“经典”意味的油画《坐着的女人体》,明亮的躯体在静穆的背景中闪烁,沉静而打动人。

    “参展的有许多著名艺术家,但影响越大的艺术家越能安静地去做自己的探索,这也是学院的艺术创作氛围形成的。他们都非常忙,但还是能沉静下来画画,说明了他们沉静的心态。”王璜生说。

    当代艺术“F4”正在悄然转型

    如果说“学院”意味着典雅,“学院力量”的矛头则直指当代艺术日益泛滥的粗制滥造和低档模仿。“中国的当代艺术浮躁过、粗制滥造过。我接触过一些当代艺术家,就是在现场画一个草图,工人们就开始做……这些都是一个历史阶段的产物。”王璜生说。

    此次展览中,拍卖市场上“身家过亿”的刘小东、徐冰等当代艺术家也拿来了新作。徐冰的《芥子园山水卷》去年曾在美国波士顿美术馆展出。在这幅山水长卷里,徐冰重新研习了清代绘画技法图谱《芥子园画传》,并将画传中基本的图像切割重组成一幅复杂的山水画卷。画中典型的岩石、树木、流水等元素以及它们对应的指导性文字,都从书页中剪裁下来,重新排列组合,形成一派新的景象。

    刘小东则带来了油画《裸体的黑玛哈》,这是2009年刘小东在古巴游历时的创作,解构了欧洲名画《裸体的玛哈》,展示了黑人女孩的裸体。“古巴对艺术很开放,身体很自由,在他们国家美术馆里还看到了以‘艺术’为名的黄色录像。”刘小东说。

    2008年金融海啸重创了中国的当代艺术,在国际市场上动辄拍卖数千万元的中国当代艺术“F4”———张晓刚、岳敏君、方力钧、王广义,在市场上开始屡屡触礁,“流拍”记录频频出现。但王璜生认为,经过这场市场洗礼的当代艺术家,变得更加“沉静”了,正在悄然转型。

    官方美术馆也要借鉴资本运营

    从广东美术馆馆长一职卸任1年多以来,王璜生担任中央美院美术馆馆长,策划的许多展览与中央美院周边的798、草场地等当代艺术区产生互动。而在以前,象征传统学院派力量的中央美院,与当代艺术区基本互不往来。

    “我虽然执掌官方美术馆,但经常去798参加和策划活动,要知道,798一带聚集了上千名艺术家,不能忽视这股力量。”王璜生说。

    “我们邀请一些798的艺术家到学院官方美术馆里办展览。但这种影响是互为的,我们也受到这些当代艺术园区的影响,包括资本运营方式等。现在展览越做越大,这些资本从哪来?这些艺术园区有他们的经营方式,很值得官方美术馆借鉴。”王璜生说:“官方美术馆不能总拿着国家的钱做事,这不太可能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