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中国书画类艺术家 >

《熊一然书法篆刻》后记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16日 16:18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我从事书法篆刻四十余年,捡点作品,往往彼时以为尚可者,今又觉其不然,心存疑窦,不敢冒昧结集,张扬示众,唯恐贻笑大方。

      这次之所以做了尚属认真的编选,全是为了九月的日本之行。埼玉县、石川县日中友好协会邀我去协个人展,老在因泥开彦先生特别关照说:在展览会上发行个人作品集,不但能增近日本同好的了解,对弘扬本民族文化亦不无裨益,于是乃有如上之举。是为缘起。我的性格天生木纳,注定了自己不可能在其他领域有什么作为;而我对翰黑的酷爱,又注定了我甘愿把时间全部消磨在素纸朱泥之间。半生来涂鸦无算。送朋友的自是过眼烟云,参展入编多又杳如黄鹤,到头来箱箧里并没什么藏品。我不得不发愤生产,一口气写出了这集子。所以本集所收的书作三十八件,除《骑射》一件外,都是新作。篆刻一百九十件,却多属陈年老货,是从七十年代以来的积蓄中挑选出来的。这些作品多是自选题材,也有应书刊约稿而作。个人印章多属书画文字之交,或有所嘱,乐为奏刀,或有所慕,投赠以石。同道自远方来,笔会间尴尬无印,乘兴作急就之章,聊博倚马可待之誉。也有辗转索求或他乡致函求印者,亦无不应命。又蒙扶桑友人廖赏,一传而二,再传而四,为之治印者亦颇不少。数十年间,作印这数甚多,好在印章不同于书法,钤拓方便,因而雪泥鸿爪斑,捡点一过,总算有货推出。

      我学篆书,始于治印。五十年代就学于内蒙古师范学院艺术系,三年基础训练之后,按油画、中国画、版画分班,我选了中国画专业。中国画与书法篆刻历来有不解之缘,凡书画作品者需几方红红的印章装饰,方见生气。我由是体味到篆刻之不可小觑,于是率而捉刀。而此艺一经接触,即成嗜癖。同窗学友用印,多出我手,仆俨然[大家]矣。我的教师邱石冥先生见我刻印心切,将他珍藏的秦篆拓本出示嘱我反复临习。胡蔚乔教师指导我临飞石鼓文,并为之示范,使初涉印坛的我,即得正道,免去了不少弯路。两位教师再三强调,治印必须有深厚的书法基础。书家可以不必是刻家,而刻家必须是书家。棒喝语。邱胡二老,早作古矣,当年学子,已近花甲。艺海无涯,而人无金石之永,能不叹哉!

      大学毕业,经眼范本墨这次渐多,所学面愈见宽广。于众多的法贴碑版中,我偏爱金文与汉隶。《三代吉金文存》、《两周金文辞大系》等商周金文,凡字迹清楚者,必潜心摹习;《毛公鼎》、《大盂鼎》、《虢季子白盘》、《颂鼎》、《静簋》等金文名贴,更是放大临,缩小临,一临再临。隶书《石门颂》、《华山碑》、《鲜于璜碑》、《孔宙碑》等至今临习不辍。驽骀之才,不擅机巧,人一能之,已十之,虽未得点铁成金之妙,却收铁杵磨针之功。吾能是,是亦足矣!

      我学篆刻,苦无师承。尝闻某某师事某大师,某某列某名家门下,窃艳羡之。我少时,即随母徒居塞上,识荆无路,执帚无缘,只好独自摸索。凡所遇名家印谱、印集,不问流派,不分古今,兼收并蓄,欲壑难填。《十钟山房印举》、《古玺汇编》,赵之谦、吴昌硕、黄牧莆、齐白石、邓散木、乔大壮、钱君淘等大师,均极仰慕追随,读而悟其作而悟其旨,广采博收,以勤补拙。[转易多师是吾师],求得进取。所作印玺,常因人因事之异,根据不风吹草动印文之内容,采用不同之表现手法。有时满白文,有时元朱文,有时仿周秦古玺,有时拟汉铸凿,有时大刀阔斧,有时放慢意求工,均不拘一格。

      治印,愚以为,是出于实用而产生而发展起来的一种艺术。唯其实用,因而成为最广泛、最能为广大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篆刻作品与书画结合,成为书画作品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篆刻作品有名姓印、字号印、斋堂馆阁印、诗词名言警句印等,虽名目繁多、品类杂陈,最后还是要落在书画、匾额、楹联、碑刻的适当位置上,与之并驾,方能相映成趣,相得益彰,互为生发,互为升华。篆刻的实用性决定了篆刻的形式特征,即令推陈出新,亦不应脱离其本质。我在治印时,着重于文字的正确使用,艺术形式上力求为大众所接受,进而赏心悦目。在此前提下,琢磨风格手法,寻找一种既不泥古又不步人后尘,但能得心应手、应用自如的法则。

      我是教师,专事书法篆刻教学,深感责任重大,必须严肃认真,循规蹈矩,示人以法,唯恐有失,误人子弟。书法篆刻,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艺术,丢了传统而奢之不存,毛将焉附。哲人谓日:[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善哉斯言!或讽余冥顽不化,我也只好[一条道跑到黑]了。

      创促结集,心中忐忑。毁誉由人,得失在我。他年若得寸进,定然推陈出新,以弥识者厚望。

      承蒙众师友鼎力相助,缀成一书。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沈鹏亲为题签,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西泠印社副社长刘江先生题辞奖掖,为拙著增添光彩。内蒙古文史研究馆馆长孔老庆臻先生为之作序,过誉谬奖之言,旨在激励后学,尤令人感动。老友滑国璋于炎夏酷暑中策划版面封面,切磋主题意旨;马智涛同志、彭晓明同志拍摄作品;学生李啸宇为之托裱装背、铃印拓款,辛苦非常。内蒙古科技印刷厂赵希增、崔瑞生同志对本书编排印刷用力甚殷,还有为出版本书出了力而不愿彼露姓名的朋友。在此并致谢忱。

      一九九六年八月熊一然识于塞外青城铸梦庐(作者:熊一然)

热词:

  • 熊一然
  • 书法
  • 篆刻
  • 后记
  • 搜索更多 熊一然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