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中国书画类艺术家 >

多维视野中的沙孟海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21日 17:11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历史发展的动力是多元的,它是由“无数交错的力量”、“无数个力的平行四边形”共同作用的结果。笔者认为,一个书法大家的产生也是多种因素合力的结果。在这些合力中,包含着政治经济、文化形态、意识形态等时代因素;家庭教育、艺术遗传等家族因素;也包括艺术氛围、媒体环境、艺术交游等环境因素。沙孟海也不例外。

       沙孟海,1900年生于浙江鄞县,1992年逝于杭州,以92岁的高龄正好横跨了20世纪。可以说,沙孟海是中国20世纪书法发展的见证人,他的书法行迹遍及祖国南北,活动于南京、杭州、武汉、长沙、重庆等地,与上层人士频频接触,书法师承交游之广,几乎囊括了20世纪最重要的代表书家。同时,沙孟海集书法家、篆刻家、金石学家、学者、考古学家、教育家等多重身份于一身。本文将沙孟海置于20世纪书法史、文化史、学术史、教育史的多维视野之中,通过时代的嵌入式分析、文化艺术环境的还原与比较,试图呈现一个立体多维的沙孟海形象。

       一、历史的维度:艺术文化史视野中的沙孟海

       在19世纪中叶,法国艺术批评家丹纳的《艺术哲学》,确立了从种族、环境、时代三个方面出发的艺术批评原则。他指出:在艺术产生过程中,特定时代的社会风气、社会精神、群众思想和审美趋向等,不仅影响很大而且“始终占统治地位”。所谓时代造英雄,任何一位艺术大家的产生,都有其特定的时代背景。20世纪,风云际会,社会动荡、战争频繁,“革命”与“转型”是20世纪中国历史两个十分重要的关键词。就艺术文化来说,一方面带来了中西方文化剧烈碰撞的阵痛,另一方面带来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坚守与反思。

       沙孟海就生活在这么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综观其一生,经历了五四新文化运动、国共合作、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的诞生、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等不同的历史阶段,其一生阅历了求学、教书、鬻艺、从政、治学等丰富内容,拥有教师、政要秘书、大学中文教授、艺术活动家、书法家、篆刻家、考古工作者、艺术社团领导者等多重身份。长寿的艺术生涯、多重的人生经历、多维的职业身份,使他的书法篆刻艺术拥有了多个维度,多个维度的拥有不是加法,而是乘法。从今存沙老最早的一件作品“养云”方砖(18岁作)算起,到92岁去世,有70多年的艺术生涯,“70年只是个时间概念,问题是以沙老不凡经历,他几乎接触了近代到现代所有的书坛宗师,或求教请益,或友朋觞咏,不一而足。”沙孟海一生结识的群体,不仅是书法家群,还有大量的国学大师群体、画家群体、金石家群体与政治家群体。学者诗人群体如朱臼村、况蕙风、冯君木、马一浮、夏承焘、章士钊、张宗祥等;画家群体如吴昌硕、黄宾虹、吴待秋、任堇叔、徐悲鸿、潘天寿等;金石文字学家群体如吴大鍶、马衡、褚德彝、王福庵、容庚、商承祚等;政治家群体如康有为、梁启超、章太炎、朱家骅、陈布雷、陈屺怀等;其中书法家群最为庞大,涉及了20世纪主要的书法家,沙老曾自述《书学师承交游姓氏》提供了确切的证据,笔者对所提及的人物进行归纳,列表如下:

       从沙孟海的生平,我们看到了艺术家个人与艺术群体关系的问题,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艺术家所交往的群体对于艺术家的成长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丹纳说:“伟大的艺术家不是孤立的,而是一个艺术家家庭的杰出的代表,有如百花盛开的园林中的一朵更美艳的花,一株茂盛的植物的‘一根最高的枝条’”。沙孟海就应该是20世纪书法艺术大家庭里的一枝奇葩。所以有学者断言:“对于一位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承接传统文化正脉的知识分子,沙孟海的一生包含了求学、教书、从政和治学的丰富内容。他的各个方面虽有安身立命的最初愿望,但在时代风云的感召上,特别是从他日后所取得的成就来看,积极入世的观念导致了他的书学思想必然带上了时代的色彩。这里既包括了他所师法的传统,反过来,与他同行的20世纪也就格外地造就了他,从而使他毫无愧色地登上了20世纪的书法泰斗的座位。可能在相当一段时间内还没有人能取代他的地位。”

       从丹纳的艺术哲学的观点来看,沙孟海的艺术成就不仅取决于时代与环境,也取决于家族。沙孟海出生于一个浙东鄞县沙村的一个儒医之家,父亲沙孝能是当地的名医,行医之余爱好吟咏,旁及书画篆刻,家里藏有不少的碑帖,算得上一方雅士。据《沙邨印话》回忆:“余治印受之庭训,先君子平居每用书画篆刻自遣,山中少友生,独与同里千丈子厚(长清)往复证向,有切磋之雅。”故而周律之先生说:“沙孟海走上书法艺术道路的决定因素是:家庭熏陶,他的父亲便是启蒙老师。……这种翰墨书香的儒医之家,在他的童年时代就埋下了艺术的种子。”

       综观沙孟海的一生,少时艺术萌发,20岁就在大上海接触过许多名流雅士。28岁步入仕途,任浙江省政府秘书。年近而立,便受聘于中山大学教授,后辗转于中央大学等名牌高等学府,32岁入民国政府教育部、交通部等国家机关,49岁为浙江大学教授,54岁任浙江省博物馆历史部主任。63岁任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书法科教授,79岁出任西泠印社社长,81岁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浙江省博物馆名誉馆长。沙孟海一生活动范围之广,接触人员之众,从事职业之多,涉猎学问之宽是20世纪书法史上独一无二的。因而陈振濂先生说:“沙老以他的独特经历,成为近现代书法界风云际会的历史见证人,作为‘历史人物的沙孟海’这一命题,也只有在这个意义上谈才有价值。”

       二、艺术的维度:作为书法篆刻家的沙孟海

       虽然,沙孟海有着多个形象,但书法篆刻家是影响最大的一个形象,是社会公众对沙孟海的主要形象定位。

       书法家形象的形成,是一个长期累积的结果。“事实上各种文艺风格的形成,各有所因。”沙老于1980年在《我的学书经历和体会》一文中对早期学书路径进行了回顾,笔者通过学术的梳理,列表如下:

       《我的学书经历和体会》大致只总结了沙老建国之前的书法历程,从14岁开始临写《圣教序》,其书法学习过程受到了多个因素的影响,其中有家族遗传与艺术偏好等必然因素,也有资料限制、环境影响、政治影响等偶然因素。比如彷徨求索阶段,临习的对象多是家中遗留的碑帖。“14岁父亲去世,遗书中有一本有正书局出版影印本《集王书圣教序》,我最爱好,经常临写。”

       对于沙老书法分期,学界有不同的认识,较为普遍的观点是把50岁作为一个临界点。陈振濂先生在1989年出版的《沙孟海翰墨生涯》中说:“纵观自本世纪初以来他的书风流变,我们不妨为沙老划出几个大段的发展周期。第一个周期中沙老是以精严细整的中小楷书驰誉书坛;第二个周期则以榜书闻名于世;第三个周期应该说是在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他的书法日趋狂放随意,笔墨荒率而气韵沛然,是给人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书风;第四个周期则是目前沙老书风趋于炉火纯青的阶段,书风又渐而平稳宁静。”如果以沙老书法风格转折点的视角,30岁应该作为第一个临界点,因为30岁,沙老开始临习颜帖。沙老自述“三十岁左右,我喜爱颜真卿《蔡明远》、《刘太冲》两帖,时时临习,颜又有《裴将军诗》,或说非颜笔,但我爱其神龙变化。”可以说颜字对于沙老“雄强狂放,重墨大笔”风格的形成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而从14岁到30岁应是沙老书法的第一阶段,不妨称之为“求索时期”,而30岁到50岁是第二阶段,沙老书风端倪,是“萌发时期”;50岁到80岁是第三阶段,雄强的风格逐渐显露,长于榜书大字书写,是“巩固时期”;80岁到92岁去世是第四阶段,书风渐趋成熟,人书俱老,成就了雄浑郁勃、苍劲老辣的书法形象,是“成就时期”。

       沙孟海以北碑方笔入行书,常常侧锋取势,迅速爽利,锋棱跃然,线条浑厚朴实,但又极尽变化,具有阳刚之美。从区域书法美学的视角,沙老的雄强书风与柔美的江左风度以及精细的江南情调是矛盾的,这种反其道而行之的书法路径显示出沙老的书法智慧与胆识。“在书坛上曾出现崇尚帖学,以俊逸潇洒的‘江左风度’而名重于世的书家,如沈尹默、白蕉、溥心诋等,而沙老独具慧眼,他的雄强书风无疑对笔法及线条美的追求有多方面兼收并蓄的深厚根底。”沙孟海的阳刚书风也无意间与同为江南区域书法大师林散之拉开了距离。“单就书法而言,林散之由帖而碑,以帖为主;沙孟海是由碑而帖,碑帖结合。……林散之注重锤炼线条,以韵致为上,追求干裂秋风、润含春雨的境界,沙孟海用力构造形体,以气势为主,着力于重墨大笔、雄浑恣肆风格的创造。”同时也与同时期的书法大家沈尹默、白蕉等取法二王的书家相呼应,形成自已独特的书风体系,后人称为“沙体”。

       相对于二王体系的书家,沙孟海的书法有着极强的现代性。书法现代性强调视觉感与表现力,体现出艺术的张力,与大展览式的展示环境相适应。“取法北碑,从字形工稳用笔精到的技巧型走向‘气酣势畅、精力弥满’的气势型,是沙孟海对当代书法的大贡献。……对作品形式中刷扫、涨墨、空间占领这三大特征,使他的书法充满了现代感。”所以有许多学者认为,沙孟海是中国书法由传统向现代转型的关键人物。“沙孟海的书法创作具有由传统向现代转变的过渡特色,他创造了沉雄老辣、昂扬激奋的阳刚书风,具有浓厚的时代气息。这种书风迥异于沈尹默式秀丽工稳的二王书风和林散之式的萧散境界,而别具一格,有力的促进了当时书法艺术的多元化。”书法的现代性还强调书法的写意性与书写情境的营造。“他说他写字先有成竹在胸,对宣纸凝视一番,眼前就仿佛会有字迹在宣纸上出现,只要提起笔来一刷便有活生生惬心的字迹显现。”总之,沙孟海作为书法家的意义正是在于对书法现代性的开拓。

       沙孟海的现代性也体现在他的篆刻艺术上。与书法相比,沙老的篆刻艺术影响受限。陈振濂先生说:“与书法成就相比,沙老的篆刻似乎还未引起足够的重视。这当然是因为他的篆刻在风格上未有如书法那样的震撼书坛”,但如果系统研究沙老的篆刻艺术,我们就会发现沙孟海的篆刻不亚于书法,充溢着浓郁的现代色彩。翻看《兰沙馆印式》,方正、奇肆、恣纵、更易、减省、虚实、肥瘦,出于刀下,充满着与现代构成艺术相通的道理,比如“夜雨雷斋”一印从审美情趣的现代化出发,运用现代构成原理解构了字形,转化为设计化的篆刻符号,具有极强的现代内涵。沙孟海的篆刻取法极广,一方面是长期的考古研究工作为篆刻艺术打开了视野,另一方面是站在印学发展史的高度来反观篆刻创作。因而“以近现代篆刻史人物论,沙孟海是晚近印学界的一代宗师,一个明确的象征,他的去世,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这是较为客观的评价。

热词:

  • 多维
  • 视野
  • 沙孟海
  • 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