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中国书画类艺术家 >

坎坷生涯 翰墨春秋——书法大师沙孟海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21日 16:38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作为一代宗师,沙孟海先生的书法成就是人们所共睹的,他对于书法艺术的杰出贡献以及在当代书坛的重要地位可以说无人可以企及。这种评价自然不仅仅缘于他饮誉海内外的书法创作,其实,不论是在书学研究,抑或是在书法教育上,沙孟海先生都可以说是功勋卓著。当然,他的成就远不限于书法,他在史学、考古学、古代汉语等诸多学科上的造诣也是断不可忽视的,只不过为其书法所掩罢了。但从另一方面来看,正是因为有着多方面的素养、深厚的国学功底,才使他能够成为一名优入圣域的书法大师。

       沙孟海,原名文翰,后改为文若,字孟海,中年后以字行,别署石荒、沙邨、兰沙、決明,1900年6月11日出生于浙江省鄞县塘溪沙村。

       其父沙孝能(字可庄,号晓航,1875—1913),业中医师,初娶杜氏无后,光绪二十四年(1899)四月,复娶同县大咸乡大嵩村前村贡生陈明的三女儿陈龄(1877—1944)为妻,生五子:沙文翰(1900年6月)、沙文求(1904年12月)、沙文舒(文汉,1908年2月)、沙文威(1910年2月)、沙文度(1912年8月)。

       沙孟海,作为沙家的长子,他的童年时代较之几个弟弟来说要幸运得多。沙孟海出生之际,其父沙孝能正值青年,由于医术较高,闻于乡里,家境自然也较为殷实,所以沙孟海自小就受到了较好的教育。教育形式当然也只是在私塾就读,但除了文化学习,实际上这一时期也是沙孟海的艺术发蒙期,而发蒙人正是其父——沙孝能。由于沙孝能行医之外,还喜吟诗作画,并旁及书法、篆刻,耳濡目染使得沙孟海自小就对书法、篆刻产生了浓烈的兴趣,并逐步在其父的引导下,开始了书法、篆刻的学习。

       1911年,富有卓识的沙孟海父母托朋友将沙孟海带到慈溪北乡东山头旅日华侨吴锦堂兴办的锦堂学校,以期他能学到更为丰富的知识。锦堂学校当时在浙东,不论是师资、办学条件和教学质量都可堪称一流,沙孟海在这里也确实学到了私塾中所学不到的许多东西。这年10月10日,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了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满清政权。当消息传到锦堂学校,这里的师生也无不为之欢欣鼓舞。有一天,学校收到一份报纸,许多人争相传阅,但对报纸上刊登的一方官印无人识得,唯有自小学习过篆刻的沙孟海一口读出:“中华民国军政府鄂省大都督之印”。此时,他才12岁。沙孟海“神童”的美誉,便由此传开。

       然而,沙孟海与老师同学们为庆祝辛亥革命胜利、举行游行集会的消息传至沙村,却讹变为沙孟海参加了革命军,并随部征战且战死的噩耗,这无疑使沙家悲痛异常。当最终托人打听到并无此事,且沙孟海学习成绩十分优异时,父母双亲悬起的一颗心才算落地。但当沙孟海寒假回家时,受过惊吓的父母无论如何再也不放心让沙孟海在那动荡不安的时候,离开父母去读书了。于是,沙孟海便转入离家较近的梅墟小学继续他的学业。

       1913年,年仅39岁的沙孟海之父沙孝能不幸病故,这无疑给沙家一个沉重的打击。沙孟海回忆说:“当时,我只14岁,二弟文求10岁,三弟文汉7岁,四弟重叔(原名文威)即史永4岁,五弟季同(原名文度)2岁。我家虽有薄产,而负债甚重,母亲主持家事,上奉70多岁的老姑,下抚5个儿子,劳苦可想。”

       但沙孟海依旧是幸运的,这当然应归功于他的母亲。沙母虽不曾读书,但却很有主见。当时,作为长子的沙孟海虽想留在家中帮助母亲承担家庭重担,但母亲却断然不同意他荒废学业,有人劝沙母可让沙孟海从学本乡以诗、古文著名的杨先生,也好在读书的同时,分担一些家务。但沙母却决心已定,认定要送沙孟海去学校接受新教育。于是,沙孟海在15岁那年,由舅父陈国华送到庄桥集成小学,交给谢缄三、干兰卿两姻丈负责教督。

       在庄桥集成小学,沙孟海读了半年,便萌生了报考高一级学校的想法,在得到母亲的同意后,报考了设在宁波的省立第四师范学校。由于师范学校不收学费,且只收半数膳费,这对于家境大不如前的沙孟海来说,读师范在当时确是较理想的选择。从1914年开始,沙孟海在省立第四师范学校度过了其一生中最有意义的五年。

       甬上自古多经史宿学之士,而那时,冯君木(名秆,1873—1931)、应叔申(名启墀,1871—1914)、陈屺怀(名训正,1872—1943)、洪佛矢(名允祥,1874—1933)四人更是一时名流。他们中除应叔申因病先逝,其余三位先生对沙孟海都有过教诲。其中对沙孟海影响最大、使之受益最深的莫过于冯君木先生。沙孟海对于冯君木先生的道德文章极为仰慕,加之冯先生的外甥葛,族侄冯昌世(后改名冯定),与沙孟海同学,于是经常去冯家求教,在冯家又进一步结识了冯先生之长子冯都良、以及藏书家冯孟颛和冯家的家庭教师钱太希(名罕)。

       那时,尚在效实中学读书的冯都良倡导和组织了一个“越风社”,主要是联络一些爱好古典诗文的青年,大家不时相聚以探讨诗文,沙孟海也是其中主要成员之一。

       当时,同为社友的俞亢在他所写的《怀越风社诸子》的五言古诗中,是这样描述求学的沙孟海的:

孟海绝外慕,力学探其出。置身人海中,尘嚣不挂眼。
席间方丈地,凌杂简编满。低首诵经史,冥心事述撰。
客来畏酬应,口讷言为赧。起立小徘徊,逾闼觉已远。
傥能学辟谷,终岁宁不饭。生事殊难了,天明又恨晚。
身闲心则劳,忧子不知反。致书屡相规,呜呼奈子懒。

       “力学探其出”、“低首诵经史,冥心事述撰”,可以说是沙孟海当年潜心学问的写照。

       沙孟海在完成学业的同时,除了钻研文史以外,他的最大兴趣在于学习书法。他学习《集王书圣教序》有年,在运笔及结构方面达到了一定的水准,但此时随着学养及眼界的提高,加之见到朋友中有写《郑文公碑》、《瘗鹤铭》诸体,笔力矫健,自有笔力较弱之感,于是便另辟蹊径,弃“王”而专研篆书。由于少时在父亲的指导下已有一些小学根基,加之天天临习,所以进步很快,并在郡内小有名气。但真、行书按照沙孟海后来的自谦说法,“还是见不得人”。此后,见到梁启超以方笔作行书,便参用梁氏的运笔方法写“王”字,后看到黄道周的各体书法影印本,更觉合乎胃口,从而真、行书书风一变,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于此同时,沙孟海还广撷博取,注重对“北碑”的学习,这方面与钱太希先生的影响是分不开的。钱先生是梅调鼎先生的高足,书法造诣高,碑学功夫尤深,大字写得更为精彩,深得沙孟海之心,当然学习碑版书法与民国初年康南海《广艺舟双楫》所倡导的尊碑碑帖的世风也不无关系。我们今天所看到他20多岁时书的“养云”砖刻,便是这一时期学习北碑书法的代表。注重碑版书法学习,并参悟梁启超、梅调鼎等人用笔,融碑、帖于一体,不仅是沙孟海取法变化的结果,也为其日后的书法创作奠定了风格基调。 

       1919年,冯都良趁效实中学放暑假之际,发起邀集当地一批文史界的师友到效实避暑,讲习文史。主讲教师除了其父冯君木,还有陈屺怀、张于相诸先生。此外,钱仲济、陈布雷两先生也曾去效实小住。陈屺怀先生有诗记其盛事,因效实中学地处城西盘诘坊,故称之为“盘诘集”。虽然这次雅集时间只有40天左右,但对沙孟海来说,在获取知识的同时,更感到了国学的渊深博大。

       为了生计,沙孟海毕业以后,便去鄞县梅墟求精小学任教。同时,把二弟文求带去插入高小二年级。半年后,又把三弟文舒、四弟文威带到宁波,分别在第四师范和师范附小就读。沙孟海致力于文史的学习和研究,并没有因为工作而搁弃,在执教之余,他仍然全身心地投入,并经常去宁波冯君木等先生处请业问疑。所谓“学然后知不足”,在沙孟海的学识随着自身的勤奋而大有长进的同时,他的求知欲望也变得更加强烈。

热词:

  • 坎坷
  • 生涯
  • 翰墨
  • 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