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自然 理想 笔墨

——访野草画派的拓荒者、著名画家赵占东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08日 15:38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朱明:赵先生,您将自己的花鸟画,定位于表现原生态自然的泉石花鸟,泉石和野草在您的作品中成为描绘的主要对象,从您的作品中,能体味出一种野逸与苍凉之美,您是第一位把野草处理为画面主体的中国画家。作为野草画派的创始人,能否谈一下您为什么喜欢表现这些一向不为人所注意的题材呢?

       赵占东:我从小就喜爱涂鸦,墙上、地上、作业本上到处都有我稚嫩的图画,因此常被老师责骂。所幸老父亲从不吝啬对我稚嫩天赋的褒奖,逢人便夸奖儿子有绘画天分,以致让我从小就飘飘然地做起绘画之梦。我最初的艺术启迪是来自北方冬天玻璃上的冰花,冰花形态万千,是一个奇瑰的世界,那里有北方森林中的雪松和树挂,南方森林中的芭蕉和蕨草。在那里我寻找想象中的动物,寻找走出那片森林的途径,我还试图用笔表现冰花中的大千世界。从少年时代起,我就愿意把审美的目光投向大自然,投向没有人工雕琢的、自生自灭的原生态自然。

       从事中国画研究以后,我喜欢笔墨与自然化合之后所产生出的宕逸之趣,痴迷于激涧悬流中的泉石,更关注有着顽强生命力的野草。遍布世界的野草是人们最司空见惯,却又是最不引人注目的植物,它吸引了我童年太多的注意力,直到现在,山野里,庭院中那有着不同姿态,富有韵致的草丛;夏天一片翠绿,秋天红黄相间的色彩,都使我激动不已。野草与其它花卉一样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野草的生命力是其他植物所不能比及的。作为笔墨载体的草也可以阐释一种博大的胸襟逸趣。野草在古代绘画中是没有位置的,这与古代文人的清高有关。我认为好的野草作品,可以比花卉更富有内涵。我创作的《秋声赋》,以深沉的铁红色笔调,流畅抒情的线条,描绘北方深秋的草原。疾风将秋草吹动得如波涛般起伏,浩繁的笔触史诗般地向人倾诉着这里的四季交替、悲欢离合和历史变迁。画面中的劲草,看似苍凉,却富有顽强的生机,整个画面是一首生生不息,雄浑奔放的生命之歌,是一曲用笔墨书写出的壮阔的视觉交响曲。《秋壑涸泉》则是通过疾徐、疏密、浓淡不同的线条表现泉石与野草交织的意境。通过叠卧的泉石,折回的溪涧,迷离的杂草,创造出一种欢快的自然生命。画面静中寓动,并通过云、石、草的势动,给人以最大的审美联想空间。

       朱明:我注意到了色彩在您的作品中占有很大的比重,成为很重要的审美内涵,很显然,您的作品融入了很多西画的营养。请您谈谈借鉴与中国画笔墨的关系。

       赵占东:笔墨是中国画传统中最基本的遗传基因,是中国画最具特征性的艺术语言形式。可以说,没有笔墨语言的作品就不能算中国画。作为艺术语言,笔墨应与人们的审美习惯一样,带有约定俗成的形式特征,其特征一般表现为书写性、韵律性、氤氲性与诗性。因此,笔墨在中国画中几乎与造型同样重要,就像音乐中词与曲的关系一样,造型是歌词,而笔墨是曲调,只有二者的和谐统一,才能产生出好的作品来。

       色彩也是中国画笔墨语言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画的赋彩与西画的着色不同,带有一定的主观成分。如“意足何求颜色似”“只研朱墨作青山”等。这其中包括了色调、情感和意境的需要。中国画的色彩不是单纯的冷暖和光影结构,有时所表现的是一种色彩定格,一种特定时空的固定。但是中国画从根本上讲是随类赋彩。色彩与中国画的笔墨是不矛盾的,只要色调统一,与墨协调,就是色彩再多,也不会影响画面的效果。这也就是古人所说的“色不碍墨与墨不碍色”。色彩往往能起到单纯的墨色所达不到的效果。我的作品基本上是以墨骨为主,色彩是画面气氛的补充。在中国画中忽视色彩语言是不妥的,但是色彩又一定要放在一个得体的位置,单纯地强调用墨或单纯强调用色都有失偏颇。它们只能相互补充而不能相互替代。

       花鸟画发展至今天,较古代已发生了巨大变化,不论写意画还是工笔画,不论在艺术形式还是在技法方面,都融入了油画、水彩及版画的营养。尤其在近代,像任伯年、吴昌硕、林风眠等前辈的作品都无一例外地融入了西画的许多合理因素,如素描、色彩、色调等等。当然,借鉴是将外来的艺术语言变为中国画的艺术语言——笔墨的基础上进行的。如素描的立体要素,即黑白的对比,明暗交界线,高光与反光以及景物边缘的处理等,还有色彩的冷暖、对比色及色调等等。聪明的借鉴是将西画的营养巧妙地融入笔墨之中,而不是用中国画的工具画素描和堆砌色彩;也不是用西画的素描关系,色彩关系代替中国画的笔墨、代替开合、代替笔墨气韵,而只是在创作的过程中有一个黑白灰的概念,冷暖的概念及素描的立体概念。我国古代有石分三面的素描立体概念,现代人学过素描,了解素描的立体要素就更好。关键是借鉴与吸收要有一个尺度,这个尺度就是在不改变中国画的基本语言形式——笔墨的前提下进行。我们常常会看到一些中不中,西不西的作品,感到很不舒服,认为格调不高。其实有些作品的造型能力并不差,而主要是缺乏中国画的笔墨语言,把外来艺术语言与中国画语言生硬地放在了一起。借鉴外来艺术营养的关键是艺术语言的转换,素描关系的借鉴一定要笔墨化,即书写化,韵律化;而色彩的借鉴也要有分寸,就是不能太过,要保持以墨为主以色为辅或色墨交融,避免大面积火气色彩的使用。

热词:

  • 草画派
  • 拓荒者
  • 画家
  • 赵占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