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深含艺术意味的笔墨形式

——浅析卢沉水墨小品画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07日 16:19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艺术作品贵在立意,意趣无穷者方能引人入胜、耐人寻味。好的艺术品,不见得要场面宏大、情节复杂,有时寥寥数笔与只言片语,都可能产生怦然心动的审美效果。画家卢沉的水墨小品画正是有这样的一种笔墨意味。他涉笔成趣,把生活中各色人物的相貌、意态、心象、气质、神采、趣味,通过那富有书法美的线条、意趣美的造型、水墨与淡彩相融相化的墨彩韵致,做出神完意足的审美传达。卢沉的水墨小品画所蕴含的艺术意味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首先,卢沉的水墨小品画变现实生活为意趣题材。以写意手法去表现人物,在中国古已有之,但现当代,不少画家喜欢走捷径,不研习传统笔墨符号,而显得先天不足,又不面对现实生活,去研究人物的习性、动态与精神内涵,只是简单摹仿而已,这正是今日画坛存在的弊端之一。卢沉先生脚踏实地,以“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为原则,走一条“苦学”之路,因而他的作品有着扎实的基本功、丰厚的意蕴、灵活的表现与浓郁的生活气息。他并不欣赏那些充满“贵族气”的、让人敬而远之的华丽而花俏的作品,喜欢营造的是新生活的氛围和朴素的品格以及亲切且富有底蕴的笔墨语言。他的画往往有感而发,杜绝无病呻吟,把自己对万物的深刻体验通过有意味的笔墨形式传达给观众。因此,“日常生活”的诗情画意,是卢沉作品的重要特征之一。他以自己的智慧、天赋、才能与勤奋,在平民百姓的生活中,去体味老百姓生活中的一颦一笑,通过捕捉现实生活中的细节,进而加以艺术的再创造,从而创造出一片充满意趣与真情的艺术天地。卢沉是以一颗充满激情的心融入到自己所热切关注的平民百姓的生活当中,去捕捉现代生活中富有艺术意味形式的场景与素材,在直接面对生活的过程中,形成与建立了自己的艺术表现手法与形式秩序,他的作品因而一扫盲目泥古的陈腐之气,而代之以鲜活、清新与生动的新时代气息。他的小品画题材多取自于人们的日常生活,如晨练、消夏、养鸟、春暖、放牧、畅饮、醉归、等车、卖西瓜、晒太阳等等,把生活中的一人一物、一花一草一一纳入画中,生活气息极浓。表现出画家“世间一切皆诗”的审美观念和“诗尽人间兴”的创作态度。他笔下的意象人物造型都来自于现实生活中活生生的人物,他通过深入的观察、感受将现实生活中的人物演变为艺术的审美意象。而这种观察的特点是“非观之以目而观之以心”,以心会意,以慧生趣。所以,他笔下的人物是那样富有生活之真情,丰富的幽默感,又深含艺术意趣而耐人寻味。意趣又有深浅之分,“得之自然者深,得之学问者浅”。卢沉笔下的人物意态各异,趣味盎然,皆得益于生活。卢沉的成功在于他以真实的自我去关注人生、关注社会,以艺术的真诚去表现世间百相,并从生活当中提炼与撷取富有艺术意味的形式美感。如《版纳小景》的温馨气息、《晨趣图》的现代意味与《棋迷图》的幽默感。

       其次,“文学气息”的诗情画意,又是卢沉水墨小品画的另一重要特色,在卢沉的画作中,不乏有“诗仙”之称的唐代诗人李白,也有宋代大文豪的苏轼,更有春秋战国时期的浪漫主义诗人、《离骚》的作者屈原……让人惊叹的是:这些历史名人在卢沉的笔墨下,神形兼备、意到而韵足。卢沉是真正深刻领悟了屈原、李白和苏轼的心灵的画家。如他的《太白捉月》,把李白的洒脱豪迈之气表现得跃然纸上;《泽畔行吟图画》表现了一个形容枯槁、忧国忧民的爱国诗人屈原。《杜甫》这幅画中,画家以历史的视野探赜钩沉,以意笔表现爱国诗人“穷年忧黎元,叹息肠内热”的满怀郁勃、悲苍又万般无奈的思想感情。这就是“炼辞得奇句,炼意得余味”(邵雍语)。他品酒做画,超然脱俗,闲情野逸的画风使他成为现代中国画艺术的又一个高峰。书法是他每天的必修课,他把魏碑、隶书、行书、草书融为一体,真正达到了书画合一的至高境界。在艺术上,他是一位吞吐古今、涉猎中外、勤于探索的画家。水墨画小品《茂叔先生爱莲图》是根据宋代文人周敦颐的短 文《爱莲说》而创作的,他题写了全篇《爱莲说》,整幅作品洋溢着高雅闲逸的情趣。像这样的作品还有《李白诗意》、《东坡夜游图》、《适意杯酒间》等等。

       再次,卢沉的水墨小品画还具有浓烈的漫画意味。他取材随意,涉笔成趣,以小见大,内蕴意趣,其构图、形象、笔法、色彩都常取变形、夸张、简化的方法。中国画坛上曾盛行“变形”之风,但所变之形有不少是非丑即怪、非痴即呆,或粉本于洋人,或照抄真人,忸怩作态,无意乏趣。既没有对生活的妙悟,又违背艺术造型的基本规律。卢沉的水墨写意人物,为人物画造型中的“变形”提供了可贵的借鉴。我以为,最根本的一条是“出自性灵者为真诗”。在1925年底,文学周报社为丰子恺出版第一本画集《子恺漫画》;在该书的题跋中,俞平伯对丰子恺的中国式漫画作了这样的解释;“所谓‘漫画’,在中国实是一创格;既有中国画风的萧疏淡远,又不失西洋画法的活泼酣恣。虽是一时兴到之笔,而其妙正在随意挥洒。比如青天行白云,卷舒自如,不求工巧,而工巧殆无以过之。看它只是疏朗朗的几笔,似乎很粗率,然而物类的神态悉落彀中。”这段话相当准确地勾勒出丰子恺漫画的特殊风格。“中国趣味”是丰子恺审美关注的焦点,也是他的漫画不同于一般漫画最根本的特征。卢沉的作品也有异曲同工之妙。在卢沉的画作中,我也看到了这种“中国趣味”,在卢沉的中国式漫画中,中国传统绘画独有的笔墨韵味、诗情哲理、气韵美与意境美以及简化、象征、变形等高超手法,都得到充分的继承和发展。他下了很多功夫加强对传统艺术的钻研并坚持不懈地练习书法,不断体味传统笔墨等形式语言,努力把心中的真实审美意象融入传统写意语言体系当中;同时,他重视借鉴西方现代艺术的艺术成果,尤其对抽象性和构成性很感兴趣,相信可以将其中的一些因素吸纳到中国画的写意笔墨形式中来,并强化其表现力。卢沉人物画造型中有漫画意趣的“变形”,只是在一定程度的变形,并不仅仅是为了变形而变形。当他面对自然时,往往把客观对象纳入“笔墨结构”的规范来思考,变自然形态为艺术形态,变自然结构为笔墨结构。花鸟,山水如此,人物画也不例外。如果画时拘泥于自然形态,笔路不畅,心痴手迷,就不会有生动的笔墨效果,笔墨的节奏感也得不到更好的体现。用笔的快慢粗细,用墨的干湿浓淡,笔墨的变化及分布,充满着对比因素。在画面上如何使之不花、不乱、不脱节,既变化而又统一,就必须统筹安排,要有节奏感。首先,下笔之先,要认真构思、精心设计。所谓意匠惨淡经营中,以便落笔时胸有成竹。这是成败的关键,没有这一步,心中无数,画的时候就会乱套。它的画风融合中西画法于一体,但绝不是生拼硬凑,不是在纸上凑合,而是在心中化合,吸收西法,同时真正保住“中国趣味”。正如张大千所说:“一个人若能将西画的长处溶化到中国画里面来,要看起来完全是中国画的神韵,不留丝毫西画的外观,这需要有绝顶聪明的天才,再加非常勤苦的功夫,才能有此成就。否则,稍一不慎,就会变成不中不西,不伦不类,等于走火入魔了。”如他的《晨趣图》,描绘的是四位老人早晨在公园的树下溜鸟,他们神态各异,有手托鸟笼侧面,有手提鸟笼而背对,每件静物似乎都有自己的表现形态,共同构成活动的图画。像这种风格的作品有《鸟人》、《晨趣图》、《醉石》等。

       最后,卢沉的水墨画体现出图文并茂,意味无穷。在画作上落款作诗,使诗情画意相互映发,表现出超乎象外的内涵意境。这就要求画家要具备精湛的书法造诣,否则画得再好,诗做得再好,题在画上不仅不能为画增色,反而成为画蛇添足的败笔。卢沉的画中诗文可谓是画文互补,增添意趣。在卢沉的笔下,墨竹的神态,竹竿似篆,竹枝似草,竹叶乃八分(隶书)也要柔中带刚,讲究形似神像,亦可似像而非,不像而又极像。如《醉归图》,衣纹用草书狂写,但乱中有序,有效地塑造了酒后狂颠而给人以栩栩如生、飘逸灵动的醉汉形象。也如《东坡醉酒图》,诗文落款占了一大半篇幅,画的是东坡醉后闭目倚椅而睡,线条流畅如行云流水,而书法飘洒灵逸。像这样的作品还有《米颠拜石》、《李白诗意》、《李白把酒问月图》和《东坡望月图》等,欣赏这作品,你会深深体会到卢沉“用笔圆润、构图别致、诗画并举、清新典雅。”的艺术风格。古雅间充满活力,飘逸中显出沉雄,豪放里透出灵气,他的《钟馗醉酒图》等画作都用大胆夸张的写意手法来描绘天、地、人的情感世界。他善于用简洁的线条勾勒纷纭的尘寰,用外在丑来极尽内心的无限之美,并导引人们进入画内欲之企及的一番天地。这也许就是他所追求的传统文人画笔墨精髓与现代意识的魅力所在。

       画家卢沉致力于西方现代艺术的研究,主张融合中西艺术之长,在现代的基础上进行再创造,走水墨现代化之路,尝试把西方现代艺术的意识和中国画的笔墨意趣沟通,其作品或取材历史人物,或将日常生活所见、所思,所感托之以画,画风多变,时出新意。卢沉的水墨人物画,尤其是别致的小品画对中国人物画的影响是巨大的,他开创了笔简意足、以生趣神韵为追求的、深含艺术形式意味的现代文人画风。(作者:张育渠)

热词:

  • 浅析
  • 卢沉
  • 水墨
  • 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