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贺友直:画笔锐利而温情,“大饼油条”也是文化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07日 13:27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最初为谋生而画,未曾想却成了“大家”。60多年绘画生涯,连环画、风俗画让贺友直名满天下。

       上海那些小弄堂总是藏着很多故事,也“藏”着许多低调的名人大家。

       2012年年初,我去上海市中心某一弄堂采访连环画界的耆宿、90岁的贺友直老人,弄堂隔壁的花店里,年轻的店主好奇地问:“贺友直老先生是干什么的?”

       今天的“80后”、“90后”知道贺友直的不多。他们没看过《山乡巨变》这部被业界奉为经典的连环画,没经历过贺友直、齐白石、林风眠等艺术家辈出、美术新浪潮激涌的年代;

       他们不了解,早些年里,上海有许多人每天必读晚报,看不到贺友直《生活记趣》、《贺友直自己画自己》的连载就着急;

       他们也不知道,就在2011年10月举行的第十五届上海艺术博览会上,贺友直在九旬之年创作的一组12幅风俗画《城市边角》惊艳亮相,成为艺博会最热闹的展台。

       “我一画连环画就聪明”

       走上狭窄、陡直的木楼梯,推开门,老人正铺纸准备画画。90岁了,每天上午照旧要画上两小时。看着画纸,他骄傲自己“手还不抖”,也慨叹“眼睛却是有点花了”。

       贺友直戏称为“一室四厅”的30平方米蜗居,集客厅、餐厅、卧室、工作室于一室,自1955年搬入,就再也没有挪过地方。尽管政府提出为老人改善居住条件,但被老人婉言谢绝。

       蜗居里,他画出了《山乡巨变》、《朝阳沟》、《白光》、《十五贯》、《连升三级》等一系列连环画杰作。也用独创的“贺式线描”画自己——5岁丧母,由善良的姑母带大;读了几年小学,最快乐的记忆是描摹祠堂里的水粉壁画;只身闯荡上海,不甘做小学徒,每日徒步1小时,到夜大学洋文;找不到工作,听说画一本连环画可得四担米,就找来赵树理小说《福贵》,自编自画,从此开始连环画生涯。

       “我一画连环画就聪明。”只念过几年小学的贺友直一向自嘲是“乡巴佬”、“没学问”,对自己画连环画的本领却很是自豪。经典之作《山乡巨变》创作4年,三易其稿,两次到湖南农村体验生活。“贺式线描”底下,晓耕翻露草,夜榜响溪石,春雨随风落,群鸭戏水欢,新中国建设热潮的乡土风情跃然纸上。

       对生活有着敏锐观察力的贺友直,凭着勤奋努力和天生的绘画才情,开创了中国连环画的新时代,影响了一代美术青年。1980年,贺友直受聘中央美术学院连环画系教授,第一堂课吸引无数粉丝前往,教室的台阶上都坐满了人。拥挤的人群里,就有日后画界中坚陈丹青、汤沐黎。

       “我老汉哪能想不出”

       1976年,“文革”刚刚结束,北京荣宝斋请贺友直画些人物山水。贺友直婉拒了,“我了解自己,凭我的文化,这个事是干不了的。李白的诗都背不出,怎么去画李白?这钱不是我能赚的,我还是做个画小人书的画匠。”

       于是,守着蜗居,仍于方寸间白描写意中国。

       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贺友直创作了《申江风情录》、《贺友直画360行》、《新碶老街风情录》等一系列风俗画,再次震动业界,被誉为“清明上河图第二”。

       仍然是熟悉的白描线条,绘就的却是半个多世纪前的上海滩:黄包车,卖报童,剃头换糖,撬边黄牛,海上风情笔下流转;红砖墙,青瓦顶,街头巷尾,里弄石库门,城市记忆纸上苏醒。那些鲜活、生动的民俗风情画里,分明看得见人情冷暖,听得见市井喧嚣,意会到朴素的生活哲学。

       90岁时,贺友直开始创作讽刺漫画《城市边角》,寥寥数笔,勾勒社会世相,揭露弊端,鞭挞不平,锐利而温情。《家有ATM机》里,年轻男女向老人索钱,老人站在老式木“柜”中,无奈地递出一沓钞票。面对得意之作,贺友直曾抚掌大乐:“我老汉哪能想不出!”

       画笔亦史笔,可以包容万象,真实、真切的规矩却是不能破。一次,有人请贺友直画上海的舞场。他接了活后,想想还是退了。他说自己只趴在窗台上看过人家跳舞,两手趴得好累,就掉下来了——没看太清。

       “‘大饼油条’也是文化”

       坚守阵地的贺友直将连环画喻为“大饼油条”,是给大众看的,“‘大饼油条’也是文化”。1987年,法中友协在巴黎文化中心举办了一场名为“把图书馆办到马路上”的中国连环画展,各式版本的连环画摊在地板上,周围是一圈小板凳,任参观者随意坐读。法新社评价道:“中国的连环画作者善于进行诗意般的描绘,并非模仿美国连环画,从而使欧洲人可以更好地了解这个他们往往没有亲身体验过的国家。”

       如今,曾经那么有生命力、为文化传播普及做过巨大贡献的连环画几近消亡,贺友直有点坐不住。他大声疾呼,出版社要有信心、有作为,了解读者需求,真实记录、反映这个时代,“靠翻开本的花样重印旧书混日子的路子,不能再走下去了。”而画家,也不能“拿起画笔就考虑市场和金钱。”

       2009年底,贺友直从北京捧回了“中国美术终身成就奖”,说到获奖原因,他说,“我拿这个奖,是占了两个便宜:一是我活得长,这个奖规定只能给80岁以上的画家,过世了的名气再大也不算,那些比我好的老画家走掉了,而我还活着;二是我还坚守在连环画阵地上,这块阵地兴旺时曾强手如林,而现在市场衰落,他们都离开了,只有我没走。”

       这些年,随着连环画收藏市场渐热,贺友直品牌的市场行情也看涨,但他仍然坚持捐画不卖画,捐赠了所有重要作品的原稿。若坐市论价,他所捐的画稿已够买几套豪宅。

       蜗居之中,贺友直守着连环画事业,自得其乐天地宽。年过九旬,仍能有精品力作问世,有美酒可饮,有好友相伴,有儿孙绕膝,有相濡以沫的老伴相陪,有什么比这些更能让老人幸福满足呢?

热词:

  • 贺友直
  • 画笔
  • 锐利
  • 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