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贺友直:真实、真切、真情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07日 13:23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贺友直是宁波人,不少忘年交与友人都爱称他为“老宁波”,不仅到了如今90高龄依旧不改一口“石骨挺硬”的宁波话,俏皮、幽默、智慧,而且在生活中,也处处保留着宁波人所特有的习性——爱喝酒。师母每天的小菜调弄得更是精致可口。客来奉上的是家乡山上采摘的新茶,虽不知名,味却醇厚甘香,家里的老酒,更是源源不断。从小到大,每次有机会登门贺府,老先生总是热情相待,令我感动。虽然屋子狭小,可贺老总说“心闲天地宽”。就在这不到十平方米的画室中,老先生每日清晨即起,手中的一支笔就开始着意描摹起来,这一手行云流水,生动鲜活的“贺家样”白描功夫,天下一绝!

       在我的印象里,很少有贺友直这样的老人,表面顽固,甚至还带着那么点子倔强,然而,骨子里却是真正看明白了一切,才可以如此云淡风轻地生活在上海这片吞云吐雾,瞬息万变的城市之中。

       说他倔,是因为他懂得“孰可为,孰不可为”,能做到这一点,正如贺老自己所说的那样,明白自己,明白环境,明白事理。说来容易做时难,来自民间的贺友直,在90年的人生历程中,经历了无数艰难困苦,方才能有这般大彻大悟的智慧之语。干过小工,做过教员,还当了几个月国民党的青年军,受过冻、挨过饿,更因在当学徒时忘带防疫证,被日本鬼子扇过一个巴掌……前半辈子真是颠沛流离,苦不堪言。直到新中国成立,依靠着一管毛笔,一方砚田,蓬勃新兴的连环画艺术成就了贺友直,贺友直也将自己的名字镌刻在了中国连环画艺术的殿堂之中。

       难能可贵的是,在连环画没落的今天,贺友直并没有与大多数同行一样,转向吃香的中国画,这一看似简单的“转型”,在他,就是无法逾越的鸿沟。这不是保守,也不是顽固,更非守着“连环画的贞节牌坊”,对于贺友直而言,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他只选择他所能够完成好的,而决不混迹于其他队伍之中滥竽充数。这是对自我艺术的负责,更是对个人操守的坚持,在今天一切向钱看的环境下,贺友直的执著、倔强,是多么值得令人尊敬!

       事实上,贺友直并非不能画中国画,他的《白光》、《小二黑结婚》,都是运用水墨大写意技法创作而成的精品之作。因此,问题的关键并非技法,而是内容。这也牵涉到了连环画艺术的局限性。贺老曾经与我谈起过这一问题,连环画之所以缺乏生命力,很大的因素就在于此,它缺乏原创性,也没有属于自己的技法,国画可以,油画也可以,素描可以,线描亦可以……不仅如此,所有的创作都要依靠脚本,无法脱离故事内容独立成幅。因此,可以说贺友直所面临的困境,恰恰就是连环画在发展过程中所遇到的最大障碍。

       当然,贺友直是智慧的,单幅的国画无从下笔,却并不妨碍其运用纯熟精彩的线描,描绘老上海风情人物。贺友直发挥了自己善于“做戏”的长处,将从小到大长期观察生活的心得体会,以及身处民间,与升斗小民同甘共苦的赤子情怀,原原本本地融入到了《三百六十行》、《老弄堂》、《上海大世界》等作品的绘制之中。在这些线描艺术的恢宏巨作中,勾勒起一个时代的记忆脚注,有声有色,有血有肉,有悲欢离合,有跌宕起伏。而贺友直本人,不也正是这群可爱的小市民中,最有趣的那个么?

       这是一种大情怀,更是一种大智慧。贺友直的艺术,始终来自生活,真实,真切,真情!

热词:

  • 贺友直
  • 真实
  • 真切
  • 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