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贺友直:画了三百六十行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07日 13:21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环球人物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连环画在今天看动漫长大的孩子们听来,已经有些陌生,还带着一丝上世纪的陈旧气息。但对于年纪稍长的人来说,它却是记忆中温柔的部分。

       日前,文化部将国家级美术最高奖----“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颁给了著名连环画画家贺友直。《山乡巨变》、《朝阳沟》、《李双双》……贺友直画的“小人书”里,镌刻着一个时代的记忆。作为无数连环画读者的偶像,在获奖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贺友直却直言:“我已经有十几年不曾画连环画了,现在也没有人再要看老样式的连环画了。”

       贺友直的家在一幢上海老式房子的二楼,约30平米,他笑称这里是客厅、餐厅、卧室、工作室四合一的“一室四厅”。87岁高龄的贺老操一口宁波口音的上海话:“收入高的人房子一套套在买,我此地蹲蹲蛮好,还想啥?有两样物什(东西)我是不会买了:房子,个是(那是)真买不起;车子,我年龄超过了,要是我现在六十几岁,肯定买部开开,哗啊,开到宁波去了。”

       为四斗米画起连环画

       让贺老记挂的宁波,有着他童年的所有回忆。1922年,贺友直出生在上海,5岁丧母,父亲无暇照顾他,便把他交给了宁波农村的姑妈。16岁那年,贺友直回到上海。他白天在印刷厂当学徒工,晚上去夜校学英语。他曾梦想讲好英语,到外国洋行里当职员。但三年后在印刷厂刚满师,贺友直就被炒了鱿鱼。如今贺老说话时会间或蹦出几个英语单词,不禁让人想起他破碎的洋行职员梦。

       无家可归时,贺友直就到亲戚家混饭吃。他笑言,实在“混”不下去了,就又回了宁波,在舟山下面一个岛上找到一份小学教员的工作,数学、音乐、体操,什么都教。

       这样“混”到了1944年冬天,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人打到了桂林。一半为响应蒋介石“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一半为活路,贺友直跑去当了兵。在部队接受军事训练没几个月,抗战胜利了,他随即复员。

       回到上海不久,父亲过世。父亲临终一句满含歉意的话他至今记得:“我没有让你读书。”不过贺友直对此看得很开。艺评家谢春彦曾开他的玩笑,说他“没文化”,曾是中央美院教授的贺老,竟也开开心心地承认了。

       复员后,贺友直到一个印刷厂学设计商标。1948年,他与姐夫的堂妹结婚,从此相濡以沫几十年。“我讨的这个老婆好,生得也比我好,是我福气。屋里厢的事,养儿育女,都是她的,我可以专心搞创作。”

       开始画连环画是夫人的亲戚介绍的,那是1949年。贺友直之前从没画过画,但为了一本稿子四担米的报酬,他去租了一本连环画学习,画了一百多张给人送去。那是他第一本连环画作品——改编自赵树理小说的《福贵》。

       因为种种原因,那四斗米最终没得到,但贺友直迈进了连环画界的门槛。《福贵》让一家民营出版社看中了他,倒并不是因为画得好,而是因为他刚开始画,便宜。

       上海美术界“一只鼎”

       1952年,贺友直进入专出连环画的出版社新美术出版社(后并入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他最著名的作品《山乡巨变》、《朝阳沟》、《十五贯》等都是在此期间完成的。《山乡巨变》更被称为中国连环画史上里程碑式的杰作。

       贺友直自认在业内是“比较聪明的一个”。“我们是来料加工哎,来的料不一样,就像裁缝师傅,今天给你一段的确凉,明天给你毛货,后天给你泡泡纱,不同料子不同做法。我就知道,小说都有基调的,小说作家的文风也不一样的,你要根据小说的基调和文风定下你绘画的手法,这是我聪明的地方。你看我每本小人书都不一样的,都有变化。”他喜欢画赵树理的小说,“因为他很朴实,很幽默,这跟我的性格是吻合的”。画鲁迅的《阿Q正传》则相对较难。“首先阿Q这个形象难,我觉得严顺开演的阿Q,程十发画的阿Q,还有赵延年木刻的阿Q,都不是理想的形象,这个人物太丰富了。”

       贺老这样总结自己创作的特点:“出手很快,但构思的时间很长,要找人物心理活动最微妙最深刻的部分。小人书要画到跟读者在日常生活中的感受对得拢,他才能看懂。”

       贺友直也画过自己的生活:“我是苦出来的,所以我晓得斗升小民关心啥。”他的作品真实地刻画了那个时代的风情。他画的三百六十行----黄包车夫、扦脚工、卖报童、白相人、押宝人、裱画师傅、兑币黄牛,十里洋场的街头巷尾----石库门、百乐门、有轨电车、浑堂(浴室),都让老上海人心有戚戚。画家刘旦宅曾赞叹:在连环画领域,贺友直是除张乐平外上海美术界的“另一只鼎”。而反映旧上海的风俗画《申江风情录----小街世相》,更被冯其庸誉为“张氏上河图之亚也”。

       “文革”时,贺友直受到了冲击,被人写大字报批斗,也去了干校。为了求生,他也画过一些并不光彩的作品,对这些他并不讳言:“中国文人不值钱哎,上头叫我画《孔老二罪恶的一生》,上面的政治斗争我一个画画的哪里晓得。等孔老二画好,不久江青给捉起来,马上叫我画《吕后篡权》……后来我想想,我们这种画画的太傻太傻了,有口饭吃,滴遛滴遛跟了人走。”贺友直又说,“不过还是我骨头太软,那时候也有头脑清醒和有骨气的人。”

       “我只是个匠人和俗人”

       半个多世纪的艺术生涯里,贺友直共创作出百余本连环画,对我国的连环画创作和线描艺术做出了重大贡献。来找他采访的媒体络绎不绝,他婉拒的媒体中,有中央电视台的《大家》栏目。在他看来,“大家”是开创一种派,并影响几代人的,张乐平是大家,卓别林是大家,自己则“只是一个匠人和俗人”。

       对目前连环画的式微,贺友直颇感无奈,“它的衰落不是因为我们画得不好,而是因为连环画本身的弱点。连环画很赚钱的时候,非连环画的人都进到连环画吃饭来了,画油画的也进来了,画中国画的也进来了,搞版画的也进来了。他们进来,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呢?连环画的特点不强,他们才能进来。还有一个因素就是时代变迁,这种样式,这种内容,不适合现在读者的需要了。”

       贺友直心中最好的年代,是解放前到1957年,“后来各种事情都来了,这个大家肚皮里都清爽”。对现在的生活,他很满足。他喜欢喝点黄酒,一天一瓶,“我人缘还算蛮好,逢年过节有人会送咯。”他呵呵地笑着说,“现在我跟老太婆到淮海路晃一圈,晃个五十块一百块,不在乎;或者今天要买件衣服穿穿,也不在乎。人能到这一步,可以了。”

热词:

  • 贺友直
  • 艺术家
  • 连环画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