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贺友直和他的时代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07日 11:23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严格地说,连环画不能称作一个独立的画种。因为它在形式上可以容纳国画、油画、版画等一切画种的技法,甚至包括剪纸和摄影。所有通过连续性平面图像表现一个完整故事的作品都可以称为连环画。连环画以绘画技艺为基础,但绘画技艺并不是决定连环画艺术水平的唯一要素。单幅作品致力于表达作者个人的思想感情和笔墨技巧,连环画则要表现文字脚本的内容,既要求通俗易懂,又讲究观赏性和回味感。由于受到故事结构、基调、内涵的限制,画家不可能恣意挥洒,相反,他们要在被脚本界定的范围内穿针引线,游刃有余。优秀的连环画作品,要比文字更生动,更形象,更能说服和感染读者,通常意义上也要比文字信息更丰富。因此,连环画创作其实是画家综合表现力的体现。20世纪50年代后期,中国连环画事业蓬勃发展,职业创作队伍规模扩大,个人造诣显著提高,在叙事的连贯性、人物刻画的深刻性和构图的严谨性等方面开创了新的境界。优秀作品的增多无形中提升了读者的欣赏水平,而量的积累必然预示着质的飞跃,增强综合表现力已经成为连环画发展的必然趋势和作者努力探索的方向。此时,经过10余年磨炼和积蓄的贺友直从同时代的画家中脱颖而出,问鼎中国连环画艺术的最高峰。他的代表作《山乡巨变》,是综合表现力实现重要突破的标志,使连环画区别于其他姊妹艺术的独立性得到彰显和确立,也是连环画界的一次“巨变”。在此后的20余年间,贺友直的创作思路推动了连环画整体艺术质量的提高,他对文字脚本的创造性发挥与拓展,为连环画艺术开辟了新的发展空间。
  
       贺友直祖籍浙江宁波北仑新碶西街,1922年生于上海,出身贫寒,早年做过学徒工和小学教员。他没有受过专业美术教育,仅仅在上海的私营美术社向老画师学习过画商标,后来所取得的骄人成就,得益于其天资、悟性和勤奋。1949年,贺友直迫于生计,根据赵树理的小说《福贵》自编自绘了他的连环画处女作。这时,他已经意识到画面与文字之间的关系,因此让画面尽量容纳更多的信息,把画面难以表达的内容留给文字。从此,他跨进了连环画的“门槛儿”,用他自己的话说:“捧上了这只碗,我就爱上了这口饭。”1952年,贺友直进入上海新美术出版社,这座平台开阔了他的眼界,手头的功夫也日渐精纯。1952年与卢汶合作的《火车上的战斗》在全国青年美展中获一等奖。上世纪50年代中后期的作品《卓娅和舒拉》、《孙中山伦敦蒙难》、《巡道员的儿子》、《向秀丽》、《三打醴陵城》、《不朽的生命》等,造型能力和构图技巧趋于成熟,一种不经意的灵感勃动隐约显现。

       贺友直个人绘画语言的探索过程与顾炳鑫近似,早期博采众长,尝试多种技法,后来以线条糅合明暗效果,随着线条表现力的增强,明暗效果逐渐减弱,从《新结识的伙伴》开始过渡到传统白描。在这个由博到精、由简到繁的过程中,线条的韵味、人物的意态、景致的铺陈凝聚并升华为一种隽永的风格。《山乡巨变》的创作,曾经被负责审稿的顾炳鑫推翻过两次,直到贺友直对陈老莲的作品精心揣摩、研习后完成的第三稿才让他感觉面目焕然一新。这部洋溢着醇厚的乡土气息和生活情趣的里程碑式的作品,在广大读者中的影响力长达半个世纪,每次翻阅,那清新明澈的画面和疏密参差的构图总令人手不释卷。人物造型不奇突、不夸张,全靠生动的肢体语言展开情节,传递着种种微妙的心理变化。为特定人物在特定环境中设计的习惯性动作和迅速捕捉到的下意识动作别开生面。在表现暧昧、尴尬、僵持等“高难度”的情势时,更是得心应手。无数巧妙布设的细节组成了一幅鲜活醇美的长卷。龚子元与亭面糊对饮的一组画面将近20幅,两三个人物和一张桌子,人物姿态和取景角度的变化让这场充满潜台词的对话绘声绘色,波澜起伏而又丝丝入扣。华君武说贺友直“目光如炬,观察人间万物”,其实仅有观察力远远不够,还需要提炼和创意性的表达。贺友直说过:“你必须非常理解对象,经过理解后表现出来的,更像对象。没有那种消化的变化的本领,你就算了吧。”

       《山乡巨变》的成功使贺友直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在此后的艺术生涯中,他对农村题材情有独钟。《李双双》、《山沟里的女秀才》、《合同》以及“文革”后的《朝阳沟》、《天门阵》、《小二黑结婚》等都是脍炙人口的精品。与此同时,他的创作观念也愈加成熟完备。他提出的“四小理论”,即运用小动作、小道具、小动物、小孩使画面更富有生气。话说得很简单,却非常实用。《李双双》中孩子把钥匙递给喜旺的画面更真切地表现了“家,不会开除你!”的内涵,这个脚本中并不存在的情节传达着令人无法抗拒的人间温情。理论界称贺友直为“做戏”的高手,“做戏”恰恰道出了连环画表现力的本质,连环画作为一种二度创作,关键在于是否“表演”到位。这种让画面“说话”的技巧在连环画发展史上持续存在,但对其进行深度挖掘并上升到较高艺术层次的,首推贺友直。题材与风格的定型并不意味着形式上的千篇一律,贺友直倒是常常利用脚本自身的特性来推陈出新。《朝阳沟》改编自舞台剧,贺友直采取了一种平、宽、稳的构图模式,利用人物、道具的横向排列、门墙的“推进”、景物的对称等手段使读者隐约体会到一种舞台效果。但为了在平面中体现纵深距离,他又设计出不同的“夹缝”,利用其横断面表现景深。这种处理既要符合生活实际,又不能违背构图准则,画家在这种自己设定的难题中展现了其过人之处。《天门阵》属于讽刺戏剧,人物很少。为了避免室内场景变化的单调或削弱矛盾冲突,画家采用了从窗外取景的模式,窗框的变化就是场景的变化,室内陈设能省则省,情节的线性发展更为突出和明确,这套作品已经具有了漫画式的倾向。此后逐渐发展为笔法夸张的淡彩或水墨写意,从《白光》(第二届全国连环画评比一等奖)、《小二黑结婚》(第九届全国美展银奖)等作品中,可以感受到他历经锤炼后的从容与疏放,而笔端流露的情感愈见深沉。

       贺友直作为新中国连环画艺术的杰出代表人物之一,共创作了百余部作品。他光华四溢的艺术生涯,在很大程度上是人生阅历和性格决定的。他自称升斗小民,能够坚持以平民化的视角创作连环画,让这种本来就属于大众的艺术形式在大众中发扬光大。作为第一个被中央美院聘为教授的连环画家,第一个受邀到国外讲学和开办展览的连环画家,第一个在法国昂古莱姆国家连环画博物馆留下画像和签名的中国人,但他并不以大师、泰斗自居。他的性格属于典型的“外圆内方”,外表机智、诙谐、平易,又略带一丝狡黠;但内心正直坦荡,时时显现艺术家独有的率真与倔强。这种性格让他多次在公开场合对卡通泛滥的现象提出质疑和担忧,面对连环画收藏界的炒作行为,他更是不屑一顾;这种性格让他把自己珍藏的原稿捐给美术馆而不是委托给拍卖行,而自己依旧在简朴的生活中自得其乐;这种性格让他既不拔高自己,也不屈从潮流,而是沿着连环画自身的艺术发展规律不偏不倚地一路驰骋。他的崛起,适逢连环画的黄金时代,由此风云际会,纵鳞泓渊。贺友直说自己“一画连环画就聪明”。说明是这门艺术造就了他,反之,贺友直生活在这个时代,又何尝不是中国连环画的幸运和读者的造化呢?目前的连环画虽已式微,但贺友直的卓越功勋并没有被遗忘。2004年贺友直荣获文化部颁发的造型、表演艺术奖,2010年又获“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艺评家谢春彦称赞贺友直的连环画与齐白石的变法丹青、林风眠的中西妙合、潘天寿的文人画变体、叶浅予的舞蹈速写、黄永玉的《阿诗玛》版画、李可染的长江写生共同构成了那个时代的美术浪潮。笔者以为,与上述大师相比,贺友直似乎更具群众基础和亲和力。上海美术馆曾把贺友直连环画精品展命名为“阅读一个时代”,显得意味深长。作为艺术家,他无愧于时代的使命。

热词:

  • 贺友直
  • 时代
  • 艺术家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