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贺友直:聪明背后隐藏着睿智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07日 11:12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艺术生活快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首届“中国美术奖——终身成就奖”颁发给了贺友直、潘鹤、高虹、方成、赵延年、王伯敏六位年过八旬的艺坛名宿,可谓是实至名归。但对于贺友直来说,这个奖和以往的任何奖都没什么区别,对自己现在的艺术或生活没有多大影响。从1949年创作第一部《福贵》至今,贺友直已经画了近万幅连环画,成为中国连环画界最具有代表性的画家之一,而他的作品不仅影响了一代人,也成为一个时代的一种艺术象征。

       采访贺友直,本来是要展望一下中国连环画的发展态势,结果成了一场家长里短的唠嗑。在他居住在上海巨鹿路一套一室的老房子里,老人对待来访者都像老熟人一般,亲切但不客套,幽默风趣而不失本真。

       好得自己吓一跳

       88岁的贺友直现在的生活很悠闲,上午画两小时的画,下午出去压马路。一室一厅的房子对于一个享有盛誉的大画家来说未免太过陈旧狭小,但贺友直不以为然:“我住在这里很好,医院很近,走路不到十五分钟。下午午休起来,去淮海路去逛一圈,口袋里没有一分钱,这个店铺晃晃,那个地摊看看,再往北就是南京路了。”

       刚解放,他才二十八岁。那时他还没有工作,生活困难。“偶然听说画连环画可以挣钱,就买了一本赵树理的小说《福贵》,稀里糊涂地学着自编自绘,画了二百多幅,由一个书商给印了出来。”处女作问世了,但他并不懂得到底该怎么画,“连‘构图’”两字也没听说过。一九五二年到上海新美术出版社参加工作,从此看到的东西多了,进步较快。当看到刘继卣、顾炳鑫等画的连环画时,喜欢得很,马上学着画。再后来又用钢笔画明暗调子……”。

       直到六十年代初。他经过苦心钻研和学习上世纪我国传统线描的画法,才找到了自己的路子,创作出思想性、艺术性较高而又独具风格的代表作《山乡巨变》。这部作品的出现,不仅受到读者的广泛喜爱,而且引起全国画坛的注目,于一九六三年全国连环画评奖时,荣获一等奖。一时成为初学者的学习范本和美术爱好者的珍贵“藏书”。

       一个小学都没有毕业的人最后成了大师,贺友直对此一点也不谦虚,认为自己画连环画画得好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自己聪明,其次才是认真踏实。他对自己最满意的作品就是文革刚结束时所画的《朝阳沟》和《十五贯》,与同名题材电影在当时风靡全国。“我现在拿出来看都会吓一跳,呀,这是谁画的?这么好!”

       连环画是永远存在的

       作为一个安身立命之本,贺友直很爱护连环画。当被问及为何会一直坚持连环画创作,如是答道:“我画了几十年连环画,我觉得我是个地道的画连环画的人,一画故事,我就聪明了,其他的我都不会,所以转不了。”在连环画创作中自得其乐的贺友直认为画连环画是自己最适合、最拿的起来的创作,“我这个人出身不是书香门第,我的父亲也没有多少文化,我自己做工、学徒、当兵,从社会底层上来,看的都是社会底层的东西。我不可能成为一个国画家,更不可能成为一个油画家。”

       现在的连环画的处境很尴尬,中国画从来不承认连环画属于其范畴,市场也将其排除出去。贺友直颇不以为然,“有些中国画我还看不上眼呢。要气韵没气韵,要高雅不高雅,要意境没意境,纯粹是乱来、唬人嘛,我才不画中国画呢。”

       面对中国连环画市场的逐渐迷失和衰落,贺友直如同看待世上任何物种的起源和消失般冷静。他说:“连环画发展到现在的境地完全是活该。”贺友直曾经去过法国,对法国的连环画深有感触,连环画的故事都是画家自己创作的,而且连环画家的行情比油画家贵,他们可以说是出版社的衣食父母。每年一届的连环画沙龙是一次艺术盛典,甚至吸引了法国总统前来剪彩。中国的连环画显然这种文化背景,而且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连环画的黄金时代,但那时也是依附于文学作品之上的。但是他又很淡然:“其实连环画作为一个画种,它是永远存在的,无所谓复兴或是被消灭之类的。”但是记者还是隐隐感觉到了话语中的一丝无可奈何。

       地道的连环画家

       虽然辩白自己不会画中国画,但贺友直的连环画与中国画尤其是线描画是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的。1958年,贺友直受出版社邀请创作《山乡巨变》,两次下到湖南益阳写生,如何把眼前山明水秀的景色用黑白插画的形式表现出来成了他当时的一个拦路虎。苦恼的他就买了《清明上河图》、《中国古代版画插图》、《七十二神仙卷》、陈老莲的图册等去揣测,发现了线描是一种非常好的表现形式,所以贺友直的连环画语言还是得源于在传统中寻找的。但是贺老又强调古人的东西不能直接照搬,重要的是理解方法。

       谈到自己的艺术心得时,贺友直变得眉飞色舞。或许每一个艺术家都会认为自己毕生总结出来的创作理念才是最重要的财富。“学习者很重要的就是提出问题,找到答案。我虽不是哲学家,但想:如果这个问题无论从哪个角度回答都可以通达就是到了哲学的高度了。比如说我的《山乡巨变》从生活感受的,从传统中寻找语言,从实践中发现自己。还有我认为一个艺术家终生应追求的两点:一个是发现,一个是区别。所以先在人家叫我转到中国画创作上去,我说只有发现东西才能转过去,比如说方法、载体或是原来的缺陷了,不然就是生硬了。这一点我是很聪明的,所以伍道须说:‘贺友直是一个地道的连环画家’。”

热词:

  • 贺友直
  • 聪明
  • 背后
  • 睿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