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贺友直:别把我捧得太高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07日 11:06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解放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90岁高龄的连环画画家贺友直最近相当“火”。

       这“火”源于近日在上海城市规划展示馆展出的《率真贺友直 经典老上海》画展。此次画展展出贺友直近10年来的作品,记录了一个真实的老上海,观者络绎,好评如潮。

       当“泰斗”、“大师”等头衔接踵而至时,贺友直哈哈一笑说:“面对赞美,要明白自己到底是谁。我不是泰斗,就是一个画匠,千万别把我捧得太高。”

       一身红衣,鹤发童颜,见到记者,贺老满面春风,颇有“大腕”范儿。

       倒上半斤黄酒,贺老稸了一口,对记者说:“你的问题就是我的下酒菜。”

       当问及最近在忙什么时,贺老兴致勃勃地回答:“在画《大世界》。草图已经画完,正稿我要到宁波老家去画。”

       “为什么要去宁波画?”记者问。

       “这幅画有两米长、两米宽,宁波艺术馆里有个很大的画室摆得下。我家里不到30平方米,没有那么大的画桌,哈哈……”

       自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贺友直创作了《申江风情录----小街世象》、《老上海360行》、《弄堂里的老上海人》等一系列老上海风俗画,再次震动业界。迈入耄耋之年的贺友直笔耕不辍,不仅为稻粱谋,更多是为了还原一个真实的历史,抢救一份珍贵的记忆。

       无论是卖栀子花白兰花姑娘身上通俗的雅气,还是贩大米妇孺辛酸凄苦的叫卖声,无论是对老弄堂里人间百态的白描,还是对“西崽”、“啃老族”、物质至上现象的讽刺,在贺友直的笔下,人情冷暖、美丑妍媸,都活灵活现,跃然纸上。

       他的视角、他的关怀,都与他的人生经历有关。用贺老的话说:“我来自民间,所以我懂得斗升小民关心啥。”

       当年,他用印刷油墨当颜料在马粪纸上涂抹,以为这样画出来的就是油画了

       1922年贺友直出生在上海。5岁那年,母亲去世,父亲把贺友直送回宁波乡下的姑妈家寄养。

       农村的生活虽不如大城市舒适,但乡间野趣、风土民情,却给贺友直带来了无穷的快乐。春天自己动手做风筝,夏天看别人在河里玩水,秋天到坟堆荒冢里捉蟋蟀,冬天把缸里结的冰取出来当“锣”敲。到过年时,做年糕、敬神谢年、串马灯、演大戏,这些有趣的场景,至今还留在贺友直的记忆深处。

       那时候,贺友直就喜欢画画。姑妈家有一张老式床铺,床上描绘的戏文人物,雕刻的花鸟虫鱼,令贺友直百看不厌。

       8岁那年,贺友直上了县里的小学。学校设在关帝庙,庙里的戏台就是学校的讲台,戏台四周枋上画的三国故事,常常让贺友直痴迷半天。

       读书时,贺友直最喜欢美术课,也尝试着进行“创作”。他会画“端午老虎”。一到端午节,乡亲们慕名上门求画,报酬虽然就是几只粽子,贺友直却忙得不亦乐乎。

       在姑妈家生活的日子,贺友直积累了丰富的创作素材和生活经验。后来,贺友直创作《山乡巨变》、《李双双》、《朝阳沟》等农村题材的连环画时,下笔得心应手,无不受益于这段在乡间的时光。

       1937年,贺友直小学毕业,本打算到上海继续读书。不料“七七”事变后,上海的形势陡然紧张,父亲也因失业到乡下避难,贺友直从此失学。

       此后,当过铁厂童工、印刷学徒、小学教书匠,经历过失业的煎熬,迫于生计也当过兵……年纪轻轻,贺友直就饱尝生活艰辛。

       虽然日子过得苦,但贺友直对画画的兴趣一直没有衰退。

       当时上海霞飞路上有一家外国人开的店铺,橱窗里陈设着不少油画。每次路过,贺友直都会隔着玻璃欣赏半天。回厂后,他用印刷油墨当颜料在马粪纸上涂抹,以为这样画出来的就是油画了。顺昌路上还有一所上海美专,学费很高,没有高中文凭进不去,贺友直每每经过,必定朝里面看看,心想要是能进这扇门就好了。直到现在,贺友直还记得父亲在临终前遗憾地对他说:“我没让你读书。”

       一人一张画桌,被称为“108将”,贺友直是其中一员。

       如今,每当与来访者谈起自己的艺术生涯,贺老总是说:“如果没有出版社的创作舞台,如果没有周围人引导帮助,完全靠我个人奋斗是出不来的。”

       上世纪50年代,连环画迎来了繁荣的春天。建国初期,全国文盲的人数占到了全国总人口的一半左右。连环画这一图文并茂、通俗易懂、贴近群众的艺术样式,能够充分发挥宣传和教育功能,不仅受到大众喜爱,也获得了国家领导人的高度关注和支持。当时,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以下简称“人美社”)因为从事连环画创作的画家人数最多、最集中,成为中国连环画创作的重镇。

       1952年,贺友直考取上海“连环画工作者”学习班,结业后就被分配进了新美术出版社,后来并入人美社。贺友直进出版社工作,一干就是30年,直到退休。

       贺老至今还记得当年去出版社报到的情景:“那天上午,我们新来的16个人约定在美琪电影院门口集合,人到齐之后,不需要有人喊‘一二一,一二一’,大家步伐整齐,精神昂扬地走向了工作岗位,开始了新生活。 ”

       上海长乐路672号弄堂的深处,坐落着人美社的大院。这里曾经群星荟萃,来自国画、油画、版画界的不少名家都集中于此,光从事连环画创作的就有108人。一间大办公室,一人一张画桌,被称为“108将”,贺友直是其中一员。

       贺友直回忆,刚进社时,自己的水平最多只能算三流。“那时,任连环画室主任的顾炳鑫教我路子,社里还请来一流的老师,教我们色彩、透视、素描、国画。一周除了两个半天业务学习外,午休时间大家或轮流当模特画头像,或上街速写。学习气氛极为浓厚,我在业务上也进步得很快。 ”

       进社工作后,贺友直的生活大有改观,不但吃穿不愁,租屋不欠租,还可以长期给孩子订上牛奶。生活日益安稳,贺友直终于能够全心投入创作。

       最重要的还是发现自己、明白自己。

热词:

  • 贺友直
  • 艺术家
  • 连环画家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