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贺友直:小人书,大文章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07日 11:05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张公者(以下简称张):您的连环画作品,像《山乡巨变》是中国连环画史上划时代的作品,影响感染了几代人。您是连环画界最重要的人物。很多年来您很少参加活动。我多次要求采访您也都被拒绝,您为何这么低调?

     贺友直(以下简称贺):什么叫低调?什么叫高调呢?

     张:在媒体上经常出现,出席各种会议、展览。很多“名家”是主动要求宣传,可您呢,是我主动要求“宣传”您,您却不愿意,我本来是要带浙江卫视一同来采访的,您坚决不同意电视台来。若不是李世南先生的原因,您还会拒绝我。我觉得这就是低调。

     贺:不是低调。

     张:那是什么?

     贺:很实在的。

     张:宣传自己(让大家更知道自己,有名有利)才是实在的事情呀?

     贺:我觉得自己有什么东西,社会会承认你,你不必宣传了。现在不叫宣传,叫炒作。我讨厌这种东西。如果你真有学问,真有本领,用不着宣传,对吧?我觉得我自己水平很低,不是你们所认为的那种了不起的人物,我只有小学毕业,不要以为我进了中央美术学院就是个教授了,我只有小学文凭,我是文化水平不高的人。你来采访我,但我跟你讲什么东西呢?我讲不出很深奥的东西来,我有时看电视上人家采访做节目,讲什么人生的道理呀,我讲不出来。我这不是客套。

     张:您谈艺的文章,语言平实,没有客套话,把自己创作的观念、思想以及您对人生的态度,很通俗自然地表达出来了。在回答一些问题的时候都极准确切中要害。现在有很多“大师”。而我觉得您才是大师----连环画大师。

     贺:我不敢说我是连环画的大师。我觉得成为一个大师是不容易的,要开一个时代之风,这样的人才能称大师。

     张:我觉得您当之无愧。

     贺:可以这样说:我是一个画连环画的内行。

     张:能够说自己内行的人都是极其自信的。
  
     贺:我是一个内行。好多人的连环画是不错的,但其中有不少人是外行。有人说:好多画油画的、画国画的、搞版画的跑到连环画里来,这不是个好现象。我觉得这是内行话。

       张:“不是好现象”是指画不了连环画?

     贺:不是画不了连环画,而是把连环画的特点给冲淡了。有些人在油画界很有成就,画得很好,但连环画他们画不好。连环画不只是要求技术性,而且还要求“表演性”----要画出文字当中没有的东西,这才是真正懂得画连环画。

     张:连环画要把文字外的内容表现出来。

     贺:画连环画要懂得制造情节,文字当中没有的情节,要制造细节(表现出来),各有各的特点。我觉得我是懂连环画的,我自己自夸我是懂连环画的。

     张:《清明上河图》主要是用线勾勒,生动自然。您的连环画作品与之有“神会”的地方。

     贺:《清明上河图》给了我什么东西呢?就是要画得真实自然,这是我的感受,尽可能地真实自然,去关注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你看里面的人物和房屋建筑,都是经过古代建筑学家和历史学家鉴证的(是当时社会生活的真实记录),我相信《清明上河图》里面画得东西都是经得起推敲的。我画的连环画也经得起外国人推敲。

     张:怎么讲?

     贺:法国人有一届国际沙龙把我邀请去了。他们有一次要演一场中国戏,不知道门或布景应该是怎样的一个结构,结果在我画的连环画里找到了参考。

     张:经得起推敲是源于对生活的艺术再现?

     贺:还不仅仅是再现,还要懂得其中的道理。

     张:是生活中的道理还是艺术中的道理?

     贺:生活中的道理,要经得起推敲,有些东西好像是违反常规的,这东西不应该放在这里的,那为什么这个东西会出现在这个画面里?所以说要经得起推敲,要有道理。比如说一个钢筋锅出现在我的画里,钢筋锅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应该放在厨房里,放在这里就要经得起推敲,或许是出于某种情况随手一放的,那就要表现出这瞬间事情的变化才放在这里,要经得起推敲。

     张:连环画的创作除去绘画本身之外,还需要对所创作的文学作品有一个生发、引申。这是具有难度的。

     贺:现在的电影也好,电视也好,关键看导演的修养。

     张:那连环画家本身即是演员又是导演,您怎么来当这个导演?

     贺:我画连环画是内行还有一个原因,我每组(本)作品都要根据主题来确定基调,并不是画什么题材都是一种画风一种手法,要根据不同的内容确定不同的基调。

     张:不同的文学作品确定不同的表现手法,这需要全面的修养。

     贺:我再和你谈一个题外的问题。我的学习方法是提出问题,找到答案。出版社每交给我一个剧本的时候,我就考虑这个剧本是不是用新的手法来表现,那就提出问题了?什么叫新的手法?新的手法基于什么呢?必须基于这个作品的基调。

     张:您说您只有小学毕业,一个小学毕业的人怎么能够那么准确地理解文学作品的内涵?而且还要深化它,这样才能定准基调。

     贺:这和学历没关系。

     张:那您说自己小学毕业岂不成了您认为您自己没有学问的一个借口?

     贺:我跟你很坦率地说我的修养。我在中央美术学院待了7年。

     张:您还带研究生----小学毕业生带研究生。

     贺:我带了数名研究生。研究生在录取之前要进行一次口试,我是主考老师,我觉得每次口试都是难关,我觉得是他们在考我,而不是我在考他们,因为我提不出问题。我觉得提问题是最根本的,最能显示你的水平的,你的问题提得有高度、有深度,就说明你的修养有高度、有深度。我对那么多学生只提一个问题:你为什么来考这个专业啊?下面的问题我提不出来了。

热词:

  • 贺友直
  • 小人书
  • 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