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中国书画类艺术家 >

薛永年:他从书法中走来

――周鹏飞的写意画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22日 14:11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周鹏飞是个奇才,有很高的悟性。十多年前,他的一手毛体书,就倾动了朝野贤达。这几年,他的写意花鸟,又反映出极好的笔墨意蕴。不能说他的画已经成熟。但以30多岁的年华而论。却显露出非科班画家令人瞩目的潜力。我和他素不相识,认识他是因为步一的推荐。陈步一开办文博学院以来,不时有艺术精品入藏,书画艺术也有很大进境。一次谈起创作与收藏,他说:“周鹏飞比我年轻,收藏比我富,书画也比我好。他还想见见你”。不久,周鹏飞就来到美院,我于是认识了这位青年才俊,看了他的书画作品,也听他讲述了自己走上艺术道路的历程。我觉得,这位从书法中走来的画家,不仅有着对民族文化精神的深入领悟和高度自信,而且提供了一些很有意思的启示。

       他出身于书香世家,自幼饱受书画熏陶,但他发奋学书有点像董其昌,是从丢面子的遭遇开始的。与众不同的是,周鹏飞没有先楷书而后行草,而是先从最让他激动的祝枝山草书筑基,旁参各体,进而专攻毛体。一代伟人毛泽东的草书,豪情磅礴,气象万千,天骨开张,神思超越,“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观之可见“掌上千秋史,胸中百万兵”的人文修养与雄才大略。学他的草书,一方面给周鹏飞提出了极高的要求,另一方面也使周鹏飞参悟到“一超直入如来地”的妙理。惟其如此,他不仅练成了一手形至神生的毛体,而且也在很高的起点上开始了博取诸家的书法创作,逐渐形成了个人的书法体貌。

       周鹏飞画大写意画,是从参悟八大山人开始的。画的是花鸟,同时起点很高。这里他已来到京城,得到当代名公指点,形成了诗文书画齐头并进的路数。他的大写意花鸟画直承晚明清初的个性派诸家,并有选择的吸取传统精髓。大略说来,可谓筑基于八大的精炼蕴蓄,融入徐渭的恣纵放逸、石涛的精神灿烂、齐白石的气厚笔酣、李苦禅的自然朴茂,旁参北宋山水的瑰伟、浙派山水的气势、指头画的刚健与拙趣,加上直指传统奥秘的题跋,已形成了出入前人的自家追求。虽然还有待于进一步彻底摆脱前人的图式,但从深层发扬传统上,在有选择地综合前人成就表达个性上,他已经表现出相当可观的造诣,特别是在意境笔墨和诗书画的有机结合上,他明显走在了同龄人的前面。

       徐渭说“草书兴来而有写意画”。草书对写意画的引导,至少有两点,一是超越形似的意境,二是一气呵成的用笔。当代的青年画家,不管有没有经受院校的美术教育,几乎无不受到西方美术观念的影响,自学也往往从写生开始,很少人懂得中国草书法对于写意画的重要意义。他们绘画比较重视形象,也重视以线造型,但很少追求“象外意”,也没有充分意识到书写性的真正微妙。然而,中国写意画名贵传统恰恰在于意境是“象内意”于“象外意”的结合,而“象内意”与“象外意”的结合又靠的是草书式的点线运动。周鹏飞的难能之处,也正在于他由书悟画,由草书进入了写意画。我不知道他是否写生,但知道他对于书画的临摹,重在读解和思考,致力于技与道、法与理、局部与整体的关系理解和把握,而他对“道”和“理”的认知,显然已经提到表现民族文化精神的层面。

       周鹏飞学习毛体草书之日,一开始就抓住了要领,就在领会意境上致力,就着眼于震撼人心的精神气概的表现。为此,他也不是一字一画地去临摹,而是领会一代伟人的精神意绪和创作理念。他从毛泽东的草书中看到,这位伟人是把一篇字当作一个字写,在章法与笔法相互生发的一气呵成中抒发高情胜概。他还看到,毛主席晚年的草书总是结合着诗词内容,以独特书法空间表现精神境界的极致。实际上,周鹏飞已经接触到中国书画相通的意境问题。他在题画中即指出:“八大山人之画清冷孤寂,真无人间之气息,然生气郁勃,此深得自然界之真气也。而徐青藤则笔飞墨舞,一片萧散之气,美不胜收。”后来,他按照这种对传统的深层理解,在书法上按自己追求的精神境界广取博收,逐渐形成了自家面貌,在写意画上也避免了仅仅向西方表现主义靠拢的浅见。这是周鹏飞以书入画给我们的第一个有益启示。

       第二个有益启示,是从草书悟入写意画运笔的乐感。草书“以使转为性质,以点画为性情”,比其它书体,有更强的抒情性,抒情性的实现,靠的是点画运动在多种对比转换中形成的韵律感。周鹏飞有个忘年老友蓝玉菘,不但生有异禀,可以几天不睡觉,既精研民族音乐史,又在草书上名满京城。他告诉周鹏飞,他写草书的经验是“掌握乐感”,周鹏飞则进一步把写草书的乐感,自学地用于写意画。晚清的任伯年,并不是大写意画家,但他总说“作画如颐,差足当一写字。写之不同于“画”,根本一点在于内心感情随笔法节奏自然而然地流淌而出,在这一方面,李苦禅的大写意也启迪了周鹏飞。李苦禅的画妙造自然,兴至而画,兴尽而止,不是先有构图,而是随画而发展,在笔墨的自由运行中去完成意象和意境的创造。周鹏飞也是如此,他有一道题画诗曰:“作画从来不按谱,兴随意走笔墨舞。好似偶然一为之,长笔大墨全是诗。”应该提到的是,他既把草书的点画使转发展为描绘一定意象的笔墨,又丰富了用墨技巧,特别是以醋入墨的独得玄门,使他的墨法雅而有韵,增强了艺术表现力。

       周鹏飞的大写意花鸟,无疑已取得直承写意传统精髓的可观成绩,但由于起点高,接下来进一步完美任务也相对较重。据我看来,草书与写意画,相通之处固多,也有不大一致之处。草书表现感情修改以至创造意境,依赖点线运动是在字体的框架中运行,没有丝毫的状物约束,比较自由。大写意画表现感情修改,除去草书般的战线运动之外,还需要对应于一定物像,为此而寻找点画与形象破例的“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切入点,做一日和尚撞一天钟成了创造自家面貌的关键。这一切,不免要运用前人积累的图式,一向重视在玩赏收藏中借鉴前人积累的周鹏飞已经充分注意到了,运用得还相当自如。另一方面,还要在师造化中去丰富发展属于个人的图式,齐白石便是一个杰出的典型,周鹏飞也意识到了。相信他定能在经济全球化条件下,为发展独具特色的民族艺术在师造化方面继续精进,发展完善已经锥处囊中的自家艺术,给我们一个新的惊喜。

       薛永年(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专家委员,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画研究院院务委员)

热词:

  • 周鹏飞
  • 书画
  • 书法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