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中国书画类艺术家 >

“生命美学”的求证者——申英民印象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1日 15:13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1998年2月下旬,日本东京春暖阳和。27日下午两点一刻,日本丰田汽车公司总裁丰田章一郎第二次会见秦皇岛市政府东京事务所主任申英民。作为“日本经团联”会长、人称日本“经济界首相”的丰田先生,每天的日程安排是以10分钟为单位的,且只接待副总统以上的外宾,小人物一般不安排。但他却对眼前这位身材英颀、日语表达准确得体的中国使者投以青眼,不但两次应约会见,还把时间延至近半个小时。在谈过项目引进有关事宜之后,申英民拿出了两幅自撰书法赠给丰田先生。其中一幅写的是李白绝句“为草当作兰,为木当作松。兰幽香风远,松寒不改容。”申英民解释说:“您有兰草的品格,松树的节操,这首诗太符合您了。”丰田先生高兴地接过书法与申英民合影,凝视着端庄遒劲的行楷,风趣地说:“我要保存一百年!”

  在申英民十几年“东瀛使者”生涯将要谢幕的2010年夏季,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通过友人收藏了申英民的书法,并表达了兰室相约的意愿。无奈倥偬间未能如约,申英民收到了村山先生的奉书留影。画面上,尨眉皓发的村山双手奉持写有“仙风道骨”四个大字的书法横幅,神情似乎在凝想着未曾谋面的中国东方港城使者和书法家。

  他是“外交官员”,又是书法家。客居东瀛17年,日本政治、经济、文化各界,从高层到中层名宿、友人,以及熟悉他的国内朋友,皆如是视之。是庄周化为蝴蝶,还是蝴蝶变成庄周?庄乎蝶乎,外人只见其形,个中嬗变的艰苦与深刻,唯申英民自己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抗战胜利那年,申英民出生在河北滦县的一户农家。兄弟五人,英民居幺。“五虎”之中,父亲最上心的是最小最慧的小老五。他自己不识字,却在英民7岁那年从集市旧书摊上花两毛钱给老儿子买来两本书,一本《济公传》,一本《柳公权玄秘塔》。小老五还不懂得,无缘念书却又精明过人的父亲厚望存焉。

  当时的冀东农村有个好传统,男孩子白天要练毛笔字,夜间要习武。聪明的老五不但把式练得好,大楷也写得超乎常人,逢年过节,亲戚街坊不少人家的门框上、灶王爷像旁、猪圈门口都贴满了老五的楷书对联。1958年大跃进风起,读到六年级的申英民成了全村墙上大标语的有名写手。乡亲们对那些金光闪闪的大话、套话不知所以,却对手持大笔的瘦弱男孩赞赏有加:“老五,写得好!”

  老五的毛笔字渐入佳境,可谓师承有自——一位满腹经纶的本家哥哥。他不仅动员英民的父亲送老五上学堂,还成了老五的书法奠基人和追慕传统文化的第一型范。此后,英民追求的目光从未游移:读初中时,镇上写一笔好字的张老师成了他的偶像;在县城上高中时,专门为政府写牌匾的“洋油张”是他追随的目标……

  1964年,申英民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国际关系学院,专修日语。四年后毕业,正值文革恶潮,在部队接受两年“再教育”之后,又四易其职,学校、港口、外贸、旅游样样干了一遍。走出校门的十几年间,申英民在认真供职之外,心思没有离开过外语和书法。那时候人们还不懂得“充电”这个词,他却一刻也没有忘记给自己充加学养之“电”。

  掌握精深的外语功夫,是申英民念兹在兹的职业追求。文革十年,斯文扫地以尽,申英民和其他读书人一样茫然无措。1976年,全国科技大会召开的消息传来,申英民顿觉阴霾中透出了阳光,他兴奋地向妻子宣布:“时代要变了,知识将受到重视。从现在起,我要好好学习了!”于是,他拿出董仲舒读书“三年不窥园”的劲头儿,连续六年每天学习日语到深夜1点半钟。冬夜阒寂,孤影投窗,他常常想起“寒夜读书忘却眠”这句诗。两千多个日夜下来,本来底子不错的日语不仅得到恢复,且愈见其精进。

热词:

  • 申英民
  • 书法家
  • 艺术家库
  • 艺术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