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艺术台 > 画廊 >

夺神抉髓开生面

——小议覃志强的山水画

发布时间:2014年02月28日 15:59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中国山水画有别于西方风景画首先在于精神向度和文本形式的差别,其实更深层次的因素是文化背景、哲学观念和思维方式的差异。前者的精神源头是老庄哲学和魏晋玄学,筑基于华夏民族挚爱自然山水的悠然情怀,“澄怀观道,卧以游之”,将山水画作为超越尘俗,摆脱功利羁绊的精神家园,通过寄情山水,获得心灵的愉悦、人格的升华和精神的超越,抒发情志,澡雪襟怀,成为灵魂的栖息地和落脚点。而后者则旨在摹写真实的、逼肖于自然的影像,要在诉诸细腻的官能感受,更多具象思维的因素。这种区别决定了中国山水画蕴蓄包含着更多更深刻的民族文化内涵,从而也对绘画文本的创造者有更高的素质要求。所以成就一个出色的中国山水画家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最近,笔者品读了山水画家覃志强的一些作品,为其潇洒放逸、苍润雄浑、豪迈旷达的写意风格所深深打动,加深了对以上一些观点的认识和理解。

      覃志强,祖籍广西柳城,生于江苏南京。自幼便受六朝古都金陵深厚文化积淀和浓重艺术氛围的熏陶润泽,勤奋攻习书画。20世纪80年代初期,拜在著名国画家魏紫熙先生门下主攻中国山水画,得魏老耳提面命,从而登堂入室,尤其近十年成绩卓荦,在高手林立的当代画坛脱颖而出,堪称当代实力派山水画家之一。

      众所周知,魏紫熙先生是“新金陵画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也是著名的美术教育家和理论家。尤其长于山水画,从宋元诸家直到“四王”都涉猎颇深,取精用弘,有传统功夫,又注重新意。笔墨凝重质朴,章法灵活,不露锋芒;画风苍秀奇拙,刚柔并济,婀娜中见刚健之气,婉媚外显遒劲之韵。画风异常新颖。特别是在山水画学科建设方面有独到的贡献和建树,确立了山水画学科表现的语法规则,系统地在构图、设色、树法、石法、水法、笔法、论说上进行了梳理和探究,从而提升了山水画的学术品位。

      覃志强又得吴悦石先生亲授,如鱼得水,沉浸于传统,朝摹夕写,用足功夫,为今后的创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特别是近年眼界日广,壮游山川,对景写生,通过孜孜矻矻的不懈探索,既积累下不同凡响的笔墨功力,建立了别开生面的独特面貌,形成浑厚、凝重又不失生动灵秀的艺术风格。因而其艺术成就和学术价值也是颇为丰厚的。

      从精神气质的层面来看,覃志强的山水画衣钵乃师。接续着传统文人画的高贵文脉,寓情志心性于山水,以“畅神”、“适意”为追求,将精神家园和情感归宿诉诸于图写山川,而绝无坐实于形、为形所累的的匠人做派。不过,覃志强山水画虽不失传统山水的艺术种姓,携带着前贤的基因,而且更有着突破前人藩篱的变异成分,正如西人所言,艺术总是在更高级的层面上获得重复。这种突破显然是时代精神的彰显。古代的山水画,多是知识分子逃避现实烦恼,寄托隐逸情怀的艺术符号,而往往带有荒寒冷寂和萧条淡泊的精神指向,而在当代语境下当然是不合时宜的。那么,覃志强的山水画带给观者的往往是一种深沉博大、热烈而凝重的艺术品格,有一种不竭的激情洋溢流贯其中,表征在视觉上则是昂扬坚实、雄浑苍茫的境界。正如林散之论书所言“既学古人又变古,天机流露出精神”,时代精神和个性气质的传达,带有魏紫熙先生艺术思想的深刻影响,因而也赋予覃志强山水画极为鲜活超拔的艺术品格。

      在诉诸视觉的形态层面上,覃志强的山水画亦颇多可圈可点处,概而言之,一是笔墨语言苍润、松秀、厚重、灵动,深得传统技法的精华,又不乏强烈的视觉张力和郁勃浑融的美感。二是图式构成的悠远深邃,“故事情节”丰富,充满可游可居、情思隽永的诗化意境。在传统中国画特别是文人画的传统组系中,笔墨是最为关键和重要的环节,既是手段也是目的,也具有独立的审美价值,因而更是品评尺度中的硬性指标,笔墨质量的优劣高下决定了作品的层次境界与精神高度。覃志强的笔墨语言以书法用笔的书写性为根本,灵动鲜活而有层次感,从容高蹈而又厚重,雄浑朴茂而见随机生发的圆融之气,是为松秀。用墨迷离秀润,笔墨之间浓淡交融,干湿互用,偶施枯焦,因而丰富而又极为含合润泽,是为滋润。有法度而富于变化,不仅增强了笔墨的表现力,也给予覃志强山水画更为浓郁的写意性和抒情性。作为与笔墨同为两个要素的图式构成,在覃志强的作品中表现为悠远深邃。虽然画家有多处写生的实践,对各处的山川地貌了然于胸,但不拘泥于一时一地的实景,而从抒情写意的主体精神出发,进行整合、重组和改造,注入主体的美学理想和精神诉求,而不是停留在写境的层面上。不论是曲径通幽、江天浩淼、重峦叠嶂、烟霞雾霭,皆充盈着浓浓的诗意。旷朗开阔,令人神往的境界也让覃志强的山水画带有一种平民化的美学理想和蓬勃向上的时代气息。

      清代“四王”之首的王时敏常常因为山水画语言的程式化而遭到后人诟病,但是此公在《西庐画跋》中却发表过这样一段精彩的论述:昔柳子论观文,谓如悬衡,增之铢两侧俯,反是则仰。欲令吾俯,莫若增重其文,苟增之不已,将惧吾首至地。余观石谷画亦然。石谷日进乎技,一树一石,无不与诸古人血脉贯通,如子久逸韵出尘。学者仅能摹其郛廓,乃独夺神抉髓,使之重开生面,尤非时流可几万一。这虽然是在褒扬奖掖后生王石谷,然则道出了学习和创作中国画的重要途径,“夺神抉髓”即是对古人的学习借鉴,与古人“血脉贯通”,后乃“重开生面”,自成一格。由此看来覃志强的山水画创作,正是走的这样一条“夺神抉髓,重开生面”的艺术道路。当然,其艺术分量也是不可小觑、令人颔首的。

      杨中良/文


 

热词:

  • 覃志强
  • 山水画
  • 艺术
  • 国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