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艺术台 > 画廊 >

窗前容易又秋声

——齐白石艺术的生命表现

发布时间:2013年12月11日 17:10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齐白石所画的一切,包含花、鸟、虫、鱼、人、兽,甚至山水,什物,都如可对语,是活泼泼地生命。它们分别表现了生命的三个层面----生命特征、生命情趣和生命境界。

       一、生命特征

       生命不仅是活的,还有不同一般的活的形貌、质量感、运动方式、环境关系、个性特征。画家必须把握这些特征,否则即使逼真形似,也如同模本。齐白石很懂得这点,毕生观察、研究所画对象,以求把它们的个性特征把握得更好。他画虾、蟹就是典型的例子。他曾说:「我画虾几十年才得其神。」确实如此----他家乡多水塘,草虾很多,小时他就喜欢钓虾,青年时代开端画虾,约40岁后,临摹过徐渭、李复堂等明清画家画虾,到63岁,已能画得很似,但自觉不够「活」,便用大碗养了几只长臂虾,置于画案观看,还不时用笔杆触动,让他们跳动以观姿态变化。白石弟子胡橐记述说:「白石老人63岁左右画的虾,外形很像,但虾的透明感还表现不出来,虾的头胸还不分浓淡,腹部少姿态,长臂钳也欠挺而有力,腹部小腿十只也未省略,长须平摆六条,呈放射状,看不出正在不停地摇动开合……。到了66岁,画的虾身已有透明感,头胸部前端非常坚硬,表现了虾的硬壳,腹部与节中间拱起,好像能蠕动了,长臂钳也分出了节,最前端一节较粗,更显得有力;腹部小腿也由十只简成六只到八只,长须也有开合弯曲的变化了。」----〈谈白石老人画虾〉大约70岁后,齐白石画虾才进入化境,虾才成为透明的、游动的、活生生的,虾的向背、阴阳、轻重、厚薄、软硬等,都在简略的笔墨中充分传达出来,而且看上去总像在水中,是湿润的。老人自己说:「我画的虾和平常看见的虾不一样,我追求的不是形似,而是神似,所以是活的。」所谓「和平常看见的不一样」,正是指更富于特征性,更显示生命活力。贺天健说老人的虾「神妙无比」亦指此。白石题画虾说:「塘里无鱼虾自奇,也从叶底戏东西。写生我懒求形似,不厌声名到老低。」这里说的「懒求形似」,并非弱化、放弃形似,而是超越对表面形似的仿真,易言之,是形神兼备。

       齐白石对蟹的观察了解也很早,他在〈石与蟹〉题记中写道:「余寄萍堂后石侧有井,井上余地,平铺秋苔,苍绿错杂,尝有肥蟹横行其上。余细视之,蟹行其足一举一践,其足虽多,不乱规矩,世之画此者不能知。」这观察细致而得其要领。画法的探索比观察更难,胡佩衡记述说:「老人研究画蟹壳经过了很长时间。50多岁时只画一团墨,看不出笔痕来,后来把一团墨改成两笔,再后来(60多岁)改画三笔,不分浓淡,仍无甲壳的质感,直到70岁以后,才画出甲壳的质感来。……他画的蟹腿用中偏锋,看着腿很饱满而表面扁平,假造的不是滚圆,就是扁扁的。再有,他画蟹是横行的状态,假造的不是死螃蟹,就是向前爬行。这都失去了螃蟹的特征。伪造者不可能体会从写生中提炼出来的真功夫。」----胡佩衡、胡橐《齐白石画法与欣赏》第60页。

       白石诗云:「苦把流光换画禅,功夫深处渐天然。」这是真的,只画蟹壳质感和蟹的横行姿态,前后就20年时光!「画禅」的得来是多么不容易啊!

       再以画松鹰为例,白石的松鹰堪称绝品,向为收藏家所重。他画的松树,都是马尾松(亦称「五须松」) ,雄伟高大,针形叶,果实俗称为松子。白石家乡这种松树最多,他自己也曾在房前屋后植马尾松。齐佛来回忆说:「余霞峰的周围,遍栽松树,绿荫拂夏,一片涛声。」辛酉年(1921)正月,白石回湘省亲,见借山馆后之松尽被虫食,感而画〈松树图〉 ,不画一叶,题诗曰:「松针已尽虫犹瘦,松子余年绿似苔。安得老天怜此树,雨风雷电一齐来。」

       诗后又题:「阿爷尝语,先朝庚午夏,星塘老屋一带之松,为虫食其叶。一日,大风雨雷电,虫尽灭绝。丁巳以来,借山馆后之松,虫食欲枯,欲得庚午之雷雨不可得矣。辛酉春正月画此并题记之。」

       诗与题记表达了齐白石爱松之甚。他喜用侧锋画老松干,墨色略淡,力度很强,有沉凝苍劲之势;画松枝喜中锋、焦墨,折曲如金文,如龙舞,有「白摧朽骨龙虎死,黑入太明雷雨垂」之感。画松针用长锋羊毫,铁线篆法,密密重重,虽细而仍如金刚杵,总之,白石的松树,从造型到笔墨,都透着挺拔坚贞的性格。白石画鹰,多以松树做环境,天津艺术博物馆藏〈松鹰图〉 ,松干由画幅下方横出,一雄鹰立其上,转颈投视,睛光直射,松枝由上方斜伸下来,复蟠曲而上,十分有力。松针细长,有动势,两个松子垂垂欲落,面对作品,似闻飒飒秋风,画题:「戊午年避乱湘山,携吾孙阿移起居长松之下,今感慨何如!」戊午为1918年,白石在湘潭紫荆山避兵匪,露宿草莽,吃尽苦头,刻画松鹰的雄姿,却想起这一幕经历,人生的感慨,对英雄和力量的向往,构成了作品的内涵。

       二、生命情趣

       情趣是生命的表现,生命的欢乐方式,能表现生命情趣的画家是富于爱心、敏于生命欢乐的人。历代画家中,能像齐白石这样善于刻画生命情趣的,实不多见。

       想想他创造的画面:苇草下,几只青蛙面对面「商谈」着;河边上,又有两只在看蝌蚪游泳,一只青蛙跳水,小腿被草缠住了,同伴无可奈何。两只小鸡争一条蚯蚓,题曰〈他日相呼〉 。一棵棕榈下,五只小鸡围住一只蝈蝈,不是要吃它,而是惊奇于它是谁,来自何方;蝈蝈伸直触须,挺着后腿,准备跳逃。河塘里,几条小鱼正追逐一朵荷花倒影;荔枝树上,两只松鼠正大吃鲜果。螳螂举刀以待,要补捉一只蚂蚱;一只老鼠爬到秤钩上玩耍,要自称斤两……面对这些画幅,观者不免发出会心的微笑。幼小生命的活泼可爱、顽皮和稚气,它们的好奇和无防御状态,以及它们的格斗、捕追、奔跳、偷窃等等,都充满了情趣,让人感到生命的欢乐和诗意。

       山水、花草也有生命情趣,这情趣来自艺术家与自然物的「对话」。齐白石晚年给李可染画过两朵兰花,花朵上下相向,题为〈对语〉,李可染说:「真使人感到是含笑相对,窃窃私语。」这种拟人化的描绘,在白石绘画中很多,也很自然。他在20年代为曹锟作〈广豳风册〉,有一页画墨蝶荷瓣,描绘细波之上,漂浮着一片荷花瓣,一只红斑墨蝶欲落其上,不知要采花,还是乘舟,这让人感到是童话的境界。齐白石92岁画〈牧牛图〉 ,描写自己幼时的牧牛生活----小儿正牵牛过桥,老牛在桥头迟疑,摇着尾巴,一条前腿抬了起来,身躯却向后倾,那神态,既像害怕,又似和小主人开玩笑,像这种生活细节,一经白石描绘,就洋溢出异样的温情,让人享受到朴素人生的乐趣。白石老人还常画〈柳牛图〉,只画一只牛、一株柳,好像那空格都是春意,余味无穷。北京文物商店藏〈柳牛图〉,从后面画牛----只见圆厚的身躯、两条后腿和歪出的牛角,整个牛身除尾巴用重墨外,余皆用淡墨。细劲柔细的柳条从画幅顶端直拖到地上,暗示着春的消息,动的柳和静的牛,抽丝般的笔线和浑圆的墨团,形成凝重又活泼的节律,那正是宁静亲切的田园诗意,这一切,都源自画家诗意的生命感受。

热词:

  • 齐白石
  • 艺术
  • 生命
  • 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