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鬼才黄永玉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30日 14:57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没有念过正统的学校,我没有受过大学教育,我是吃杂食长大的。甚至于包括讨饭,东拣一点东西,西讨一点这么长大的,有的时候甚至于草都吃,所以我能运用的东西,就是我的这些杂食的本领。——黄永玉语录
 
       画室中的黄永玉。

        一笔一画,一捏一捺,从容自由,令人叹为观止。黄永玉,一个没念完中学、没有经过系统的美术训练的人,却凭着其天生才情和后天非凡的勤奋努力,成为出色的木刻家、国画家、雕塑家、作家和诗人。

       黄永玉一直说自己是一个“文化流浪汉”,十四五岁就开始了多姿多彩的艺术人生。在生机葱郁的艺术原野上,他的足迹遍及木刻、雕塑、绘画、文学等领域,信马由缰,纵情驰骋,采撷的一朵朵奇葩令世人神往羡叹不已。

        这些年,黄永玉投入最多的是创作一部自传体长篇小说《无愁河上的浪荡汉子》,他自己承认,现在他是文学第一,雕塑第二,木刻第三,绘画第四。他有一个野心——借写自己的一生,把那个时代的各个侧面勾画出来。目前已经完成的部分,虽然刚写到4岁,却已有20万字。没有完整构思,没有既定格局,随记忆而行,发挥自己讲故事的才能,他把故乡民俗、童年影子,生动展现在这部作品中。对于他,这就像一次漫长的晚年漫步。

        对于他,故乡不只是记忆,不只是人到他乡之后的对故乡的留恋,而是一种艺术上的必不可少的想像,一种不断地能够提供创造力的能源。黄永玉这样说过:“我有时不免奇怪,一个人怎么会把故乡忘记呢?凭什么把她忘了呢?不怀念那些河流?那些山岗上的森林?那些植物覆盖着的水井?那些透过嫩绿树叶的雾中的阳光?你小时的游伴?唱过的歌?嫁在乡下的妹妹……故乡是祖国在观念和情感上最具体的表现。你是放在天上的风筝,线的另一端是牵系着心灵的故乡的一切影子。惟愿是因为风而不是你自己把这根线割断了啊!”当他用这种充满优美具象的语言来叩问别人时,心里那种浓浓乡情,便不可遏制地漫溢出来了。
 
       黄永玉出生于湖南常德,半岁后随父母回凤凰老家。故乡家中的木板墙上,至今有一片他4岁时留下的淡淡墨迹。几笔简单的脸谱图案,上面还歪歪斜斜有几个字:“我们在家里,大家有事做。”年幼时,黄永玉就继承了父亲绘画方面的才艺,“那时,我可以命令弟弟,大声一叫:拿笔来!”黄家是书香世家,家境在那时还算宽裕,小孩都有保姆照顾,他认为幼时的自己还算是一个有教养的小孩。

       常德有一条狭窄的常德河街,足足十里长。过去在沈从文的笔下,这条街上各行各业应有尽有,经商与卖身共存,文明与野蛮相处。12岁的黄永玉便是在这个码头上船漂泊远去福建厦门集美中学读书。在那儿,黄永玉老留级,后来校友聚会的时候,曾经跟他同班的有150人。对此,风趣的黄永玉坦言:“第一次留级还很痛苦,老留老留就无所谓了,留了五次。”但是黄永玉的文艺细胞特别发达,很快就在木刻、绘画等方面崭露头角。1939年木刻《下场》发表在福建永安宋秉恒先生主持的《大众木刻》月刊上,得到他有生以来的第一笔稿费。拿着汇票,他心想“真有钱吗?”为了壮胆,就拉了一些同学到邮局去拿。他说:“别跑,你们在门口等,有什么事要跑,我们一起跑。”进去后,人家真给钱了。拿着钱,他的手都发抖了——五块钱,太多了!走出来就请同学们吃一顿生蚝煮的粥。一个人吃了一碗,还剩下好多钱。买袜子,买鞋,买……第一次,自己给自己买这么多东西,觉得很威风。

       少年时期的黄永玉以出色的木刻作品而在地方叫响,十里八乡都称他为“神童”。学校的教员在背后就说,“怪,黄永玉这个人真怪,是不是我们的教育有点问题?”

       大狂人的十万年爱情

       1970年,黄永玉给夫人张梅溪写了一首情诗。诗中说“我们相爱已经十万年”,一直被夫人拿作“把柄”,说他真是狂得可以,“你呀,不但在画坛狂,在情场也狂,总之是一个大狂人!”黄永玉却一本正经地对夫人说:“不是说人生百年结为一世夫妻么,十万年也就是千世夫妻吧!”笑得夫人喘不过气来。

        黄永玉与张梅溪的恋爱史是当时的一段佳话。中学辍学以后,黄永玉做过陶瓷厂的小工,又做过小学教员、剧团里的见习美术队员等等,可以说是五花八门的行当他都干过。那个时候的中国适逢战乱,眼见了生活中太多的苦难与杀戮,也遇到了不少善良的好人,这使黄永玉对人生的善与恶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同时颠沛流离的生活也更加练就了他倔强独立的性格,不知不觉当中,当年淘气的孩子成长为一名自食其力的艺术青年。而爱情也在此时悄悄地萌芽了。

       十八九岁的黄永玉在江西一个小艺术馆里工作,碰到了广东姑娘张梅溪。那时他一天到晚刻画,刻木刻。有一天兜里大概还有八毛钱,见到一块很好的梨木板,当时非常想买,但是头发很长,又想理发。这时,张梅溪说:“你去理发吧,我送你一块木板。”后来,她真的送了一块木板给黄永玉。

       当时好多人都追求张梅溪,其中有一个航空站的青年,人长得很潇洒。这个青年牵了一匹马来,张梅溪很喜欢骑马,两个人便拉着马走到大树林里面。黄永玉心想这下麻烦了,自己连自行车都没有!但他有自己的高招——每次意中人出现的时候,黄永玉都在楼上吹起小号,虽然吹的技术不怎么高,但是定点都吹,终于打动芳心。

       后来,黄永玉问她:“如果有一个人爱你,你怎么办?”她就说:“要看是谁了。”黄永玉说:“那就是我了。”她回答:“好吧。”

       她家里开始不知道,后来知道了,反对得厉害,就把她带走了。后来,她偷着跑出来找黄永玉,一些文学界、艺术界的朋友怂恿黄永玉:“结婚吧,反正她不要回去了。”于是,俩人就举行了婚礼。

        1948年,夫妻俩来到香港,在九华经一幢小楼上筑起了爱巢。那时黄永玉在画坛上没有名气,甚至还没有涉足画坛,整天干着木刻——那是需要心和力交融的,一双大手满是老茧和青筋。一张木刻刻下来,黄永玉就虚弱地躺在藤椅上休息,这个时候,张梅溪就默默地做一碗荷包蛋或一碗甜酒端上去,有时见他太累,都不忍心让他动手吃,就用汤匙一口一口地喂到他嘴里。娇妻的爱情使黄永玉更加勤奋耕耘,他的艺术灵感也随之奔涌而出,他的木刻画在香港渐渐有了名气,很多人争相购买。张梅溪每见木屑纷飞,丈夫一丝不苟地干着,她的心里只有怜爱。

       “文革”开始后,黄永玉因为画猫头鹰被打成了“黑帮”,一家人被赶进一间狭小的房子,房子紧挨人家的墙,光线很差,张梅溪的身体本来就弱,加上这一打击就病倒了。黄永玉心急如焚,请医生治了也不见好,他灵机一动,在房子墙上画了一个两米多宽的大窗子,窗外是绚丽的花草,还有明亮的太阳,顿时满屋生辉。张梅溪经常看这画,病慢慢好了,苦难在他们的爱情面前消失。

       水与火交融的气质
 
       和表叔沈从文第一次见面在一天傍晚,童年黄永玉正在孔庙前文星街和一群孩子进行“战斗”,忽然一个孩子告诉他,“你们家来了个北京客人!”

       虽然家里有许许多多北京、上海的照片,但长这么大,黄永玉从来没亲眼见过北京客人。客人和祖母围着火炉膛在矮凳上坐着,轻言细语地说着话,回头看见了黄永玉。“这是老大吗?”客人问。“是呀!”祖母说,“底下还有四个咧!真是旺丁不旺财啊!”黄永玉问,“喂,你是北京来的吗?”“怎么那样口气叫二表叔!”祖母说,“是你的从文表叔!”黄永玉笑了,在他周围看了一圈,平平常常,穿了件灰布长衫。“嗯……你坐过火车和轮船?”他点点头。“那好!”说完,黄永玉马上冲出门去,继续他的“战斗”。一切一切就那么淡漠了。

        初中辍学后,黄永玉就背着小小的包袱出外谋生,曾花七角钱在书店买了一本表叔沈从文写的《昆明年景》,可是看不太懂,他自言自语地生气——“你是我表叔,可你写的东西我却看不懂,七角钱哪,不是个小数目!”

       后来和夫人张梅溪在香港呆了将近六年,新中国成立后,从文表叔第一个写信来要黄永玉回北京参加工作。1952年,他们带着七个月大的儿子黑蛮坐火车来到北京,次年黄永玉被安排到中央美术学院。

       《新观察》杂志办得正起劲,一次,编辑部的朋友约黄永玉为一篇文章赶刻一幅木刻插图。那时候年轻,一晚上就交了卷。发表后,效果不好,连自己也感觉这弄得太仓促了。为这幅插图,表叔特地找到黄永玉家里,狠狠地批了他一顿:“你看看,这像什么?怎么能够这样浪费生命?你已经30岁了。没有想像,没有技巧,看不到工作的庄严!准备就这样下去?”

       这些话给黄永玉的刺激很大,他真的感觉到羞耻。虽然这些话已经过去50年,却好像昨天说的一样,他总是以此加倍审慎自己。有一个时期,他喜画梅与荷,天天带着望远镜去圆明园画荷花,日积月累,竟画得8000多幅墨荷。他的《红晴白荷图》,荷花亭亭玉立,出污泥而不染,蜻蜒静立叶上,生意盎然;他画的《家乡红梅》,傲霜斗雪,清香四溢,堪称杰作。绘画除去各种画笔之外,还常用树枝、手指、丝瓜瓤等当笔。他作画神速,无论画幅大小,都成竹在胸,一挥而就。

        有关传统艺术系统知识和欣赏知识,大部分是受表叔的教诲。有一段时间,表叔用了许多精力在研究传统艺术,也为黄永玉打开了历史的窗子,使他有机会沐浴着祖国伟大传统艺术的光辉。黄永玉认为表叔这个人就是老子讲的“上善若水”,水是什么?水是滋养万物,而且永远往下,永远面对下层。还有呢,水滴石穿、温和,属于温和的人。而他自己不一样,自己是一团火一样的,解决问题是用拳头,不用笔墨解决问题的。

热词:

  • 鬼才
  • 黄永玉
  • 艺术
  • 国画
  • 搜索更多鬼才 黄永玉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