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刘海粟:打开中国人体写生之门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22日 15:03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文史集萃6》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20年代轰动一时的“人体模特事件”

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第17届西画系毕业班的教师、学生与裸体模特合影

        刘海粟是我国著名的美术界前辈,被公认为现代中国画坛代表人物之一,也是我国近代美术教育事业屈指可数的奠基人之一。大半个世纪以来,他披荆斩棘,开拓美术园地,殚心竭力为丰富我国和世界艺坛作出贡献。他的画笔笔生彩,幅幅见情,他借古喻今,熔中西画法于一炉而又自辟蹊径,形成气势壮美、意境深远的独特风格。

        刘不仅蜚声国内,在国际上也享有盛誉,―九二O年,他以中国新艺术界代表身份, 东渡日本,参加帝国美术院的开幕典礼并举办个人画展,他的画艺备受日本友人的称赞, 已故日本名画家桥本关雪誉其为“东方艺坛之狮”。在此前后,他曾多次西游欧洲,遍历英、法、意、德、比荷,瑞等国,学习、考察、讲学、举办画展。法国夙称“艺术之宫”,名流荟萃,群英毕集,是艺术家们“朝圣的麦加”,他在那里受到各种流派的影响并与举世闻名的现代画派主要代表毕加索和野兽派泰斗马蒂斯交游论艺。他的作品曾两次被选入法国秋季沙龙,其中油画《卢森堡之雪》为法政府重金购藏于专门珍藏世界名画的亦特巴姆国家美术馆,这在中国是第一人。在国内,与当时学术界、文化界、艺术界的康有为梁启超,章太炎.蔡元培,叶恭绰、柳亚子、吴昌硕等素有交往,他的艺术才华和勇于创新的精神, 曾受到他们的推重。

        老人在华东医院养病期间,我曾两次前往访问,受到热情接待。老人兴趣广泛,谈锋甚健,记忆力特强,几十年前往事,谈起来有声有色,如数家珍,仿佛发生在昨天―样。

        老人的一生,是不平凡的一生。一八九四年,他出生于江苏常州的一个书香之家,兄弟姐妹共九人,他是最小的一个。常州古迹毗陵,这里青山绿水,景色佳丽。他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中,加上家庭的熏陶,从小对变幻无穷的大自然景色有浓厚的兴趣,对美有特殊的感受。十岁进当地的绳正书院读书,已表现出绘画才能。他说他从小喜攻“乱涂”,学“常州恽(南田)派”,印摹白描花卉,稍长,对诗词、书法和历史广为涉猎,对秉笔直书的太史公司马迁尤为钦佩。老人草书苍劲笔意纵横的书法造诣,就是在幼时奠定基础的。十四岁来上海,入周湘主持的背景画传习所,正式开始学画生涯。

        辛亥革命第二年(一九一二),还不满十七岁的刘海粟,在乍浦路创办起中国第一所美术学校“上海图画美术院”(后改名为上海图画美术专科学校),积极介绍西洋美术,推进美术教育。学校设有中国画、西洋画、雕塑、工艺图案、音乐、图画音乐、图画手工等七科系,逐年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美术人才,学生遍及海内外。

        一九一八年十月, 刘氏创办的《美术》杂志问世,立即引起鲁迅先生的重视。是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每周评论》上发表了署名庚言的鲁迅文章:《美术杂志第一期》。文中说:“这一年两期的《美术》第一期,系当这寂寞糊涂时光,在上海图画美术学校中产出……其中虽偶有令人吃惊的话,……但开创之初,自然不能便望其纯一,就大体着眼,总是有益的事居多。其余记述,也可看出主持者如何热心经营及推广的劳苦的痕迹”。文中又说:“这么大的中国,这么多的人民,又在这个时候,却只看见这一点美术的萌芽,真可谓寂寥之至了。但开美花的,不必定是块根。我希望从此能够引出许多创造的天才,结得极好的果实。”可见当时鲁迅先生对《美术》这一新生事物的支持与期望。   

        五四运动前后,中国社会各个领域产生了―批叱咤风云的先进人物,他们忧国忧民,痛感封建主义对中国社会毒害之深,大声疾呼,奋起为“德”(democrscy民主),“赛”(science科学)两先生鸣锣开道。当时临时政府教育总长蔡元培,发表了《对于教育方针之意见》,宣传劳工神圣,提倡美育教育,主张以“美观教育作为达到实体教育之手段”,使刘深受启发,坚定了致力于美术教育事业的决心。一九一八年,蔡出长北京大学,锐意革新,鼓吹学术自由,高唱“兼容并包”,罗致各方人才前往北大讲学。年方二十四岁的刘海粟也在被邀请之列,他讲的是“近代艺术思潮”,蔡曾写了《介绍艺术家刘海粟》一文,向世人推荐这位不拘―格而又自成一格的艺术界新秀。

        笔者渴望了解画家的起步,看到他更多的早期作品、为了满足我的要求,老人和在病房陪伴他的夫人夏伊乔,拿出一本二十年代出版、由蔡元培亲笔题款的《海粟近作》画册,其中收有刘老自一九二三年到一九二七年所作的国画(主要是山水画)及油画十三帧,可以看出,从一开始,刘就具有大手笔的气派了。

        要说明刘老所经历的创作道路,引用诗人徐志摩的几句话,也许是必要的:“在西方,他(指刘海粟)觅得了密盖郎其罗、罗丹,塞尚、梵高;在东方,他倾倒八大、石涛。这不是偶然的好恶,这是个人性情自然的向往。”(见《海粟近作》题序)艺人师法自然,提倡旅行写生,“搜尽奇峰打草稿”,对祖国的一草一木,倾注无限深情。在他漫长的艺术实践中,我们确实感受到他实现了当年石涛所说的“在墨海中立定精神,在混沌间放出光彩”。

        画册中有几幅特别引起我的注意。作于一九二四年的《虞[山言子墓],画面上老树槎丫,林壑秀丽,上有吴昌硕的题词,文曰:“吴中文学传千古,海色天光扫古墓,云水高寒,天风瑟瑟,海粟画此,有神助耶?”少年海粟下笔如有神,使当时已届八十三高龄的昌硕老人为之心折。另一幅作于一九二三年的《九溪十八涧》,峥嵘奇崛,朴茂雄健,真是画如其人。左上方有郭沫若的题诗:“艺术叛徒胆量大,别开蹊径作奇画,落笔如翻扬子江,兴来往往欺造化。此图九溪十八涧,溪涧何如此峻险?鞭策山岳入胸怀,奔来腕下听驱遣,石涛老人对此应一笑,笑说吾道不孤了。”这首诗可说“画龙点睛”,突出了刘老几十年艺术生活中傲岸不驯的独特风骨。

热词:

  • 刘海粟
  • 中国
  • 人体
  • 写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