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一蓑烟雨任平生——观画家任重作品有感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07日 16:53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这几天看中国嘉德的拍卖,感慨颇多,一些作品被高达数倍股价拍走,还有一些大师级作品流拍,一直到活动结束,书画拍卖呈现多样化的百花齐放状态。

       纵观历史,书画独树一帜者大多性格骄戾,从隋唐侠义豪情,诗酒伴人眠到宋朝温文尔雅,花街柳巷酒辞颂,到后期元代和之后的壮志豪放,诗词书画在另一个角度诠释了什么叫历史。

       在这些历史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陶渊明和苏东坡。

       先且不说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释然心怀,单论苏东坡的千古传唱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其豁达的心态,心无旁骛的处世态度,令人佩服的很。而苏东坡贵为唐宋八大家之最富盛名的人物,诗、词、散文、书、画均有杰出成就,敬佩之余,更加钦佩作者游离于世间,心存于事外的豁然心态。

       在最近看的作品中,我又一次发现这种高远的心态所在。

       《溪边参禅图》,作者任重。

       喜爱古物,拍卖会参与过几场。收集过一些自认还不错的古物。偏爱古画。

       在现在画家中,偶见这一幅,喜爱良久。其一,作品会让你回到晋唐时代,仿佛笔下生辉铸就盛唐文化一般,笔墨凝重适宜,笔画轻重缓急有方,设色不局一域,人物环境一气呵成,青松古劲酋远,溪水流淌绢绵,配以作者咏志诗文和作品标题,整体意境和情节跃然纸上,仿佛眼前一般。

       之前细细观摩过好多作品,或以言志,或以抒情,或以邀功,或以营生。如同现在某些大家作品,晚年加重笔墨,卖画为生,或者染足仕途,空毁清名。

       这就是为什么画家说,真正的画品,要看一百年以后。这话任重说过。如同唐宋八大家留给后代千万人的影响一样,只要历史存在,他们永垂青史。

       他说这话是有底气的。任重先生的作品仿古出新,重工笔,不同于古代工笔画的晕染有方,他的作品,勾勒描写,每个笔画,每层颜料均一气呵成,如他所言,每次作品完成均仿如隔世一般。

       他没有老师,启蒙老师是作为绘画教师的父亲。这和太多的靠师出名门的大多数青年画家不同,心无他物,方可一心向佛。他的笔法看到八大家的影子,又有张大千的灵魂。

       从笔墨书画到金泥玉屑,这条路走的很沉稳,并且很顺。

       16岁开始国内外大赛崭露头脚,作品进入各类国家级画展,作品一出道便惊起世人赞叹,直到如今的拍卖价13万/平尺。

       令人惊呼并且深感惊愕的过程之外,是任重淡然的处世,低调的为人。难得的是,他至今未到不惑之年。看他的作品,很难想到他会是一个年轻的、锋芒毕露的画家,甚至词者。诗词本一家,书画同根生,任重体现的淋漓尽致。

       平生还未有幸与任重深入交谈,但他的作品,早已感动了我。我不想用过多笔墨描写他的作品,比如世人常说的,高古,浓艳。这不是他的风格,这是世俗眼中的画家,这是世人眼中的世界,当你高于一个境界的时候,你已经在俯瞰这个世界,任重便是。有幸看过他的几篇访谈,更深信如此。

       比如,他不避讳别人将他比作当世张大千。这是赞赏,画者心当如笔墨,可包容万物,鉴赏有度。在深层次来说,他更像是苏轼。这就是作者为什么要用苏轼的诗句做为标题。世人常感慨,唯先生一语解惑。而更可喜的是,他与苏轼阴历生日于一天,这便是机缘吧。

       但不同的是,他心中有画家的张狂,并乐于表现于言语之中。只有这时候,我们才能想起,他才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画家。

       可是论及心态,我真的要深佩服他。比如之前的《夜游赤壁》一幅作品,意境渲染,纸上千秋,看过之人均可察觉,在某个深夜,奋笔书画,勾勒渲染的任重,心早已回到千年前,与东坡居士把酒高歌,畅谈渴饮。

       这就是画家和画师的区别。

       你可以从笔下看到生平,或忆人,或述事,活生生的于色彩笔画中现于眼前。然而画家的笔墨,你看到人,看到叙事,又看到志向,看到历史,看到潮流,看到更替,看到兴衰,看到悲欢,看到向往。

       重新回到这幅画。我喜欢这幅画。同于古人的一点是,画家言志,松荷竹石。这幅画能看到这些影子,这是古人积累的东西,传承千年,我们一直将宣扬下去,奇松,涓流,酋石,加上一副安详表情的人物,任重作画当时,真已游历于名山大川,出入于古今之间。也许真正的大家均会有一个成长过程,一如张大千,作品诸多,仿古,仿自然,仿心,傲然世人。任重先生竟已将这三者融合,且离于尘世喧嚣之外的同时,又有年轻人该有的那份强劲傲骨。或者这就是仿心吧。从他三岁习画,五岁读《战国策》,至6岁背诵《离骚》,以及融合道佛两教的处世心态,高古这个词,早已不能完全形容他。

       曾经看过他的一些临摹作品,达到真假难辨的程度,然后聪明如他,又会于处理作品中有所展示,不同的风格,临摹的古人作品,你竟然深深看到他自己的影子,或者作品于言志表物的一方面,已经超然于他的心外。

       坊间传言他为现代张大千的一面,还源于他作画的心态。重笔墨,勤奋如异人。笔墨书画讲究到苛刻程度,清末古墨,拍买回如获至宝,剖开研磨又如同凡物,纸品搜集民国时期,颜料又加工以古方-搜集花瓣,细细研磨。每一步,均为还原作品最佳状态。我信他作画之时,作品早已于纸上,他的画笔只是一扇门,将至宝一一揭开。

       这都应和了他的一句话,作品应该是一百年以后的事情。颜料如同青春,百年之后,岁月的色彩渲染纸上,才知道作品真正的价值。这就是他仿古的特色,师从古人,师从心及自然,这才是作画的最佳状态。不师出名门,走出的路,比仿古派更加锋芒毕露,却比学院派低调甚多。

       我相信这是每个看到他作品的人由衷的赞叹。

       任重。画家。1976年生。每次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我便想起远在千年,抚琴鼓瑟,诗酒棋画,舞剑高歌的文人仕子,顿觉豪情尽现。就如同他的名字一般,由来于任重而道远,走的路途,皆为任重而道远。特别在当世,学院派油画犹如过山车般直面世界,油墨经由各种大型刷子于纸上粉刷之际,他的作品,更显弥贵。

       这就是画家。不为世俗感染,处世于心。他起于宁夏,美丽的城市,有落日夕阳,有荒漠原野,有长河古木,安静而弥远的城市。相信他如同这座城市一般,身于尘世,心已千年。

       他的这幅《溪边参禅图》,品过良久。苦于找不到好的词汇,又不吝于华丽的词藻来毁人至爱。深夜品一壶好茶,心至最安静之时,窗外虫鸣将作者带入历史,时光变为年轮,于千年之外,重现早已消失的时空、世事。

       犹如本人偏爱宋词一般,热爱唐诗,偏爱宋词。深感宋词之韵味深远,每句均细品有物,如同画卷,一一现于脑海。

       本来这幅作品一直未找到合适词汇,近来重看任重先生作品集《金泥玉屑》,又于某日忆起东坡居士的《定风波》,心中豁然开朗。

       世人遍是如此,或征功名,或趋近利,待人处世皆如此。而任重先生,早已穿越历史,和苏轼先生此诗一样,看事物,早已超然。

       一念成佛,便是如此。

       任重,完美诠释了这个词。

热词:

  • 画家
  • 任重
  • 作品
  • 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