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艾敬的寓言

发布时间:2013年06月26日 16:28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没有爱情的生活是贫瘠的。艾敬的装置作品“生命之树”(2010)对此做了视觉上的比喻:一棵光秃的树,长在荒凉的大地上,参差的树杈伸向天空,仿佛在祈求上苍。一只黑鸟立在树枝上,没有同伴,孤苦伶仃。作品的名字令人怅然,作品本身更在视觉上给人很大的冲击力,完全可以用来作塞缪尔·贝克特话剧《等待戈多》的舞台背景。《等待戈多》这部戏的世界观简单明了,它的舞台背景要求也如此:“一条乡间路。一棵树。晚上。”艾敬的作品完全由廉价的一次性筷子做成,更增加了作品的讽刺意味。在小铺子里大吃一顿的餐具在手,但什么吃的都没有。艾敬荒瘠的土地在等待营养——等待雨,等待爱情——正像贝克特笔下的两个流浪汉,永远在等不会来的上帝。

       相比之下,艾敬的有些作品只是装饰性的,尤其是那些漂亮的重复写着爱字的画。事实上,她几年前曾在纽约一家高级家饰店展出过几张这种作品。为什么不呢?在有些文化历史悠久的国家,比如说日本,经常这样展览艺术品。其实,艺术与日常生活的界限是很难划分的。(这个界限到底有没有存在的理由?)从艾敬这个展览的主题来说,完全可以打破这个界限。爱情本来就应该超越种族、社会阶层、国籍、年龄和文化传统。当今的室内空间可以很好地用表述统一和深情的绘画标志来装饰,就像早年老的家族喜欢挂祖先图和圣人像。艾敬的作品已经不局限于这种护身符似的作用。

       就像贾斯培尔·琼斯的旗和数字,或安迪·沃霍尔的系列名人肖像,这些作品——尤其当它们在博物馆展示时——提出了有关意义的问题:符号与意思的关系是什么?乍一看,每次符号(美国国旗,数字,玛丽莲·梦露,金宝汤罐)的出现都会带来相关体验的不同方面的感觉——意识与它的观察对象接触时会发生细小的变化。但单一性的处理很快会导致感觉上的迟钝。看这些画面如同反复听披头士的歌“爱情,爱情,爱情......你只需要爱情,你只需要爱情”。由于重复,我们意识到一个萦绕的记号——比如这里的“爱”字——其实自相矛盾。反复出现就失去了意义。用让-保罗·萨特存在主义的术语,意义只能产生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一种“情形”中。

       艾敬的大型装置雕塑作品“my mom and my hometown”(2012)很有力地阐述了这一点。一幅长十六米、宽六米的挂毯,边上坐着真人大小的雕塑。艾敬生长于中国东北部的工业城市沈阳,她小的时候,父母在工厂上班。艾敬的妈妈这些年来给不在自己身边的女儿织了许多衣服, 通过这种方式给女儿送去温暖和安慰。艾敬妈妈在家乡亲戚朋友的帮助下,把这些衣物都拆了,重新织出成百上千的长方块,颜色各异,各自写着“爱”字,连接成了这条挂毯。

       艾敬给她的展览起名“我爱:艾敬”而不是简单的“爱”,并非偶然。艺术家要的是爱的行动。对艾敬来说,爱是一种努力,是一系列善意的行为,不只是一个人遭遇的被动状态。它需要意志和行动,是人的行为,就像她妈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给她织了无数的帽子、围巾、手套、裙子、毛衣。玻璃纤维做成的女性雕塑所纪念的正是她勤奋无私的母亲,其献身精神可以与希腊神话中忠实的珀涅罗珀媲美。

热词:

  • 艾敬
  • 寓言
  • 艺术家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