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中国油画家徐里油画艺术风格之品评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27日 14:42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2006年香港苏富比“佛华普照”专拍会场上,一尊明代永乐铜镀金释迦牟尼以1.3亿元成交,一对明宣德鎏金铜金刚舞菩萨以5000多万元定槌,一个个佛像拍卖的天价纪录至今仍成为藏传佛像收藏爱好者谈论的焦点。藏传佛像早为西方人接受,收藏和研究风气盛行。美国洛克菲勒家族,收藏众多的艺术精品包括藏传佛像,声名享誉全球,其中有一件藏传佛像藏品极为特殊,那就是中国油画家徐里的创作——《四臂观音》图。这也是在中国油画界继陈逸飞之后又一画家作品被世界顶尖集团收藏。

       关于徐里麻沙岁月。大英博物馆收藏的麻沙版活字印刷,出自于福建北部的一个偏远山区,过去叫麻沙公社,也就是养育徐里成长的第一故乡,史学家朱熹、法学家宋慈、诗人柳咏,都出自这里,这个在福建具有文化历史底蕴的地方,在中国文革时期,接纳了很多下放的福建艺术界的演出团体和艺术名流,而那时候他恰巧被寄养在这里的一农民家。他和他的同学在小学时期、中学时期经常参加活动,无论是演出还是画画,无论是公社会演还是到省里会演,都能拿名次,因为教他们的老师都是各地下放的优秀教师。而宣传队的指导都是省话剧院,省歌剧院里最好的导演。1977年中国恢复高考,福建师大艺术系教授到了公社,徐里响亮浑厚的嗓音深得音乐教授喜欢,可他放弃了声乐专业,毅然选择了绘画专业,因为偏向于对绘画由衷的热爱。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寄养在农民家的徐里学生时期除了做农活,还经常拉板车到县城去卖大蒜,下课的时候到汽车站卖甘蔗、遇到乡下赶集的日子就在集市上摆一张桌子替农民修打火机、修手电筒等来赚取一些收入,去省城求学前就完成了最原始的资本积累。

       西藏采风。徐里三进西藏,足迹踏遍青藏、川藏、甘藏的山山水水。海拔四五千米以上的西藏,有时候这边是阳光灿烂,但50米以外却倾盆大雨,有时候风卷黄土铺天盖地,有时候突来一场暴风雪……一场自然灾害足以让生活在此的人瞬间消失。徐里觉得在那样的环境之下,藏民能够生存的很好,反过来说明一个问题,人跟自然的一种辨证的关系。人不可能改变自然,人跟自然比较起来非常的渺小,但是人又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之下生存的很好,战胜这种自然环境,所以反照过来变成人的高大和伟大。曾经有一天晚上9点多了,气温零下20几度,他看到地图上有个小点,就在那里下了车。下车以后有一座房子在那,但找不到人,没吃的,没住的。零下20几度,就背了一个包。怎么办呢?后来看到远处有灯光。在西部戈壁滩上,远处有灯光,走过去却用2个小时,发现那是西部的一个大监狱。他只好找监狱的管理员,恳求管理员让他在监狱里面住一个晚上,管理员看他是画家,出来体验生活的,答应了他。

       凉山拦车。凉山,那个地方目前也是比较艰苦的,徐里去了3次。他要到乡村里面去搜集一些素材,可是没交通工具,正好第2天是乡下赶集时候,他找街上的补鞋匠,问他有没车到乡下地方去。鞋匠告诉了他,果然让他搭上了一辆很简陋的车,一路颠簸着出发了,去乡下的公路很小,而且一半是悬崖,转弯的时候,整个人似乎要栽下去,车厢里人抓着人,脚也不知道有没有在车厢里站稳,心提到胸坎上,实在感到很危险。到了以后,采风啊搜集资料啊,结果返回时,没车了。没车怎么办呢,有一些拉木头的卡车会经过,但不熟悉,司机也不停。实在没办法,后来看到汽车来了就大老远的不停招手,然后啪地躺在路上,司机看到他和一群人躺在公路上也不敢压过来。一停车就急忙跟他说明原因,为什么,要到什么地方去。徐里说连交通都这样不便的地方,反思祖祖辈辈生活在那里的人民,自己就会对人类这种适应环境,战胜艰险的生存能力发出由衷的感叹。

       徐里油画系列。徐里的创作,来自于对生活与历史的理解和感动,按他的归类,可分为三大类别:一是西藏系列,吉祥雪域和藏传佛像;二是古丝绸之路系列;三是海外写生系列。他创作的西藏人物表情泰然自若,神闲气定,辅以神鹰、骏马、玛瑙等吉祥物为背景或装饰,用色明快华美,笔触粗犷豪迈,表达对西藏的热恋对藏民的赞颂和祝愿。他觉得“朗久旺旦”(吉祥如意)是人类最合理、最美好、最崇高的祈祷、祝福和追索,于是,“吉祥雪域”在他的画布上诞生了。“吉祥雪域”系列最有代表性的作品是《天长地久》,这幅力作1989年9月参加第七届全国美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获铜奖,同时被中国美术馆收藏,那年,徐里还不到30岁。《天长地久》以最具藏族特征的祈祷场景构图,略加变形夸张,画面三人自成一个盛大的气势,中间一个藏女,豆蔻年华,身着花团锦袍,腰缠羔羊围裙并饰宽幅的兽皮带,胸垂璎珞项链,佩戴珍珠别针,足蹬脚尖上翘的藏靴,雀跃含情,长发披肩,体态丰盈闲畅。膝下一只小吉羊,形貌祥瑞可爱。藏女左右两旁,各有一位喇嘛,如同铁塔耸立,神情威猛。左边的那位喇嘛手持号角,仿佛随时都可以吹出震人心弦的绝唱;右边的那位喇嘛则手掌雏鹰,象征高原雪域的神圣洁净。《天长地久》采用中国画的大笔触,藏族传统的釉陶纹饰及门面建筑的格局,民间单纯明快的线描重彩,兼施西洋古典的透明罩色,表现了藏族同胞豪迈、粗犷、豁达的民族气质和博大、宽厚、乐观的精神风貌。徐里表现人间“大爱”的藏传佛像作品,有《四臂观音》、《释迦牟尼》、《吉祥天母》、《莲花生大士》、《白渡母》等,创作以朱红和金黄为主调,笔触柔软厚实,仿佛绒布编织而出,画面光辉灿烂,众佛神情栩栩如生,他们端坐于莲花宝座之上,仪态安然美妙,那酣畅的油彩所表现的壮丽辉煌融和细腻的刻画体现出来的庄严与典雅,使人如感佛从天降,亲临眼前,清澄明净却又显得深邃神秘。豪爽率真的他偏爱宏大叙事,突兀的怪崖乱石,流沙中的断壁残垣,巍峨的雪山在沸腾的金色中燃烧,横亘的山峦在灿然的艳阳下静释流逝的故事……这些画面表现在他的古丝绸之路系列中,寄托着一种激越的时代精神,或是渲染一种宁静致远的情趣,或是象征着烈士暮年的慷慨感怀,是否还潜藏着一种深婉的隐痛和反思呢?总之,画家以现代意识描摹自己胸中的丘壑风云,抒写出高原的阳刚气质和绿洲的阴柔情致,使人感悟到一种智慧的、醒悟的、欢乐的哲学,一股天工清新的激流,沁人心腑。他的海外写生如同炫丽的天织云锦,以他极富感性的心灵,尽情地挥洒出一篇篇动人的凝固乐章.这些写生,异域情调浓厚,深得写意画的洗炼、酣畅、恣肆、传神。笔触的劲健和奇纵,色彩的火辣与敬穆,随机生发的活泼和激变,冷暖之间,正奇有度,真挚率意,曲尽其妙,正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也是画成法立,别开生面。徐里的的油彩和画笔中带着粗犷的优雅,带着质朴的高贵,他用悠远哲思的美学,以赞歌的形式传达着对乡土之爱,对人民之爱,他的艺术追求在于能够表现和谐社会,民族团结,世界和平,他传递的是人类一种精神领域中的不朽与永恒——中华儿女品质之美,东方文化之美,世界艺术之美。

       油画做为西方的画种传到中国,也仅仅一百多年,这颗国际艺坛上冉起的新星——徐里,他的创作实践,走的是现实主义的艺术道路,每次作画,从立意、构象、到用色、写形、布局,他都要经过仔细认真的琢磨,力求到达“通神”的境界。如果说先前他经过严格训练,掌握了相当纯熟精湛的技艺为他造就了到达成功的基础,那么他善于从实际存在的客观现实生活索取无穷无尽的素材,则是促使他跨进成功艺术宫殿的坦荡大道。他有许多本“悟对”的手册,“迁想”的稿本,即是他活笔的手法素描的积累或初步构想的设计,从形象的每个细部到整体的置陈布势都经过精心的设计。他的创作规范类似春蚕吐丝,总是把客观现实生活这张桑叶一口口地细嚼下去,直到化为自己的营养才吐出晶莹光洁的蚕丝来。他既充分珍视传统,而又不视之为唯一合理的逻辑,他试图着力于从更深远的文化历史背景揭示积淀其间的民族精神以及人物性格丰厚的内蕴,向着雄浑有力、大气磅礴、理趣盎然的境界拓展。他想到的是如何结合中国的国情,结合中国灿烂的传统文化,使油画在技法与精神上得到中西融合。徐里是位油画家,同时担任厦门文联专职副主席、福建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及厦门大学、集美大学等院校客座教授、经济日报集团《美术家》副主编等,很多时间用在组织文化交流活动上,他多次筹集资金组织中国油画家到鼓浪屿写生,通过绘画艺术让中国多了解厦门,让世界多了解厦门;今年12月,他作为中国油画学会海峡两岸创作研究基地副主任的身份将和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靳尚谊等中国著名油画家举行两岸画家画两岸活动,来展现海峡经济区的建设成果。正如徐里开阔的艺术心灵,他思考的不仅仅是一位艺术家的追求,表现一位艺术家的个性张扬,他还思考如何让福建的画家多出作品出好作品,他等待的是艺术集合体的发展,传承和不断的超越。这位油画家用一组浩浩荡荡的风景画——永恒的辉煌,诠释对古丝绸之路璀璨历史的赞颂,作为他油画艺术的敬仰者,则热切期待和竭诚祝愿这位油画家独特的艺术风格与高尚的艺术精神在国际艺坛上焕发永恒的辉煌。

热词:

  • 中国
  • 油画家
  • 徐里
  • 油画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