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感悟丹青

发布时间:2011年10月19日 15:47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记得三十多年前,还是上小学的时候,一天放学,当我即将迈出村上那座破败的古庙大门的时候,抬头瞥见墙上鲜艳的“批林批孔”专栏中赫然贴着我从《红小兵》杂志上临摹的一张批判孔夫子的画时,望着我们的至圣先师可怜得只剩一副骨架,委琐地举着一面残破的“克己复礼”的旗帜,我幼小的心自然而然地笑了,从此对画画的兴趣就愈发浓厚了。这次“发表”,后来知道是沾了我的一个插队在我们村上,尔后又被提拔到我所就读的那所乡村小学当老师的表兄的光。我至今仍然佩服我的这位表兄,他能打毛衣,能纳鞋底,比女人还快;能双刀飞快的剁肉糜;能修无线电;春节,他写的春联和用绘图纸制作的毛主席诗词四条屏,让我家的草屋增色许多,甚或引来许多乡邻的艳羡。下雨天在他狭小的宿舍吃他用煤油炉煮的米饭和咸菜蛋汤的时候,又让我感到不小的骄傲,那时我们所有的课他都能上,好象没有他不会的,他的名字叫韩崇敬。可惜他那么多的本领我都没有学上,只有对绘画的兴趣由此而一发不可收。

       十数年前的一个冬天的黄昏,当我在姜堰二中的四楼,在一个用过道隔成的办公室里,顶着瑟瑟的北风,一边抖抖索索地临摹北宋范宽的《溪山行旅图》,一边体会如徐悲鸿大师所说的“线如铁条、皴如铁钉、山如铁铸、树如铁浇”般的苍茫和厚重的时候,当我不得不用口中的热气呵开笔端的冰碴,去努力找寻范中立的雄浑与沉稳的时候,古人在绘画中常题的“呵冻”二字忽然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平常读画,遇此二字,没有体会,总是漫不经心,偶然情景与古人合,瞬间便约莫悟到中国书画的沉重和艰难,于是,黄公望、徐渭、唐寅、朱耷、黄秋园们的困顿与坚劲便如在眼前,一丝苦涩、半丝感喟油然涌上心头,直到今天。笔端之冻,似乎还好呵!艺术之冻,何时才能呵开呢?我不知道。这时,我又想到晓峰先生赐我画室名曰“滴石斋”,大约是取“水滴石穿”之意来勉励我。细细咀嚼,头皮有点发麻!以个人生命之水,要滴穿艺术的石头,好象也绝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不过,这过程倒是蛮有一些悲壮的意境。其实,中国书画这条道上,苦修的艰难自然是有,觉悟的快乐却也不少。管它呢,慢慢呵吧!慢慢滴吧!

王兴来

责任编辑:张筱曼

热词:

  • 国画家
  • 王兴来
  •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