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笔蘸真情 墨有精神——品读张永生写意画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01日 17:35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点击进入>>国画家张永生个人主页

  次与永生兄相逢,是在去年的岁末一位好友的临这际。此时他离故乡去葫芦岛工作已十七余年。此去韶化飞逝,物是人非,而永生兄依如当年英俊挺拔,书生意气。最让故乡的朋友们感动的是,他多次从异地风尘仆仆地赶来,给危在旦夕的友人予以极大的临终关怀与慰籍。当我们送完朋友的最后一程,几个友人来到了一处居所,永生兄信手操起案几上的笔墨在展一的宣纸上即兴勾勒出了一幅写意人物。寥寥数笔,画面上表现的恰恰是刚刚故去的朋友和我们从前在一起的情景,笔之精妙、墨之酣畅,情之所至,叫人感佩。人品不高,落墨无法。此时才知道面前这位情深似海的朋友已是名誉辽西的画家,现为葫芦岛市渤海画院的副院长,作品已多次参加全国、省、市以及行业系统书画展鉴并获奖,有的画作还作为礼品馈赠给了国际友人。

  古人云:做事先做人。书画之道也是做人之道,书画艺术含纳天、地、人,精、气、神,包括着人文意象和人格旨趣。这种具象性与抽象性的统一,体现出的一种品格,正是永生兄所追寻的笔墨精神。在与他的交往中,从点点滴滴的小事和接人待物的细微之处,看到了永生兄的君子风范与做人的品格。他把这一切都融入了他的绘画创作之中。

  虽然从小就耳濡目染,受到家庭艺术氛围的影响,但因为客观的社会原因,他没有受到系统的艺术教育,基本上是靠自学、靠实践,一步步地走进艺术殿堂的。永生8岁时开始跟爷爷学书法,很小就受到妈妈的绘画与刺绣的熏陶。少年之时习书画、情发则随手点簇。但绘事不难于写形、而难于得意、得其意者、是在笔墨形似之外。年龄稍长、兴趣逐步转化为理想与热情。一个是学习古人的东西,一个是学习在大自然的东西,然后再结合自己的感受,再把它们表现出来。艺术的创作取之于自然,它是大自然的浓缩,自然是艺术创造的灵魂。到自然中去,用虔心、热情、自信的态度审视自然、感悟自然、用主观的意识形式理解自然、创造自然。看真山水、写真性情、在写生的基础上写意、写趣、写心。来传递出自己内心对于自然的感悟,加强画面的意象性。若干年后,在九寨沟的百骏激情便是他对自然热爱积淀的爆发,豪迈的挥毫使他的书画艺术在此基础上,更上了一个新台阶。

  墨有精神,笔富生活。像许多成功的艺术家一样,永生的绘画艺术之路也充满了大胆探索和尝试精神,使自己的画风处于不断发展变化之中。自古以来,在传统绘画中,笔墨语言内涵的丰富性、隐语性极为复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笔墨语言包涵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是材料工具的我及把握;二是传统文化背景对笔墨形式的渗透及这种渗透所造成的文化性格。前者关乎水墨画的物质本质,后者关乎水墨画的精神传统。在此层面上他的水墨画吸取了水彩、水粉、书法等艺术形式精华,具有强烈的个性色彩和构成意识。早年还尝试“水中法”作画,将矾水,浆水和胶巧妙地融合于一体,有规律地浸润画面,使画面色彩肌理效果丰富,使人物画淡雅素静,大面积的布白让人联想丰富。

  是观其作,数妙并焉。图画百物,品类生灵,写载其状,托物丹青,随色象类,曲得其情。永生的画以人物为主,兼顾其他。他主张继承传统,博采众长,外师造化,不断开拓新的表现形式,注重以神写形,以意传神。他泼墨而成的写意画作,仿佛在言说着一种妙不可言的天地生灵之大美。永生的一系列泼墨长卷,气魄浩大,灵性十足,是大背景下的群兽在空灵中的生存的壮景,仿佛原始的图腾,在旷野中组合与编织成的一曲欢快的狂舞曲和奔腾着的交响乐。

  《百骏图》是泼墨写意画,全长共十八米,五个小时画完。在中国画史上也是少有的。《百骏图》是原生态作品,着墨轻重缓急有序,泼墨一气呵成,全卷空透而不压抑,悬空露白之处质感分明,层次感极强。奔跑中的骏马泼墨或浓或淡,把马之无拘无束、顽强刚烈之天性淋漓展现,倾诉着作者对自然狂野的追寻,图中卧马自由自在,轻松中透着慵懒;相拥相吻嬉戏之群状显示着主人公乐观的人生态度。生灵间的兄弟之谊也流露其间,颠跑中更有无比天伦之乐;偶尔一匹深思的孤马缓缓而至,虽在群中又在群外,或许它在独自体会失恋的无奈。一匹、两匹、一群骏马飞奔向前,虽无定所,姿态百异,但驰中有序,静中有情,如同一棵野生繁茂之树,艳枝百出,新鲜夺目。整个画面是宏阔的、构思是简约的、思绪是多情的、笔墨是轻柔的。

  《高原魂》中,牦牛虽近在咫尺,但着墨浓烈,给人一种超然的神秘与想象的空间,牛背上寡欲的男人一心一意对待同样的生灵,把爱全部倾注在牦牛之上,而别无他求,生火做饭的两个妇人忙碌而沉静,传达出她们对高原生活与自己家乡的满足和眷恋。

  《百鸡图》中人性化的鸡或静或舞,或挑衅啼鸣或共眺远方,或飞奔若云给人以无限遐思……整幅图不乏团结、和谐、美好之氛围,俨然一种宁静后的必然。

  《群鹰图》里的鹰,雄伟英豪气象不凡。高空悬崖、饥鹰厉吻、雨夜霜寒所构成的一幅勇敢者的天堂,画面动势奇绝。可理解为永生兄用自己的语言符号表达出的一种霸王之气与阳刚之美。

  近年来,永生兄在深入研讨传统动物花鸟画的同时,又致力于人物画的创作,给人以焕然一新的享受。这些新作既表现出他传统笔墨的深厚功底,笔意纵横、墨味盎然;又表现出了他对现代题材和表现形式的探索和追求。他对绘画本质,特别对中国画原理,有了较深入的理解之后,他的兴趣和注意力逐渐放到用笔墨来营造绘画意境上,这首先反映在具有古意的人物画创作中。他的水墨人物,立意新颖,笔墨简约,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风神畅达、灵动隽秀的个人风格。他的人物长卷《五百罗汉图》正在创作的酝酿之中,我们正期待他的成功。

  永生说:在我的内心世界,绘画能唤起一种高尚的情操与生存的激情。如果剥夺了我对画的爱、对美的追求,也就剥夺了我人生的兴趣。他已意识到,中国画凝聚其中的绝不是一种形式,而是一种精神。是我用笔墨,不是笔墨用我,才能达到笔墨的最高境界。永生已深悟点线是世界之始,黑白方圆能包容大千。

  浩气壮如长虹,天也;精神见于山川,地也。在他面朝大海的画室里,左手大山,右手笔墨,耳听潮起潮落,眼观日月交替,生命与天地精神相往还。仿佛他正站在画案前凝神静气,心无旁骛地面对一张宣纸蓄势待发,眉宇间仍透着几分英俊和威猛,只见他把毛笔伸向墨池,然后又果决地以饱蘸浓墨的笔划向纸面,初雪般的白纸上留下一道道线似的墨痕,这是一块被犁开和耕种的土地,只要沉下心来,脚踏实地,努力耕耘,沃野上也会墨分五彩,春华秋实。

(作品:冯博,2009年春月于清欢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