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宋彬--古玩市场要正本清源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18日 15:04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点击进入>>国画家宋斌个人主页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记者很难相信眼前这个33岁的优雅男士早已成为京城古玩界举足轻重的策展人和艺术评论家。“古玩收藏是门很深的学问,想入门除了有资金之外,还要经历一个漫长的学习过程。其中,金钱的付出和眼力的提升未必成正比……”

  先定义文物  再鉴定真伪

  商报:近年来,随着我国国力的增强,大量海外回流文物涌向内地,应该怎样看待这个问题?

  宋彬: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在世界上47个国家的超过200家博物馆中,展示着160多万件中国国宝,而散落在海外民间的中国国宝更是不计其数。这些宝贝流出国门的方式不尽相同,有的是被列强掠夺走的,有的是被国人带出去的,还有一部分是正当交易的。

  海外文物回流,在这两年搞得很兴盛,我认为这是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经济的腾飞。很多文物在国际市场上的价格都没有在中国本土卖的值钱,另外,随着人民币的升值,世界对中国经济都充满信心。就我个人而言,我也是海外回流整个过程的见证者。因为北京古玩书画城是最早设立回流文物专展的收藏市场之一。当时书画城中近30家台商集资做这件事情,开了文物海外回流的先河。

  商报:就目前而言,海外回流文物中也存在以次充好、以假乱真的情况,怎样规避这一弊端?

  宋彬:任何一个市场都有合理和不合理的一面。由于人们普遍有一种从众和扎根收藏的心理,因此在海外文物回流很火爆的时候,的确有一些人造假,有的是把一般工艺品按文物定价,更有甚者把本来没什么价值的赝品先托运到国外“镶”一层“金边”,再回来冒充“海归”。

  但是,这样的问题毕竟是少数。有些时候不要说赝品,就连真正好的东西都未必能参与中国市场。目前,我们应该做的就是给古玩下定义,只有知道什么是古玩,才能鉴别真伪,否则打假就无从谈起。

  不提倡做赝品  但提倡市场繁荣

  商报:目前,全民掀起收藏热。但是,在这个市场里经常能听到某某人因为买了赝品倾家荡产的事例,怎么看待造假问题?

  宋彬:古玩收藏是门很深的学问,想入门除了有资金之外,还要经历一个漫长的学习过程。其中,金钱的付出和眼力的提升未必成正比。市场上有赝品,但与其他的假货相比,赝品对人的身体无害。

  古玩和工艺品的最大区别就是年代问题,今天看来是个新器物,到500年后就是文物,这是个历史传承的过程。我不提倡做赝品,但我很希望这个市场繁荣兴盛。而对于投资者来说,区分真假是不上当的最基本条件。很多时候,人们上当的根源就是“捡漏”心理在作怪。但是在潘家园这样的地方,只要你去的早,就有可能花10块钱捡到天漏。花10块钱捡到“漏”和花100万元打了眼,都是普遍的市场现象。

  商报:人们搞古玩收藏的意义是什么?

  宋彬:这就是古玩的动能,包括审美需要、学术价值、收藏价值和升值价值。齐白石先生早期的作品并不值钱,大概几元钱一幅,要是当时有人慧眼识英雄,把他的作品全部买断,现在这些画的价值不知道要翻多少倍。

  没有不赚钱的行业  只有不赚钱的企业

  商报:盛世兴收藏,现在全国范围内各式收藏市场林立,这种现象对收藏业有怎样的优势?

  宋彬:店铺多了,行业的地位就稳固了。比如我有10块钱,以前我只能把它给一个人,让他做一件事;现在我可以平均分给10个人,即便其中有几个人没做成,但还会有其他的补上。在我看来,没有不赚钱的行业,只有不赚钱的企业。虽然现在大家都能参与收藏,但还是应该专业人干专业事,否则肯定是内行人赚外行人的钱。比如我个人对书画很了解,那么我才有资格做艺术评论家。你要不懂行业,就很危险了。

  商报:往往专业人手中没有资金,这个问题怎样解决?

  宋彬:文化搭台,经济唱戏。大力发展文化创意产业的根源就在于此。古玩市场的交流空间很大,古玩流通能够产生价值和税收,另外,国家的政策扶持也很重要。中国文联的一个领导曾经说过,从事文化的人们赶上了一个好的时代,行业内部人士应该珍惜手中的饭碗。

  商报:收藏市场众多,劣势在哪里?

  宋彬:就京城而言,古玩市场有点多。很多人的定位没有找准,原来从事家居用品的现在都在做古玩。挤爆市场就会形成恶性竞争,也会产生泡沫。

  拍卖市场走向极端  画廊有待正本清源

  商报:随着古玩热,拍卖在近两年也火爆起来。作为圈内人,怎么看屡创天价的拍卖成交纪录?

  宋彬:我给你讲一个例子。前两天一家拍卖公司董事长请我过去看他们的预展。当时他让我判断一下这样拍卖有多少是“不对”(行话,即赝品)的,我转了一圈,告诉他,我觉得60%都是“不对”的,他不作声了。

  再讲一个例子。我参加一场书画类的拍卖会。台上拍品100幅,台下竞拍者100人。每成交一幅画,就走一个人。到最后,本场成交比例99.9%。再一打听,那些画都是被画家本人的委托人买走的。

  拍卖行业已经走向极端,以前很多叫文化公司的都改做拍卖了。资本市场令人神往,但是再高的塔也不能离开地。拍卖公司作为二级市场,的确存在炒作和泡沫,而作为一级市场的画廊,更应该正本清源。我不反对另类,但是那些拿着伟人肖像开玩笑的画家很有问题。画家的成长需要艺术市场来引导,需要资本市场来辅助。同时,他自身的创作也要有个性有创意,不能太前卫,更不能把自己绑在传统的树上不下来。

  古玩市场同样存在价值规律

  商报:能否从一个圈内人的角度评判一下古玩市场的价值规律?

  宋彬:一个企业再强大,不能挣走市场中所有的钱。在古玩收藏的金字塔上,处于塔尖位置的孤品很少,曲高和寡;中间地带藏品最多,易于普及,传播速度也快,“养眼”人数也最多;而低端市场人更多,但一些大众收藏市场过于低端,前景不太明朗。

  艺术家的艺术作品不管是什么,曲高和寡没有用,必须在追求艺术理想的同时考虑市场,用艺术和市场两条腿走路。其间,行业本身要自律,从每一个人做起。据我了解,大的店铺很少卖假货,因为它的商誉得来不易。要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把精品意识吸收到血液中去。

商报记者 崔吕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