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美术台 > 画廊 >

柯文辉:占山的乡土油画

发布时间:2010年11月08日 16:53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转载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点击进入>>油画家占山个人主页

(一)

    先哲们都赞美创造性劳动是文明之母。

    当劳动果实为其创造者所享用时,这种讴歌肯定了历史推动力量的应得地位而诗意盎然。

    如果大量社会财富被阴谋家掠夺再去美化奴隶劳动,就是丑恶与虚伪。别林斯基在批评果戈理第二部《死灵魂》的信中说:“世界观的缺陷能使艺术家毕生劳动化为乌有。”上世纪末,契科夫在库页岛记载了流刑犯被警察锁在手推车上从事苦役,这类画面只会激起人们对沙皇的厌恨,无美感可言。法国绘画大师米勒创造了《拾穗》、《晚祷》等名作,有田园诗般的美,也许远离了贫富对立,但画中人不是奴隶和囚徒。

    最近二十年,中国农村人口与土地的潜力得到喷涌,构成了和古代不同的现实,与1953-1977年相比也面貌一新,这是民族智慧同勇敢所推出的伟绩。

    十四岁后才离开农村的占山,得时独厚的赶上了前辈乡土艺术家颇难想象的成长背景。长者们在识与才方面绝不亚于他,其中一些人却只能让坎坷虚耗了岁月。占山珍惜来之不易的幸运:即艺术家与他作品中的人和大地共同拥有息息相通的喜悦。为此他的画笔勤勉地挥写着青春的思索、旺盛的能源。

(二)

    “我多次走过自己画中的每一条路。铭记着小路在骄阳下的灼热、冰雪上的幽冷、路旁芳草的舞姿。直到入城进中学,寒暑假期仍旧回乡干活儿,一天能挣到四个工分。割草、放牧、摘棉花、割麦、积肥……做起来忘了劳累,收工后吃什麽都香,喝井水也甜……”占山的自白很实在。

    童年经历的原始印象,常常定下一生爱憎的基调。与后来尝到的百味水乳交融,蒸馏为创作酵母,其浓烈的光时时反射到色块里,不可预约,难以估量。没有内在的矿山和源头,他今天便不会画画。

    到过南极的科学家归国告诉同胞们:“冰山浮出大洋的体积,不过十分之一二,水下要占十分之八上。”海明威解释作品与艺术家占有素材的比例,也说过近似的话。

    小学的窗口是固定的,但窗外的阴晴风雪、朝明暮暗,二十四节气内的树和草、蝴蝶、蜂儿、鸟儿、蜻蜓、兰花和荆莽变化多端,让孩子们偶尔侧目,常看常新。

    乡村事物,包括人际关系,总是复杂中有单纯、深沉外面罩着明朗。给爷爷递上一条黄瓜,学会几句儿歌;大人们围炉说古时听一段《三国》、《水浒》、《西游》插曲;红白喜事中土乐师的唢呐大笙,元宵夜细吹细打的箫笛锣鼓;集市上的卖药郎中的贫嘴,街头耍戏猴的流浪艺人……都会钻入儿童的视听,日后不断反刍土香。

    劳动及故土风俗,充实了占山的画境,画又撩起我们的乡思。

    孔尚任在《桃花扇》一剧里借老赞礼的嘴发出感慨:“怎知道我老夫便是戏中之人!”
微胖持重的单身绅士福楼拜与《包法利夫人》的女主人公的品位相去千里迢迢,作家却喊出:“爱玛就是我!”
传闻语及《关汉卿》与《蔡文姬》两剧时,田汉和郭沫若也有类似的自剖。

    四部作品不应等量齐观,为什麽内心独白都异口同声?

    占山是处于攀登阶段的年轻人,任重道远,不宜妄比前修。他笔下的农村人物,立体感有强有弱,但均是怀着同等的爱画成的。对其中某些形象,不分年龄与性别都可以说:“这人就是我!”

    多少自豪和更上层楼的渴望,都藏在这五个字内!

(三)

    十多年来国内外出版了大量知青题材的小说与戏剧。这里不想具体分析代表作的得失,只能简单地将作家列为三种:

    一类是王晓波型,西方现代感与中国地方色彩,使小说碰撞出学者的思辨光芒。走过油滑的沼泽而未陷入泥沼。出色的艺术家每每带有思想者的睿智;思想家则不一定是艺术家。他的早逝令人惋惜,这条路还有人在走。

    一类是梁晓声型,读书刻苦,反思消化在人物的遭遇中,敏锐、真挚、淳雅。表现手段日趋浩瀚。

    上两类作家为数寥寥,视野都不受知青题材的限制。经过一段时光的沉淀与补给,如果书卷味与生活的结晶能相互辉耀,将产生史诗。

    另一类作者被自己的昨天捆住了手脚,仅能做些速写素描,随着时光的推移,再现生活外部流程,共鸣的圈圈日益受到压缩,影响趋于微弱。肉体死灰不可复燃。久久休眠的艺术灵气遇到重大转折,那时修养已有提高,还能复活,只可惜这类先例不多,无望的乐观和绝望同等地虚妄。

    占山想超过第三类,立足二类,争取一类。

    生命仅有一次,他企盼取得可望可及的突破。

    民族化不是在油画布上营造前贤获得过的水墨效果。首先是突出具体时空条件下人的精神风貌。抓住现实本质,才有永恒意义。东方美学的冲虚、淡雅,人天合一的师造化,掘心源,用刷子(油画笔)也能达到高境。总有一天,油画家内会产生新的王维、元四家、明四家、四大画僧,取得世界威望。

    画,被读者们一览无遗地看出是华人做的北中国农村场景,是百里之行走完第一步。让作品流溢出几千年文明的壮彩,要苦耕一生。从模仿西方主义到洞悉此路不通,又不能闭关保守,经过几代几十代人的消耗与接力,方能完成新泛美体系:即知古不泥古,把握西方文化源头而不重复其原体末技,回归写意是为了升华,让道统帅艺,艺统摄技。东方文化必须独树一帜,才可以对世界艺坛做出天愧于人口与历史的贡献。

    唐人白居易、李绅元结的悯农诗充满人道。较之酒肉臭的朱门主人,诗人们站在楼上的同情已十分难得。占山是农民大河里的一朵浪花,整体中同呼吸的一员,画中有许多话要向观众倾诉!让我们跟他一起进行当代农村抒情诗境的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