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中华诗词 >

雍文华点评稿

发布时间:2013年02月01日 17:54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中华诗词学会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原作 
作者:利选民
                
                  死海遊(二首)
                    路上

       漠漠黄沙间棘藜,盘桓砾径似斜梯。
      
       驱车海下千寻处,不访龙宫访地脐。

                                渔歌子·游死海

       碧海茫茫水不流,身如苇叶任飘浮。轻荡荡,乐悠悠,人生烦扰一时休。

       一诗一词,蕴思含毫,游心内运,放言落纸,气韵自成,看来先生学诗,已经登堂入室。
      
       游死海,题材独特,因此意境的营造需要费一番匠心。《路上》,“漠漠黄沙”,远景,意象阔大;“盘桓砾径”,近景,意象细小。
      
       “驱车海下”,极深之处,与前两句又是高下的对比,仍是空间意识的表现。作者深知:田园山水画面的展现需要空间的表现,需要诗人对田园山水全貌所怀的空间意识。这种远近、高低、大小的对比,就是表现空间意识最普遍、也最重要的形式之一。“千寻”,这是巨大的空间落差,不比寻常,十分奇特,最后逼出“不访龙宫访地脐”一句来,完成了独特的意境营造:龙宫已深矣,而所访者不是龙宫,而是世界陆地海平面以下有地球肚脐之称的最低处。
      
       《渔歌子·游死海》,“碧海”二句,突兀而起:茫茫海水“不流”,人置身海水之上,却如苇叶飘浮。物性如此反常,正是事物奇特之处。作者体物深切,描绘精工,紧紧抓住事物的特点。“轻荡荡”三句,就景抒情,写自己身处死海而能轻松、快乐、烦扰齐休,自是词之惯常作法。人谓“真字是词骨”。刘熙载《艺概·诗概》云:“诗可数年不作,不可一作不真。”诗如此,词以言情为主,更需如此。沈祥龙云:“词之言情,贵得其真。劳人思妇,孝子忠臣,各有其情。古无无情之词,亦无假托其情之词。柳、秦之妍婉,苏、辛之豪放,皆自言其情者也。”(沈祥龙《论词随笔》,《词话丛编》,第四册,第4052-4053页。)作者真实感受如此,亦可以依题缴卷了。但此种情思,毕竟太过平常,按艺术创作出新的要求,就显得不够了。这方面,前人的很多独特的感悟值得我们去仔细揣摹、效法。如:
      
       客路青山外,舟行绿水前。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
       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
                                                      ——王湾《次北固山下》

       虽是感时怀乡的情思,但“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一联,写海日生于残夜,江春闯入旧年,深刻地表现了新生的美好的事物不可抗拒地取代陈旧的、黑暗的事物的哲理。又如:

       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萧萧暮雨子规啼。   
       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
                         
                          ——苏轼《浣溪纱 游蘄水清泉寺,寺临兰溪,溪水西流》

       由溪水西流,而想到人生可以再少,人可以摆脱宇宙无穷,人生有限的悲剧。虽然只是一种向往,但却表达了一种蓬勃向上的生命意识。
      
       因此,《渔歌子·游死海》的词旨尚可深思提炼的。   
                                       
原作
作者:骆华桂
           
                      清平乐·与诸诗友会杭州人家
      
       故人有约,月色穿帘幕。酒豁诗怀何磊落。一片闲情如鹤。    
      
       休言日月匆忙,天教分付疏狂。看淡人间清浊,悠悠梦入沧浪。

                         临江仙·会岳敢、君立诸友

       暖酒浇平块垒,湖山遥对帘钩。相逢难得似闲鸥。我吟金缕曲,君赋曲江秋。     
      
       幻世缘由因果,浮生爱恨情仇。当时意气付东流。渐红微醉脸,更白少年头。

       《清平乐·与诸诗友会杭州人家》,“故人有约”,述事起笔。接着引入“月色穿帘幕”,景句。“月”之意象一出,便使人想起“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那缠绵悱恻的爱情,想起“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那委婉深情的思念,想起“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照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那对宇宙永恒和人生短促的慨叹。或是迷蒙的心绪,或是淡淡的哀愁,总之,景中带情了!“酒豁诗怀何磊落”,情怀,热烈中带点凄清,豁达中带点无奈——“一片闲情如鹤”,是诗人的情性,或许也是人生处境使然,但最终还应是诗人的心性的呈现。这两句,乍一看,好象是抒情,其实是写座中诗友的状态,这种经过提炼、具有个性化情感、展现自己精神世界的在场形象(包括“故人有约”的事的描绘——所谓“场景”)乃是“意中之象”,即“景象”。上阕,作者竭力营造一种“情境”。下阕,承接“闲情如鹤”,纯然抒情:面对光阴飞逝,人生一瞬,珍惜自己的一份天性——疏狂。这份疏狂,对人间的清浊,十分淡然,心之所向,乃是一片清明自由之处。
      
       《临江仙·会岳敢、君立诸友》,意境营造,大体和《清平乐·与诸诗友会杭州人家》相同。唯“更白少年头”一句,似尚需斟酌。“幻世缘由因果,浮生爱恨情仇”,应是诗人的人生经历和心路历程,所以才有“当时意气付东流”的追述。而“渐红微醉脸,更白少年头”,似是当下的情景——已不是“少年头”了(如果写作此词时,作者及诸诗友都很年轻,那就是我错了)!改为“不似少年愁”如何?     

       两首词婉约含蓄、轻灵淡逸,有清旷骚雅,又略带哀感凄迷之气,几令人无置喙之地。

       王昌龄《诗格》云:“诗有三境:一曰物境,欲为山水诗,则张泉石云峰之境极丽绝秀者,神之于心,处身于境,视境于心,莹然掌中,然后用思,了然境象,故得形似。二曰情境,娱乐愁怨,皆张于意而处于身,然后驰思,深得其情。三曰意境,亦张之于意而思之于心,则得其真矣。”

      

热词:

  • 雍文华
  • 点评稿
  • 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