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赏析 >

非遗传承 需要接力

发布时间:2011年09月13日 16:56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红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在首届湘西南(武冈)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上,好奇的游客试戴武冈傩面具。

       9月6日,首届湘西南非物质文化遗产艺术节在武冈市举行。邵阳蓝印花布、隆回花瑶挑花、洞口墨晶石雕、城步吊龙、绥宁哭嫁歌,以及武冈的丝弦、剪纸、喜灯、傩面制作术等,悉数粉墨登场。这些湘西南最具代表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受到来自湖南、贵州、广西三地的上万名游客的热捧。场面热闹非凡,观众流连忘返,而非遗保护和传承面临的“人亡艺绝”的困境,仍未能改变。

       现场:观众领略非遗魅力

       9月6日一大早,武冈市春园路便人声鼎沸,湘西南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吸引了四面八方的游客。这些流传了千百年的特色文化让观众啧啧称奇。

       在邵阳蓝印花布的展示区,用蓝印花布制成的遮阳帽、手提包、雨伞、旗袍等,让游客爱不释手,纷纷购买收藏。邵阳蓝印花布研究所的唐超一边接待游客一边告诉记者,蓝印花布原来很有名,至上世纪70年代前,我国南方很多地区家家户户的被单、窗帘都是用蓝印花布制作的,现在很少见了。

       从绥宁来的陈先生买下了一个蓝印花布精致手包,“非常漂亮,而且很有个性,买回去送给老婆。”据工作人员介绍,带来展示的40个蓝印花布帽子和20个手提包,不到一个小时便几乎被抢购一空。“剩下的两个遮阳帽和一个手提包,已经有10多个人想买走,因为需要展示,所以不卖了。”唐超笑着告诉记者。让他更高兴的是,有更多人知道蓝印花布,喜欢蓝印花布。

       鲜艳的色彩,精巧的构图,隆回花瑶挑花吸引了众多游客的目光。来自隆回县虎形山瑶族乡的几个心灵手巧的挑花女飞针走线,循着土布的经纬徒手挑制出统裙、头巾、帽子等衣饰。她们身穿的艳丽服饰,吸引了大量观众欣赏赞叹,应观众要求,她们放下手头的活计,摆出各种姿势展示服饰,俨然现场的“明星”。当天还举行了湘西南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邵东木偶戏、邵阳布袋戏、新宁瑶族长鼓舞、城步木叶吹歌、武冈阳戏、武冈丝弦等逐一登台演出,让观众大饱眼福。

       现状:民间艺人急剧减少

       在湘西南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中,色彩缤纷、形态怪异的傩面尤为引人注目。70岁的傩面制作术传承人夏佩成正在搓泥巴坯子,做一个将军像。傩面制作从他爷爷起就有,他从小就跟父亲和泥巴学做傩面。

       制作一个傩面,需要经过做坯、雕刻、糊浆、上色、描脸谱等10多道工序,做完一个需要4至5天。夏佩成告诉记者,在一些老艺人相继去世后,武冈一带现在只有他和儿子夏建文会制作傩面。傩面主要用于农村的祭祀,由于现在做祭祀和法事越来越少,傩面需求也少了。“在年轻人眼里这是没用的东西,没人愿意学。”夏佩成叹息道。

       湖南的丝弦分两大流派,一个是常德丝弦,另一个就是武冈丝弦。武冈丝弦明朝以后在当地广为流传,上世纪曾有不少人会弹,近年来大多凋零,只剩下年逾古稀的传承人邓星艾。邓星艾向记者表示,“丝弦是民族文化遗产,消失了说明我们的无能。”在这种责任感的驱使下,他花费大量时间,搜集了武冈丝弦的200多首曲子,整理成册。邓星艾最希望的,还是武冈丝弦能在年轻人中传唱。只要武冈有文艺演出,一个必不可少的节目就是他弹唱武冈丝弦。他还准备去中小学讲课,让更多的学生知道并喜欢丝弦。

       如武冈傩面制作术和武冈丝弦一样,很多非遗都遭遇了同样的问题:艺人急剧减少,仅存的艺人也年事渐高,年轻艺人数量少,传承人青黄不接。省非遗中心办公室主任窦雪松表示,除了湘绣、醴陵釉下五彩瓷、浏阳花炮等少数形成产业的非遗项目发展较好,戏曲、手工技艺、民间歌舞等许多老祖宗流传下来的东西,不约而同遇到了没人传承的难题。已确定的各个项目的传承人,平均年龄在60岁左右,其中年逾古稀甚至耄耋之年者众多。

       传承:鼓励年轻人“接棒”

       毋庸置疑,非物质文化遗产要传承下去,需要年轻人“接棒”。为传承和弘扬昆曲艺术,省昆剧团和郴州艺术学校联合招收了一批昆曲学员。9月6日上午,昆剧班举行了开班仪式,来自全省各地的45名学生,开始了为期7年的专业学习。此次招收的学员年龄在12岁左右,他们将在郴州艺术学校进行为期5年的文化知识以及昆曲、戏曲艺术专业培训,再到北京和上海的戏曲学院深造两年。学成毕业后,省昆剧团将从中择优录用。

       “戏曲类非遗项目可以通过招收学生的形式实现年轻人‘接棒’,而一些手工技艺类和民俗类的项目,只能通过家族式传承或师傅收徒弟,相对来说困难大一些。”窦雪松说,年轻人要赚钱,恰恰一些非遗项目赚不了钱,这是年轻人不愿意学的一个重要原因。从事非遗,不仅要有兴趣,还要耐得住寂寞。邵阳宝庆竹刻省级传承人张宗凡说,创作一件竹刻作品一般要几个月的时间,每天就是面对一截竹子,以前带过一些年轻的徒弟,因为耐不住寂寞,就放弃了。

       记者采访了省非遗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的委员,他们建议,尽快建立健全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经费投入与监管机制,制定有关社会捐赠和赞助的政策措施;增加经费投入,加大对各级传承人的经费补助力度,解决其在生活上的后顾之忧;在加强传承人保护的同时,对于濒危项目的学艺者也要有一定的鼓励措施。

责任编辑:邓莫南

热词:

  • 湘西南非遗艺术节
  • 非遗保护和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