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赏析 >

非遗绝技岂能成“绝唱”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6日 13:17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新华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南闸民歌、说淮书、仇桥杂技……和许多地方一样,在淮安楚州,随着城市化步伐加快,民间艺术赖以生存的农耕文化迅速瓦解,尽管很多独门绝技被紧急抢救并荣登非遗目录,人们仍担忧它们的命运。

       非遗保护,不能止步于“上榜”!普查“家底”、扶持传承、助推入市……拯救这些本土文化瑰宝,楚州人做了很多。

       三年普查摸清“家底”

       时至今日,周宝洪谈及抢救十番锣鼓的那10年,依然会用“命悬一线”来形容,“要不是那本书,恐怕十番锣鼓跟着83岁的陈报富,已经人亡艺绝。”

       “1997年,陈老把我喊去,将一本珍藏多年的册子亲手递给我。熟萱纸捻订,小楷毛笔书写,面上写着‘十番锣鼓’四字。”陈老再三叮嘱他,将书中的10首曲目整理出来,有朝一日,让它们重登舞台。

       没过多久,陈老驾鹤西去。周宝洪猛然意识到,抢救濒危技艺,如“一场与生命的赛跑”,必须赶紧抢救。他反复摸索书中的工尺谱记谱法,将其演奏旋法、定弦方法、效打法一一攻破。2008年,起始于清道光年间的十番锣鼓终被列入国家级非遗保护名录,周宝洪也成了省级非遗代表性传承人。

       楚州非遗极为丰富,素有“一乡一品”、“一乡一艺”之称,处处有绝活。为了不让文化遗产流失,自2006年起,楚州展开为期三年的普查行动,初步查出397个项目,涉及手工技艺、传统医药、戏曲音乐等34个种类。

       楚州区文化馆馆长吉凤山说,根据普查结果,他们建立了数据档案库,实行动态管理,不断增加新的项目入库。目前,全区建立起四级非遗名录体系,拥有一个国家级项目、6个省级项目、31个市级项目和78个区级项目。然而,能被选入非遗名录的项目,毕竟只是沧海一粟。吉凤山经常走出文化馆,到田野寻找处于名录之外的非遗文化,为这些即将消失的文化做好记录。“文化遗产的消失不等人,对它们的保护绝不能‘以后再说’。”

       千年绝活岂可后继无人

       作为淮安市非遗代表性传承人,55岁的李国祥依然忙碌在位于楚州湖嘴街的工作室,“不做怎么办啊,总想留点作品传世。”在这位李记纸扎第11代传人的印象中,上世纪90年代,方圆几十里的村民都会请他家扎彩灯、做花船,如今却生意惨淡,“每月赚七八百元已算不错。”

       这门被收录到江苏省非遗保护名录中的手艺,如今面临着无人承继的尴尬。李国祥多次劝女儿学纸扎,她死活不肯,“看你累死了,我可不愿做。”今年过年,李国祥在家开了个“传承大会”,侄子被视作传承手艺的唯一希望,“要不是他感兴趣,千年手艺只能断了。”

       传艺难,不仅因家族传承选材受限,难见经济效益也是主因。楚州捏泥艺人潘玄武靠退休金生活,没条件给徒弟发薪水,“几个徒弟都不干了,挣不着钱,连做瓦工的都不如。”他说,泥塑手艺靠的是定性,但因练功苦、收入低,同行纷纷改行经商,最后他成了楚州泥塑的“孤家寡人”。

       “非遗代代相传,说到底还是靠人。拯救非遗,离不开培养传承人。”楚州区文广新局副局长陶杨告诉记者,区财政今年预算投入十几万元,按月资助54名非遗传承人带徒弟。其中,区级100元,市级200元,省级300元。“对传承人的保护绝非一时之举,下一步还需利用社会投入,让他们生活无忧。”

       让“沉睡的手艺”集体入市

       “非遗保护,不应仅是静态、被动地保护,更应发挥市场的力量。”据楚州区文广新局局长杨文杰介绍,楚州近两年在河下古镇打造了非遗一条街,已邀请20余位非遗传承人进驻,免费提供场地和便利条件,让原先“沉睡”的文化遗产重焕生机。

       “岳家茶馓,刚出炉的,五块钱八个!”走进传承人岳云飞的店面,各种茶馓别具一格,菊花、扇面、梳子等造型个个招人喜爱。尽管利润不高,岳云飞对前景仍然看好,“现在游客多了,除了做散装的,每天还赶制50个茶馓礼盒,从早到晚都忙不过来。”儿子岳建峰也辞了外地工作,回老家传承手艺,“今后想创新茶馓配方,把家族手艺推向海外。”

       潘玄武如今也在这条街上,开了家名为“效娲泥艺”的门店,观音像端庄慈祥,美猴王活灵活现。在店里的通讯录上,留有不少报名学泥塑的游客姓名。“只要有人肯学,我在这开一辈子店都值。”潘玄武坦言,他打算明年成立一个泥塑培训基地,为有兴趣的孩子提供培训。

       但不少非遗传承人也表示,非遗项目的集聚只是第一步,后续的资金和政策支持仍很关键。岳建峰说,“希望铺租、税收的优惠政策能更久些,让非遗项目在此落地生根。”

       在江苏省非遗保护中心副主任戴珩看来,楚州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为“文化基因”的流传创造了条件。“非遗保护,需要的不仅仅是名录,更需要政府和公众的共同担当,楚州做到了这一点。”他表示,非遗不能永远留存于名录上、博物馆里,在挖掘、整理、保护之后,千方百计让它“活”起来,才是理性对待非遗的关键。

责任编辑:邓莫南

热词:

  • 非遗
  • 保护
  • 传承
  • 动态管理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