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美术台 > 资讯 >

飞越戒台——观吴冠中"不负丹青"纪念特展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6日 14:49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北京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1880年,梵高给弟弟提奥写信道:“如果要生长,必须埋到土地里去。”1950年,吴冠中告别同在法国留学的好友赵无极、朱德群回国,把自己种进了华夏的土地。吴氏之倾心自然,不亚于梵高,而中华大地之寥阔、山川之丰饶令他踏过千山万水,勤奋耕耘。从技术上讲,杭州美专加巴黎美术学院的学院派功底支撑了他的状物写生,使他在很早的时候便找到了自己的语汇方式,并将一个归来游子对新社会的爱戴融入其中。上世纪五十至七十年代的写生之作描摹了西北、江南与华南的风土,更洋溢着生命的温情,从古寺、菜市、椰林与湖水中跃动的是佛的慈祥、野牛的轻灵、雏鸡的稚拙乃至鹅群的天真。

    对“印象派”的深情释读、对形式美和抽象美的大声呼吁体现出一位画家鲜有的理性自觉,鼓动了中国艺术迈入现代性的风帆。吴冠中在这一过程中将自己的绘画语言逐步提纯与精炼。也许是江南才子的禀赋更善于捕捉灵秀的风景,《绍兴河滨》、《水上人家》一面世就成为该题材的范本,令日后的行画竭力模仿。其实吴对于山的热情不低于水,武夷、普陀、崂山……但雄浑终不及秀逸。有一个问题缠绕着包括吴在内的所有当代画家,那就是“油画民族化”和“中国画现代化”,吴的双管齐下使他成为继其师林风眠之后这个问题的焦点人物。1980年代初,国画《春雪》以大面积的灰色衬出曲折的留白,并有节制地落下深黑的墨点,其后的《书画缘》是浓黑的墨线在灰调上游走,《围城》则是把小的方墨块与灰色块穿插摆布,《播》仅用圆点、《恩怨》仅用墨块……至此,吴的黑白灰已进入了抽象层面,之后只是在此基础上加入颜色的变化。而在油画中,吴氏将色彩的浓烈发挥到极致却又不怯、不生:《红莲》的翠绿,《弃舟》的暗红,《崂山松石》的白润,《恶之花》的黑艳以及《桃色旋风》的粉糯皆令人驻足,回味良久。与此同时,油画的书写意味凸显,与国画的意趣对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