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美术台 > 故事 >

齐白石的幽默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29日 11:43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弗罗依德说,幽默是“童年的复现”——不失顽皮的童真与谐趣。但幽默也是智慧和灵性的结晶。

    齐白石晚年的作品(尤其是人物画),常能令人捧腹,令人笑而回味。他的幽默来自丰富的阅历,对世事的解悟。典型作品之一是画玩具不倒翁。作于1925年的一幅,画正面,大头,小纱帽,白鼻子,小眼上视,嘴角下撇,一副空虚、自负的神气。老人题诗曰:“秋扇摇摇两面白,官袍楚楚通身黑。笑君不肯打倒来,自信胸中无点墨。”白脸、白扇、黑袍,庄严肃穆,神气活现,却是“胸无点墨”的小丑。诗画描述一表一里,一正一反,寓庄于谐,让人感到画家(诗人)盱衡世事的洞察力,而适当的漫画手法和妙趣横生的诗句相配,把腐败官僚的丑陋以玩笑的态度揭示出来,竟是如此的轻松。

    同年的另一幅《不倒翁》画背侧面,低头斜视,纱帽顶在头上,给人的感觉是滑稽。题诗曰:“能供儿戏此翁乖,打倒休扶快起来。头上齐眉纱帽黑,虽无肝胆有官阶。”“乖”字妙极,符合玩具身份,又倾尽了轻蔑与嘲笑。末句把“有官阶”和“无肝胆”联系起来,造成的反差和双关语,寓讽刺于戏谑,活现出老人的幽默天才。
 
    1951年,91岁的老画家创造了另一模样的不倒翁:正面,眼神锐利,八字胡粗大,略似真实人物。诗题也变得激烈了: 乌纱白扇俨然官,不倒原来泥半团。将汝忽然来打破,通身何处有心肝?
 
    此诗综合并变异了前两诗。原来说“笑君不肯打倒来”,现在直写“将汝忽然来打破”;原来说“虽无肝胆有官阶”,现在说“通身何处有心肝”,并点出“泥半团”真相。比较起来,增加了玩笑性(忽然打破)和讥诮的锐利,富于喜剧效果。
 
    齐白石还喜欢画各类搔背图。1928年曾画一秃顶老者,自己用痒痒挠搔背,其情状,足以引发观者的痒意。1936年,白石蜀游,为四川军阀王治园作《钟馗搔背图》,描绘一个小鬼给钟馗搔背。题诗曰“这里也不是,那里也不是,纵有麻姑爪,焉知著何处?各自有皮肤,哪能入我肠肚!”绿脸小鬼双手搔挠,也搔不到痒处,钟馗急得胡子都飞了起来。为别人搔痒总搔不到痒处,侍候老爷的小鬼并不好当。诙谐的画面,口语般诗句中的理趣,使人愉快,也使人得到启迪。

    齐白石能画人像,但不画自像画,只喜欢画带有自写性质的有趣人物,著名的有《人骂我我也骂人》《老当益壮》《歇歇》《却饮图》《醉归图》等。这些作品的共同特点,是呈现一个童心未泯的老者的情状和自我意识。《人骂我我也骂人》有多幅,以1930年所作为最早。那时,齐白石常遭到一些人的嘲笑,但他不愿与人直面论说是非,而采取“一誉之,一笑,人骂之,一笑”的超脱态度。他在北平艺专上课,课间总是坐在教室一角,不去教师休息室,以避人口舌之锋。但心中不平,难免在画中、诗中、印中有所流露。印文“流俗之所轻也”即一例。《人骂我我也骂人》是这种情绪的另一种表达,画一老人正面坐,一手旁指,表情或皱眉,或怨怒,或淡然有笑意。题“人骂我我也骂人”或“骂谁”。被人骂而还之以骂,本乎自卫本能,是人类关系中最普遍的现象,艺术大师也像普通人那样坦陈“骂人”,让人感到出乎意料的真实和痛快,构成幽默感。“人骂我我也骂人”和“人骂之,一笑”从不同方面陈述了老人的性格,“我也骂”是情感化的,“一笑”含着些理性控制,而笑着说“我也骂”,则近于智慧的超脱了。此外,这些画作与题句,都带着儿童般的率真,观者感受的,首先不是“骂人”的态度,而是毫不掩饰、近乎幼童心态的粗率性格本身。齐白石晚年,常把自己的纯真化为审美对象,他曾刻过一方印,印文是“吾狐也”,并刻边款加以解释:“吾生性多疑,是吾所短。”公开告诉人自己像狐狸那么狡猾,有点像孩子说“我心眼可多呢”,人们在童真面前,总是可以得到精神舒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