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中国书画类艺术家 >

识其大,养其厚——对话王家新

发布时间:2013年08月05日 17:09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中国书画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王家新书法

       时间:2011年12月20日;地点:北京王家新工作室

       纵观历史上在文学艺术方面有大成就者,除其在所成就的专业上具有高超的技法外,于政治、社会等人文类科学乃至自然科学皆有深厚涵养;同时他一定关心社稷民族、关心庶民百姓、关心天地宇宙。识其大而养其厚,其作品才可能具有深刻内涵,直捣人的灵魂。书画家的襟抱学养最终将决定其创作成就的高低。技,易;道,难。道在学养,学养的差异有如花盆里的土与大地之土,盆中土所生出之木必有限,因其养份少;大地之土方可生长出参天大树,缘其厚。

       王家新先生自幼研习书画,具备很好的笔墨功力。而从本科到博士所学者乃财政经济,其学养涉及到哲学、历史、政治、经济、文化……如此之学养化于笔端,则其字即不观亦可推知也。

       张公者:我知道您每天都会抽时间读书,无论工作多么繁忙。

       王家新:我想这是一种情结了,我曾把读书和写字作为一种生活方式,艺术生活化、生活艺术化,“诗意地栖居”吧。

       张公者:一个人的学养最终决定着其艺术创作所能达到的高度。一个不读书的人,作品中就会缺少文气、书卷气,也往往会流于浅薄与匠俗。一位朋友讲:人在30岁之前基本的世界观都已经形成了。而30岁之后,人与人之所以又有不同,有的人境界在提高,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读书。读圣贤之书、读经典之书,读哲学、读史学、读文学。中国古哲先贤莫不如此。

       王家新:中国传统文化、传统艺术确实与西方有不同,比如古琴,小的时候不懂,过了“不惑”,才明白古琴是弹给自己听的,它的境界是“不为悦人而悦己”。只五根丝弦却不单调,是一种生发、排遣,是心绪的抽绎、灵魂的萦绕,直指内心,不需有听众。而钢琴、交响乐便适合被聆听,即使天才的肖邦,也需要在贵族们的厅堂、在情人的注目里“炫技”,用手指的舞蹈博来掌声,那么二者谁高谁低?无需回答。比如深夜里阅读典籍,如果只当做获取知识的方式便有些单薄了。我理解“慎独”不单指品德操守,也指一种私人生活方式的坚守,阅读生活便是一种状态、一种修为。中文典籍那柔软的宣纸质感、微黄的色泽、特有的书香,短暂的人生会因之变得从容丰盈,生活工作中的不如意便会因之消弭、疏离。这份欢愉无法言喻,当成为习惯,便是一种瘾、一种痴,可入定、可清狂。这种状态不是消极遁世的,是积极快意的,“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自得其乐便好。

       张公者:您刚才的一番论述,表明了一种信仰,这种信仰可以转化成无穷的力量。信仰,是崇高的。

       王家新:我们这代人生命的最初背景是“文化大革命”,成长和求学的背景是拨乱反正、改革开放,工作和生活的背景是世纪之交、民族复兴和市场化、全球化。“文化大革命”时期可能是中国人最无敬畏、无信仰的阶段,“人定胜天”是对自然的蔑视,“破四旧”、“批孔”是对民族、历史以及文化传统的轻贱和决裂,儒、释、道等宗教意义上的信仰空前灭寂。如果讲信仰,只有对毛主席的信仰,铭心刻骨、执着虔诚;如果说崇高,是一种基于革命理想的崇高,浪漫而纯粹。缺乏理性的盲目信仰、缺乏思辨精神的崇高,会使一个民族跌入偏执、迷信甚至癫狂的境地,因此说那十年是浩劫、是国家民族的灾难。但如果以大历史的视野审视,那个年代的生活也因着一种精神的力量、信仰的力量而生发出一份纯粹、昂扬和崇高。我看过我父母(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照片,他们的鬓发、面庞、衣着都整洁利落,尤其是眼神,洋溢着满足、幸福和对未来的向往。我想,一方面是因平等、公平的阶级秩序对物质生活匮乏的消弭,更重要的可能是高于物质生活之上的精神力量的反映,是激情燃烧岁月的传神写照。

       张公者:那个年代人们活在精神中,在那个年代也是围绕着领袖在进行文艺创作。

       王家新:由此我想到一位外国美术史论者的一种判断,他说,20世纪最伟大的艺术作品在中国,艺术家们以对他们的领袖、对中国共产党的无限热爱和宗教般的信仰,创作出一大批美术或舞台艺术精品。我翻阅了建国以来的美术画册,重新看那些现代京剧、电影,感觉他的判断有道理。当时的艺术作品,抛除极“左”思想不论,也有许多可取可贵之处。

       张公者:伟大的艺术作品一定具备深邃的思想,很多伟大的艺术品是历史的记录。当然,伟大的艺术品一定是具备高超的技法,这是前提。20世纪是人类发生重大转变的时代,中国更是如此。在美术创作上,出现了具有历史意义与高度的画家与作品,像齐白石、黄宾虹、徐悲鸿、潘天寿、李可染、林凤眠等等。您谈到“文化大革命”时期一些作品,它们的“纯粹性”不容否认,没有受到今天的市场与金钱的“干扰”。

       王家新:当下艺术遭遇市场和金钱,艺术家面临新的挑战和考验,这对他们而言是残酷的、煎熬的。很多人在为生计、名车、豪宅奔波,书画家的润例以平尺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张公者:艺术和经济的关系,是由来已久的话题,也是观照艺术作品的一个角度。

       王家新:艺术经济早已有之,从唐代碑志书丹,元赵孟緁为寺庙写经,明吴门沈周、唐寅、文徵明、仇英取费描绘庄园庭院、人物写真,还有最具代表性的“扬州八怪”,以大运河沿岸漕帮盐帮的商人为“衣食父母”,就是李渔说的文人“打秋风”。你附庸风雅,我按劳取酬,双赢两得。利益驱动也能出精品,但我可能太理想主义或极端了,我还是认为好的或纯粹的艺术,是要发于内心的,一定是主动式的倾诉宣泄,像文艺复兴时期宗教题材的穹顶画,像生前只卖出一幅作品的梵高的绘画(唯一的买家是他的哥哥),才能求得来世名,而不是“现世报”。我们顶礼膜拜的《兰亭序》、《祭侄稿》、《寒食帖》,乃至《奉橘帖》、《丧乱帖》、《韭花帖》、《自叙帖》,这些并不只是精品,更是经典。言其珍贵,不仅因为年代的久远,更重要的是创作动机的非功利性。它们是往来信札、诗文手稿,虽然内容是家常琐事、个人际遇,却无世俗气、烟火气、铜臭气,不谄媚、不平庸、不浮华,纯粹、感人,堪为典范。能让我们千百年后在阅读研习之际,感受他们的欢娱苦痛、聆听他们的长啸轻叹。

       张公者:古人也有润笔,但他们还保持自己的艺术底线,文(徵明)、沈(周)、唐(寅)、仇(英)也卖画,但他们的画格并未降低(仇英的绘画,可能有“通俗”的地方,并非因为“卖画”,是他自身学养的问题)。但是到了“扬州画派”,就有了大的改变,好画不多,应酬的东西太多了。董其昌也如此,买字画的多,就有应酬,甚至代笔。另一个原因是,买画者的欣赏水平也会影响画家的创作,买者不懂,品位低,画家若要迎合其口味,自然就降低自己的格调了。不是卖画的错,是没能坚持品格。

       王家新:以“当下”论,“拯救”艺术高贵品格的办法或思路也有,比如“供养制”。宋代画院体制下,院体画家的画作是“皇家”的奢侈品,因此“政府的国库”要养人,宫廷画家衣食无忧,使艺术得以相对纯粹。有人反对画院体制,其实对传统艺术,公益的、高雅的艺术,极少数的顶级艺术家还是要“供养”的,关键是要有什么机制、养什么人、怎样养。另外是“基金”资助体系,再有梵高似的艺术疯子、痴人兼天才,就要资助,别让他自己去走市场变成了“正常人”,让他们去创造去追求“来世”的艺术。再从市场经济论,要发展“画廊业”,建立艺术品经理人制。把艺术品生成、创作和经营隔离开,带上“白手套”,艺术家不参与经营活动,只谈艺术不言利,活得简单些、纯粹些、超脱些,真正的艺术家应如婴儿状,有赤子之心。天天跑场子、点票子、傍官傍商,都会“非正常死亡”,难有传世之作。

       张公者:如您所言,“供养制”、“基金”资助以及发展“画廊业”,这些举措的确也会起到一些作用,对提升当下艺术创作的品格,具有“拯救性”。但是,在实施这些举措的时候,却也不免会有一点痛楚,甚至是疑虑。

       王家新:当然,这些即使做到了,也不过是权宜之计、是一种维护和补救。我骨子里有很深的“唯艺术论”,我认为根本就不应该有“职业作家”、“职业书法家”之类的称谓。王羲之、王珣、柳公权、苏东坡都不是以书法为职业,《桃花源记》、《岳阳楼记》都不是“职业作家”的手笔,却都成为千古绝唱。论“职业”,就变成社会大生产中的一种“工种”了,与生活生存有关,与伟大经典艺术作品的诞生背道而驰。

       张公者:颜真卿、苏东坡都不是“专业”的书法家、作家,而就是他们留下最伟大与“专业”的作品。一个不关心国家、不关心民众,不懂得生活,没有阅历的人不会创作出伟大、深刻的作品。

       王家新:学养包括学问、见识、人生阅历、江山阅历、气宇格局、志向操守等,其实精湛的技法本身也是艺术家必备的学养、素质。对书家而言,没有技法方面的基本素质,学问知识再丰厚、学历再高也没用,就像有些硕士博士尽管专业素质不谓不高,论写字可能还不如少年宫里学书法的小学生或初中生,这么说有些偷换概念了。就书画家论,其知识学问背景应该是中国传统文化体系,是所谓“十三经”体系,极言到民国时期“狂人”黄侃所说的“八部之外无好书(皆狗屁)”,他说的“八部”是《周礼》、《史记》、《毛诗注疏》、《昭明文选》、《汉书》、《说文解字》、《尔雅》、《周易》,是诗、书、礼、易的核心,虽然是惊人之语,也有他的逻辑道理,眼光也独到。说到这个知识体系,有人说书法史上的大书家都是大官,王羲之是右将军且不论,颜真卿、柳公权、欧阳询、褚遂良、虞世南、苏东坡、蔡襄、赵孟緁、王铎、黄道周、刘墉,最小也是郑板桥“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有宰相、大学士、礼部尚书、皇帝的大秘书,甚至包括唐太宗、唐玄宗、宋徽宗等帝王书家。

热词:

  • 识其大
  • 养其厚
  • 对话
  • 王家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