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中国书画类艺术家 >

猛利和平 刚柔相济——沙孟海集易林八言联赏析

发布时间:2013年03月21日 17:31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沙孟海先生是当代最杰出的书苑宗师之一。他积八十年之功力,精心翰墨,造诣宏深,成就卓著。沙先生少承碑子之遗风,曾得到吴昌硕先生指授,入手即高,用力又勤,其书法远法汉魏,近取宋明,将碑与帖准确地、巧妙地、出神入化地融汇在他的作品之中,斐然成体。青年时即名闻江左,跻身于各家之列,壮岁更集百家之长,超然卓立,为西泠巨子。晚岁则博大精深,达到炉火纯青的艺术境界。

       沙孟海先生的书法“沉雄茂密,俊朗多姿,以气势磅礴见称,世有定评,尤以题榜大字最为人所激赏,江南及各地胜迹,多有题迹。”先生虽然篆隶真行草五体皆精,但篆隶作品较少,当以发显“沙体”独特风神的行草书为代表。

       此联作于一九八六年,行草书。文曰:“小窗多明使我久坐,白云如带有鸟飞来。”此联字字独立,字势却如行云流水,势不可挡,古人论书曰:“势来不可止”。乃于“来”字写就后,更疾书款字三行:上联两行、下联一行,任其疏密,一气呵成,至“斋”字始将全篇字势收住。据祝遂之老师回忆,沙老生前曾对他说:“我的字不像吴缶老,我得的是吴缶老的气势”,于此足证。

       此联以硬毫作书,墨浓笔沉。因笔毫刚挺,时有分叉,但沙老于迅疾无伦的挥运中,充分发挥了笔毫的弹性,避其硬脆,以绵厚出之,猛利绝伦,惊心动魄。结体取横势,意态从容,又给人平和简静的感觉;章法上,上联字间空隙大、下联空隙小,上联便落两行款,以见其密;下联落一行,以见其疏。联字多圆,款字略方;联字个个离,款字个个合,而笔意浑融一气,真是相得益彰,给人以强烈震撼和美的享受。

       在《沙村印话》中,沙孟海先生有一段话:“……彼所谓猛利,犹吾所谓阳刚,彼所谓和平,犹吾所谓阴柔也。元亮之时,印学滥觞未久,猛利和平,虽复殊途.而所诣未极。历三百年之推嬗移变,猛利至吴缶老,和平至赵叔老,可谓惊心动魄、前无古人,起汪何于地下.亦当望而却步矣。”每当我看到这副楹联,就会想起沙老这段话。因为,这虽是谈印,而我私底下,却跃跃乎欲言:“沙老此联实兼猛利和平二美。”想沙老一生,以追踪古来大家为津筏,遍习北碑南帖,不偏不执,终肇此绝诣。所谓“十载庸书,野性未驯,羁迹朝市,而乐志江海,故时时出入两派间。乃所愿,则学钝丁也。”此诚夫子自道消息,虽是谈印,然沙老于诗文书印何尝不是一以贯之。“时时出入两派间”,这是何等的襟抱气魄!这又是何等的从容不迫!

       八十年代,沙老的创作进入了鼎盛时期,书风由秀逸儒雅到浑厚华滋最终归入古拙朴茂,一如草木之由春之绚丽多姿到夏之煊赫灿烂而入于深秋的豪迈深远,最终归于冬之空旷无际。陈振濂先生在分析这一时期书风特征时说:“有意为之强调气势和刻意求全的强调技巧,逐渐为炉火纯青的信手拈来所代替。一切犹豫、彷徨和偶有小获的喜悦,被一种更为大气的风度所淹没。”再细察书作,“看他的下笔,是直抒胸臆地直来直去”,再“往深里看去,确实有多方面的根底修养;而使我最敬佩处则是无论笔的利钝,纸的精粗,人的高低好像他都没看见,拿起便写,给人以浩浩落落之感。”(作者:张爱国)

热词:

  • 沙孟海
  • 赏析
  • 书法
  • 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