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艺术台 > 画廊 >

锥管写乾坤 韵外呈高致

——浅识覃志刚书画新作

发布时间:2014年02月26日 16:45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结识志刚,说来约有三十春秋。我在杭州浙江美术学院从教任上,因荣膺全国青联委员,每年晋京赴会,经常见时任青联秘书长的覃志刚。二十年后,余调京供职,有幸得与志刚在中国文联共事,工作交往,朝夕相处。因性情契合,日久竟成挚友,暇时相谈艺事,引为同好。志刚的坦诚热忱、仁智信义以及私德秉性一如初见,数十年磨砺而成的豪爽之气吸引了无数少长归心,友朋遍及海内外。

       志刚擅书,早已在业内同行中名声远播。中国古来仕人注重品德、问品学修持,是谓“正心诚意,格物致知”,即指学习知识,苦修学问,炼厉自身。前者系指须要掌握的基本知识、基础技能、基础理论;后者说的则是成为一个有为之人的基本才能、人格蒙养、品格养成;其中饱读诗书、修业内美、练达文章,乃是成就仕人的重要评价标准。

       志刚学书从摹习名家名帖入手。宋人韩拙尝言“凡学者宜先执一家之体法,学之成就,方可变异为己格,则可矣”。宾虹老又言,“非经临摹,不知古人结构之妙也”,“临摹虽非创造,但亦为创作之必经阶段”。志刚初习柳公权、赵孟頫楷书,以为柳书形体端穆,以骨力劲健胜,而赵孟頫书画兼擅,书风俊逸遒美,结体严整,笔法圆融,两者皆宜受初学者、尤以南方好书者和青年才俊宝爱。稍长,志刚适循柳书、溯踪上追“二圣”,即陶醉于王羲之、王献之的隶、草、楷、行诸体,精研其理法,心仪神究;又兼修众家之优长,渐成气象。然则由志刚天生秉性使然,加之早年又在华东华南供职经年之履历,他自然以蒙受南方灵性文化濡养为重。因此,随着年龄阅历的增加,逐渐钟情行草,怀素、王铎、米芾的书风影响渐次入内。志刚的字由初时的讲求章法矩度转而为注重线条的审美趣味和韵律感的中锋书写运笔,提捺点划、顿挫疾徐。志刚在狂放不羁的怀素书风上进一步悟得:书非书,乃学养性情造化之迹的道理。而以汉隶为功底,变通怀素、王铎草书之法,又返熟入拙、独出新杼的现代大家林散之的书法成就,继之成为底定覃志刚书风、书体、书格基本面貌的精魂圭臬,深得众家同行好评的覃志刚书法面目盖从此出。

       近观志刚的大量书法新作,无论是嘉言警句,抑或是名篇词赋;无论是丈八、条幅、中堂,还是盈尺、方寸,洋溢其间的自信、襟抱、气韵、神采实为今非昔比。例如《杜牧诗系列》中行腔走势的从容畅达、巧拙相间、起伏错落、意趣风发;到录李白、杜甫、张继等人名篇书作中的虚实相映、欲断还联、枯湿交融到涉笔成趣……都在业界始成气候、于同行间更有定评、蔚成口碑,可喜可贺。

       志刚喜作山水,应是青年时代就蛰伏于心的夙愿。皆因公务繁忙,加之性好佳酿,工作应酬无从推辞,故常多以书法示人。然而作画,非比写字,可乘一时兴来,展卷濡墨、大笔挥洒,顷刻能成。若是同行雅聚、酒意微醺之际,时有神来之笔。作画、作山水画则不然,须得凝神冥思,先腹有心象,后有笔墨经营;云山树石、步步生发;起承转合、笔笔送到、乃成意境。若非神闲气定、章法有度,定然荒率、毛糙毕现。初识志刚操弄山水画,应是我刚调任文联工作之时,印象中志刚是初学新手、蹒跚探步,不过七八年光景,于今已是术业大进,水平跳升,得其山水画艺术之奥秘,令人刮目相看。志刚从摹习名家范画做起,认真敬业,每废寝食。白天公事一侧,必有笔墨齐备;公务事毕,即行笔墨操练。余时有去其办公室商谈工作,每次留住议论绘事,分析名家名作,切磋技艺。又由于志刚交游甚广,各式贤达每有拜谒,均虚心求教,耳提面命,直授机宜。志刚谦逊好学,一副学生的可掬憨态,令众先生欲罢不能,故多细心讲演示范,与辅导专业的研究生无异。始有志刚三日一明理、五日一醒悟,技艺水准不断提升,作为朋友,我为他的进步感到由衷欣慰。

       志刚作山水画,初从研习元四家的黄公望水墨山水一路起始,以书入画,又揣摩沈石田中锋用笔作石、王蒙山水构图的营造布势、倪瓒近景的杂树平渚笔致;兼取董其昌疏朗括约的三远图式、大涤子山形笔法的强悍厚实;又吸收了龚贤、石溪的轻罩淡染和水墨烘托铺陈;粗览则众家风格似有若无,细品则都似都不全是,志刚将之糅为一体,但打下了坚实的艺术基本功。继而志刚又取黄宾虹积墨叠加法、傅抱石的散锋皴染法,以及北派山水技法渴笔勾勒、苍涩而具金石趣味、金陵画派诸前贤用墨用水的温润内敛……逐渐形成了他从继承传统一路走来的纯正源脉,进而从有法到无法的自家颜面。壬辰夏秋之际,志刚随美协一批画家赴瑞士写生,带回一批雪山风景写生习作,因是即时即地对景摹写,其润笔写意、没骨作雪山,用色用墨一反常规,别有一番新意。特别要加说明的是:多年以来,志刚在吴悦石先生的指点下,作画用笔用墨上更见成熟,如新作《云山心境》是也(2013年作);笔法更见方斫霸悍,如近作《远山飞鸿》亦是(2013年作);运墨深沉用重,如《桂林象鼻山写生》等(2013年作)。而癸巳年夏日新创作的一批水墨山水越趋老到、完整、精妙,例如《江村雪夜图》《层林密殿图》《铁骨冰肌香远益清》《云贵山色》《丘壑访贤图》等等。余最喜欢他的《莽莽苍山》,构图结实饱满,近景松影摇曳,中景苍山如铁、劲健浑茫,远景远山寥廓,笔法清俊松灵,大笔挥写,一气呵成,颇具大家气象。款识中,志刚题曰:“莽莽苍苍、横亘天下,信手写来,小豁胸中之气也。”写字作山,用心到此,其胸次、其气局、其意境,自然呈现焉。近日从太行山归来,一批太行写生作品振聋发聩。雄浑奇伟、山势苍莽,笔墨苍辣、乱云飞渡。心明法至,笔到势随。是圆融已成,化境生于胸次。

       志刚生性聪颖,悟性极好。身居高位,他从政为官做事是把好手,若论处事助人交友,他择善是从、广结善缘。如此,治艺如烹小鲜,个中道理,悟得三昧;而由此及彼,触类旁通;进而举一反三,无法乃为至法。至于书画,用心用意、用功用勤,日积月累,假以时日必有大成矣。

       癸巳五月,志刚年届六旬,甲子轮回,人生转折,是谓又一阶段的起始,也是艺术家繁花硕果的收获之时。众好友同仁聚会为之庆生,余赠送志刚一句话以为共勉:“通会之际,人书俱老”。作为同道,余意戚戚焉。“锥管写乾坤,韵外呈高致”,做人做事做学问,何尝不是如此。
是以为序。

冯远/文
           
癸巳年立秋日于六合堂东窗

热词:

  • 浅识
  • 覃志刚
  • 书画
  • 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