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步入玄妙之门

——读吕绍福的水墨新作

发布时间:2013年07月03日 17:50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一位著名画家曾经说过,一切有成就的艺术家无一例外的重视自己的艺术“发端”,是指起点、出发点与艺术高度而言,如何“发端”决定其艺术品位的高下、优劣。

       中年画家吕绍福,近几年潜心水墨画实践与探索,审时度势,冷眼观望,确立了“先求异,再求完善”的艺术出发点。经过数年艰辛探索,找到了自己的切入点,进而建立了自己观察世界与把握世界的方式,形成了极具特点的水墨形式语言与笔墨操作方式。
       
       终于,我们在他的《房子系列》中,读出了断然不同于他人的审美特征。
       
       这是一个朦胧的、诗意的、充满东方审美理想的水墨世界;满纸烟云,虚幻飘渺,氤氲幻化,变幻莫测,既神秘、悠远,又空灵、飘逸……
吕绍福步入了艺术的玄妙之门。

       他的近作《房子系列》所展示的虚无玄妙的外部特征与充分自由的精神追求,是创造性与自然天成合一的结果;从清晰到模糊、从实在到虚幻,标志着画家有了自己把握世界本质的方法。可以看出,像《房子系列》中的《乡恋如歌》、《梦里水乡》、《素月恋故乡》等作品,他能够观察到被别人忽视的地方,他确信人的想象力不可能穷尽审美领域的各个角落,世界肯定比人的想象力更丰富、离奇。因而,他倾心于“玄妙”,把目光专注于遥远的朦胧虚幻,把焦距散落在楚地山水、屋宇之间,在水气墨韵、淋漓润泽之中营造想象的空间与诗意的玄妙。

       这种重诗性与幻觉的美感,包含着楚文化传统精神的熏陶,包含着画家对现存世界中美的发现及对不可知世界的诗意想象;这里,诗性可以水墨意象符号不至于走向完全的抽象,幻觉又可以使水墨意象符号不至于过于写实,使之淹没在形而下之中,失去了“玄妙”的神秘、深邃与遥远之感。

       艺术语言联系着画家的经验,经验以外的语言是很难捕捉的,语言因经验的不同而在理解上产生微妙的差异。吕绍福的水墨新作,其令人耳目一新的语言是支撑其美感魅力的重要支柱,从特定角度来看,不是画家操作水墨语言,而是水墨语言操作画家,至少对吕绍福来说确实如此的:楚文化的神秘与浪漫气息、楚地山水的烟锁云断,都使画家苦苦寻觅的水墨语言从无形到有形,从遥远到咫尺,语言的渐显,使画家豁然开朗,并为之动情,驱使他运用同样的笔、墨、材质,却产生全然不同的画面效果,那种司空见惯的雨霁云烟、屋宇村落,全表现为一种天籁之音与自然之美。这样的画面,并不复杂,不外是水与墨的多次冲染,在水与墨互破、互渗与互补之中,造成神秘朦胧的总体氛围,只在精心设计的“画眼”处,勾勒几笔雨中屋宇、村舍,作为“点睛”之笔,使画面顿生气韵,诗意盎然。

       可见,在一个喧嚣的艺术世界里,真正的艺术语言是疏淡的,也应是沉默的,重要的是语言的表现方式和对语言的感觉。

       就中国画而言,前人的语言经验对今人而言是一种遮蔽,后人应努力拨开笼罩在其上的迷雾,“敞开”它的原生意义,这样的直接沟通可以导致画家对语言的直接发展与运用,也可以导致语言对画家的直接启悟与操纵。事实上,这里强调的是语言的方式与语言的感觉,它们最终与作品的意义和境界相联结,如果一个画家不能把自己的语言感觉延伸到感性世界,那么,他就无法与外界沟通,更无法与形而上世界沟通。

       语言是存在的家园,同时语言又是有限界的。吕绍福的水墨语言正是在这一两难之间成就的,语言不能到达的地方,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要靠玄妙、朦胧、虚幻去补充,这正是吕绍福水墨新作的全部语言基础。

       语言的召唤与对语言的寻觅,使吕绍福在语言运用上,删繁就简、去唔取精、以虚代实、以无代有,以使有限的语言能力获得丰富性,“大音稀声、大象无形”,把水墨语言高度抽象化与意象化并结合为一,是他新作的一大特色,达到形而上的层面,使之具有无限的阅读性,无疑是画家进来艺术探索的最大成功。因为,步入玄妙之门,靠的是“心灵书写”。
         
       徐恩存  著名评论家、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美术》杂志主编

热词:

  • 吕绍福
  • 水墨
  • 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