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不尽乡情入画来

——浅议吕绍福的中国画创作

发布时间:2013年07月03日 17:44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吕绍福是位善于思考,勇于探索,勤于实践,在每个创作阶段都会及时总结和完善他的艺术追求并做出新的选择,能够不断推出新作的中国画艺术家。

      
       
       在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解放思想的岁月里,艺术家们试图突破在文革及文革前流行日久的“大一统”的、僵化的艺术模式和创作意识,以及强烈的寻求艺术个性发展的愿望,形成了一个创新高潮。历史责任感告诉艺术家们,如果再不打破陈规陋习,中国的艺术将依旧继续在歧途上滑行。这种勃兴着变陈辞为豪言发新意于众见的艺术涌动,要以湖北美术界的探索最为活跃。他们的特点是在理论思考为前导带动创作实践,以研究、开掘和发展“楚文化”为创造核心。“楚艺术”精神上的浪漫和技艺上的精致,在湖北美术家那里得到了继承和发扬,这在他们的一些重要的具有代表性的中国画、油画等作品中都可以得到印证。从宏观上说,湖北艺术家在国内画坛上是一支富有创造性的集群,为我国新时期美术发展做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

       虽然当时创新的狂潮席卷了美术界,然而在中国画方面,与其他画种不同的是创新离不开承继悠久的中国绘画艺术传统问题。概略的说,现代中国画写意画的基本面貌,在明清以降以经形成了完整语言体系。这个语言体系,也是在前人的中国绘画艺术发展脉络中创造出来的,其中国艺术的本质特征和艺术张力弥久不衰,也为后世的艺术家认同和继承发展。虽然后世艺术家都进行过寻求突破的努力,但都没有动摇“笔墨”基本形态,反而不断的丰富了这个语言体系。在上个世纪30——40年代,以留学归来的一些艺术家为代表,倡导了对中国画艺术形式的改革,不过是在传统中国笔墨的基础上加进了素描和西方色彩观念,当时这类探索成果被称做“彩墨画”。到了80年代,尽管爆发了一场关于中国画是否“穷途末路”的讨论,而最后的实践的结果,也只是在原有的语言体系基础上丰富了水的运用和加进了现代构成意识,这类尝试的技艺概称“水墨”。湖北的中国画画家在探索中,除了大量用水等大家共同的尝试之外,还加进了“粉”色(非传统中国画的不透明颜料),是他们的独到之处。

       就在技艺创新与观念更新相伴而行的那一时期,还是青年艺术家的吕绍福,刚从艺术院校毕业进入社会,充满了对艺术的憧憬和创新的活力,热情投入到这个中国画创新的大潮中。他曾提出了一个极富个性的学术见解:“先求异,再求完善。”我曾读过他的一些早期作品,滋漫着这种学见。吕绍福是创造风潮积极的参与者,也是受益者。是水墨语言的忠实探索者,也是守护者。为了“求异”,他曾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技艺上的磨练,不外也是在画面上用水加粉,水墨颜色的洇润流走,创设着一种自然随意的朦胧意态。在今天时隔十几年再回头来看当年的努力,吕绍福最大的收益是不再囿于纯具象的表达,具有了心迹表述的走势,在技艺上获得了以水墨洇染为主的基础风格,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面貌。

      

       进入90年代,美术界匆忙的技艺探索的浪潮渐渐淡逝。经历了美术新思潮的大动荡之后,艺术家们渐渐平静下来,思考也进入了精神层面。语云:“急行无好步”,风潮之中,难免有疏虞,艺术家们从中深刻体味道创新是件长久而艰难的事情。“先求异,再求完善”这样的学术主张也总带有急于求成的缺憾。其实,“求异”,是无形的,是一种期待,希冀一种令人令己都惊奇的结果。艺术家不可能总是在这种“虚拟”的期待中生活,“完善”则是实实在在的事情,毕竟要在绘制过程中去解决艺术上每一个具体的课题。此后的吕绍福必然走上了“在完善中求异”的嬗变历程。

       一个走进创作领域的成熟的山水画家,对于艺术上的不断提高,无非是要“与古为徒,与天为徒”。与古为徒,就是要以前人在艺术思想成果上来把握和鉴识传统上的脉络,与天为徒就是要在理喻自然界的现实中找寻技艺突破的途径。绍福确立了重新走进传统,走向自然的信念,深知过于泥不行,过于变也不行。远而使之无离,深而使之无僻,要把自然和古人的东西变成自己的活生生的作品,在创作上有一个适度的把握。到了90年代,美术领域也遇到了一个新的问题,即创作环境和创作心态方面出现了变化。中国的改革开放使经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随之中国的艺术市场也进入活跃期,不但艺术创作有了较多的自由,而且一部分画家可以“先富起来”。艺术家们创作上、生活上可选择的发展机会多了,一时间,社会性浮躁和艺术上的急功近利,一些伪学术、伪信息以及许多名利性炒作等等充斥在各种美术活动中,在一些所谓的“现代”、“后现代”的喧嚣中还在不断的制造“传奇”式的狂躁者。因而以往的单调、平静的创作环境和心态一去不复返了。新时代的艺术家一边要建设全新的创作环境,一边又要面对这一切对创作环境的污染。艺术家要“完善”自我和“完善”作品,深知这种环境的危害性,需要营造一种可供良性发展的环境和沉稳的心态,远离现世的龌龊,重新回归传统,回归自然,纯心追索,锤琢励炼。只是这种“营造”在很大程度上要依靠艺术家自己去完成。

       绍福对这种环境也有清醒的认识。知道既是其业,求得艺术上的成长,必然是要强化自我文化养成。为此,绍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相应的减少了社会活动,当有些画家沉醉于各种社会圈子的光耀时,绍福则潜心留情于诗书画艺之间,深思广纳,养化静悟,以求大进。

热词:

  • 浅议
  • 吕绍福
  • 中国画
  • 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