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入自然花径 开笔墨新途

——解读赵占东写意花鸟之变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08日 15:47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我一遍又一遍地赏阅赵占东这一阶段新创作的花鸟画,异常兴奋。它让我看到了他在中国写意花鸟画领域迈出的新步伐。所以冠之以“新”,是因为他的花鸟画走的不是老路。他是以宏观的花鸟笔墨图景,代替泛滥的传统图式的因袭和翻板;他是以花鸟与环境的共生共荣的生命体验,代替了传统花鸟画习用的“折枝”或“盆供”的表现方式;他是以开阔的视野、全新的思维方式和观察世界的眼光,从庭院、室内走向山野,走向林间,走向生生不息的自然花径。他将大自然中神清气爽的山川草木、野卉山花视为当代花鸟画的创作源头,走出了文人画、小品画的小天地,去画那闪耀着无限生命光彩的林中花路,去画那生机勃勃的草木精神。作品中无处不在的原野交响、流动山气以及花草鼎沸的生命情意,都是传统花鸟画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虽然,它还在行进之中,但重要的是,它已经从当代生活的敏感中,为中国写意花鸟画提供了一个新视觉体验,开启了一个方向、一个思路、一个大美的境界。

       如果说,在走向21世纪之前,赵占东的花鸟画处于“蓄势”阶段,立足于传统的提取、理论的研究、生活的积累和多种技法的尝试,那么,当历史的车轮进入世纪之交,赵占东开始释放能量,他的花鸟画集中在下述三个方面进行了创造性的开掘,赋予写意花鸟画以新的观念、新的命题、新的笔墨语言融合,升华为独特的审美理想。

       其一,入自然花径,开题材之新境。

       自1997年赵占东创作的《秋声赋》在全国美展中亮相以来,他先后创作了一系列表现野草的作品,如《秋醺》《金秋》《长天秋水》《芦汀秋韵》《秋之恋》等,把野草纳入画面,赞颂它们不争春夺艳、甘于寂寞、不畏摧残的生生不息的抗争精神和顽强的生命力,让野草成为他艺术创作的主体,已成为他独有的语言符号,开创了把野草作为中国写意花鸟画主题的先河。与此同行,他又创作了一系列表现“石韵”的作品,把艺术的触角聚焦在山林间的石溪草泽,让野草、青苔、溪流与坡石在自然组合中绽放异彩,那些从来不被人们注意的荒野僻境,那些看似不能入画的乱石苔草,却在赵占东笔下营构成或清幽、或野朴、或烂漫、或风动的自然空间,冷峻苍凉中显清韵,静谧无声中露生机。如《幽谷清流》《花溪》《石韵》《天籁清音》《溪口》《春溪》《细流无声》等作品,都保持了以境立意、形真趣远、清新幽寂的一致特色。

       近年来,他不仅在《野草系列》《石韵系列》中深耕细作,又得南国热带雨林的自然景观之助,在山花烂漫、野卉飘香、藤葛交错、杂树林丛的茂密、葱茏、繁复的原生态中去找寻生命的节奏,他要从缠绕、攀援、寄生、互生的植物群落中去寻找那竞相生存、争芳斗艳的花木精神,去构建开阔、宏大的花鸟景观及它的和谐之美。他画古木枝干穿插错落的《丛林之舞》,他画山花野卉叠放交织的《林中花路》,他在《竹乡清韵》中聆听竹影下双鸟的天籁之音,他在《春满雨林》中感悟奇花异草天机天趣的大美景象,他画《雨林长春》的生意盎然,他画《雨林之晨》的清新郁勃,他画《闲花漫语》的喃喃细声,他画《世外繁花》的野逸新艳,他将茂密浓郁的雨林奇观转换成泼墨、线条和色彩的世界,把花、草、树、石以“截断法”剪头去尾地移入画面,由此形成野逸、丰厚、奇崛、明艳的绘画风格,追求画面整体的多彩多姿,表达他对于热带雨林植物的真切感受,呈现的是自然花径中充满活力的生命意识和充盈和谐的自然精神。

       其二,入自然花径,开笔墨之新途。

       赵占东花鸟画的表现内容发生了很大变化,必然带动技法的变革。在他的作品中,无论是表现“野草”“石韵”还是“南国风情”,入自然花径的实境的感受使他不断地改变艺术构思的经验及语言手段。而且,他的作品几乎都是以系列面貌推出的,这应与他那种锲而不舍的耿介性情不无关系。

       在他的《野草系列》中,立足于表现野草的生存状态,以强调草木精神为主旨,多运用西画风景中的满构图,运用了向“没骨”“泼绘”靠拢的手法,融国画的水晕墨章与西画的色光彩影为一体,以多次积墨积彩之法,强化了色调而丰富了色彩,但仍可以看出或以色线或以墨线勾勒的密集小草隐显于整体的团块之中,突出了繁富和谐的层次和浑然迷蒙的野趣,令色、墨、线、韵统一于时空的氤氲中。这种在前人作品中从未见过的新格局,刷新了花鸟画的面目,重铸了表现主体的精魂。如果说赵占东早期的野草系列,偏向于吸收西方艺术的有益营养,注重于整体色调与形质的统一,那么,近年的野草系列却在此基础上,加大了笔墨元素的介入。如《芦汀金秋》《秋之恋》中,大面积的留白,大笔头的草叶挥洒,取象务求见笔见墨,构图只要大的开合,不在繁琐枝节上刻意求工,而在表现雄肆、凝重的整体感上用力,这都表明画家冥思变法的趋向和不断超越自己的努力。

       严格地说,赵占东《石韵系列》也可纳入《野草系列》,因为野草也是石韵画面的主体。它们的区别在于后者以表现野草为主,前者主要表现石韵;后者趋向于表现疾风劲草的大野雄风,前者着意于野草与山石环境相融散发的幽静之气。山石与花鸟的结合在以往的作品中并不少见,但像赵占东那样致力于山石与青苔野草生存与共的描绘,应属首创之作。景观的呈现,不取若忘若忆的模糊印象,不用提炼过甚的符号,而以摄取局部和细节的近镜头,颇有真实感,是笪重光所谓的“实景”,有接近西画古典写实之处。他使用的艺术语言,既有以大写意的笔墨方式表现山石的形质,也有借鉴西方明暗法淋洒墨点、色点塑造植被的蓊郁华滋,那流淌在水草苔石间的潺潺溪流更使画面平添天籁之韵。画中实现的是工与写、粗与细、线与点、线与面、疏与密、墨与色、动与静等多重对比映衬,已不止于画家具体的感受和一时的情愫,而是一种升华了的境界、一种淡泊宁静的情怀,一种超然物外的精神渴求。

热词:

  • 解读
  • 赵占东
  • 写意
  • 花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