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艺术台 > 画廊 >

贺友直:白描人生,人生白描

发布时间:2012年12月07日 11:09 | 进入美术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完整视频 完整视频
channelId 1 1 1

       一身淡蓝对襟布衣,每日喝酒画画,90岁的连环画大家贺友直看起来一直乐呵呵的。上周,“率真贺友直——经典老上海展”在上海城市规划馆开幕, 贺友直照样乐呵呵地出现在展厅,并调侃起了“率真”二字。

     上海巨鹿路上一间9平方米的斗室,是贺友直的工作室,居住于这间堪称中国艺术家最小工作室中的50余年里,贺友直画出了《小二黑结婚》、《朝阳沟》、《李双双》、《三百六十行》等承载着几代人集体记忆的连环画。走进简陋的家,坐下,一身布衣的贺友直坚持亲自给我们倒茶,加水,不让我们动手,并一再笑指着自己强调:“My home!”

     贺友直是特定时代、特定国度造就的连环画家,一直以平实白描的手法致力于人物造型、生活场景及总体构图,从而使连环画脱离了小儿科而成就了蔚为大观。恰如其好友谢春彦所言:“其为人之风格亦确如是,亦确如他笔下主要的形式白描,一根墨线儿到底,光明磊落,是绝无什么枝蔓的。然即如清清之泉,其亦必有艰难的出处,波折宛转起伏回还,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浊,在这样一个史无前例的纷繁复杂的社会里,倘贺佬只是率真行事行艺,恐怕是弄不到今天这一步的吧。”从贺友直的连环画中,人们所看到的不仅只是一幅幅风俗画,更可以藉此追寻一个已经逝去的时代。贺友直的连环画绝非一般意义上的“小人书”,而是一代人的集体“文化记忆”。

     贺友直当然是率真的,也是明白的,然而在与《东方早报--艺术评论》谈起连环画困境与当下的社会现状时,90岁的贺友直几度把桌子拍得“咚咚”直响。

     说自己:称“大家”已很了不起了

     艺术评论:我们还是先从你的白描作品说起,你怎么理解白描?

     贺友直:白描是我们中国绘画中间最基本的,技法最简单的,也是最难的。中国文化讲笔墨、书画同源,笔画浓淡颜色,但是从技法来讲,白描几乎比较没难处,没那么多要求,所以关于艺术上的高低难度,并不是因为复杂了难,简单了就容易,音乐也是这样,艺术是共通的。

     不能把白描说得神乎其神,没有必要,正因为,我没有掌握其他绘画技法,所以才老是在这个上面。正因为我其他不能,所以我才在白描里走出一条路来。

      艺术评论:很多人画白描,但不能打动人,你的白描很让人感觉亲切。

     贺友直:白描有个载体,就是说我把人物画传神,人们的注意力就集中到人物上面去了,没有太多地去探究背景、技法的东西。线描,我就佩服历史上一个李公麟,一个陈老莲。你看陈老莲不是单纯地看他的线条,而是看他的造型和线条的组织,这是他的特点。李公麟的线那真是神啊,他画的《五马图》就好像线下面就是马的肌体。我佩服徐悲鸿的素描,徐悲鸿的素描不仅仅是外国人的要求,而且阴阳五大调子,他的线条外轮廓还有一条线的,他用看的画出条线来,这条线真妙极了,能感觉到模特的皮肤的光泽。

     我的线描说穿了,线是中国传统的,但是我的处理方法还是西洋的。我的线描是根据人体解剖来的,有时候还根据明暗调子来组织的,并不像陈老莲那样,主观非常强,他有意把线处理成装饰性的。因为我画的是现代人,现代人的服装装饰性的线条弄不上去,我在画《山乡巨变》曾经尝试使用陈老莲装饰性的线,但这个很勉强。

     艺术评论:听说有人称你是“线描大师”?

     贺友直:有人说称我为“线描大师”,我说千万不要称我为“线描大师”,称不上,“大师”这两字要让后人说,过两百年三百年。你千万别写线描大师,顶多是“大家”,称“大家”已经很了不起了。我对外称,我是个草根,我最高学历是小学六年级,我没有进过中学,到中央美院去讲课,我讲我是1937届的,下面一批人就猜是(1937年毕业于)比利时的、巴黎的、美专的、国立专的或鲁迅艺术学院的,我回答说我是小学毕业的,结果下面人哄堂大笑。学生说:老师啊你是没有文化的。我生气吗?我是没文化的,我没有文化到什么程度呢?电视台不是有问答吗?提出的好多问题我十有八九答不出来。还有最囧的是,中央美院历届招生,学生口试,我做监考老师,我只提一个问题,接下来的就提不出来了,我问:“为什么你要考我们连环画专业?”应试学生答了以后,我就问不出了。提问题比回答问题还重要,提问题里面可以看见一个人有多少修养。

     艺术评论:其实中国有句话叫“大道至简”,未必要说得那么复杂和貌似高深。

     贺友直:有学问就是有学问,没有学问就是没有学问。其实“文革”以后我是可以富起来的,北京的荣宝斋叫我画批人物画,都是来钱的活,这一批不是一张两张,我一掂量画什么呢?中国画画的人物是没有见过的,不像苏联列宾画的托尔斯泰是真的托尔斯泰,像英国人画莎士比亚,是真的莎士比亚。我们画我们没见过的人物,看的人谁也不知道你这个是不是李白、杜甫、李清照,李白的诗我没有一首背得出来,我去画李白这不是开玩笑吗?我自己掂量,这钱不是我赚的,就回断了,不画,这点我聪明的。

     单幅画我一般不画的,就是人家要我画单幅画也要故事内容的,因为你没有故事内容作为依托的话,单画人物就变成考验你的艺术修养,你把有故事的东西变成没有故事的,这个人还是站不住的。这个内容不是故事的内容,是感觉的内容,就更高了,我没有这方面修养我就不碰,我不敢碰啊,你说我虽然农村去了那么多次,我随便画个农民,能立得住吗?立不住的。

     中国画的人物画要能从纷繁的现象当中抽象出来,我抽不出来。要单独画一个人,没有故事内容,感觉也是故事内容啊,你要有画出感觉的内容来,这张画就站得住。

     否则画不仅仅是站不住,也是留不住的。

     论卖画:论尺?我又不是开布店的

     艺术评论:说到作品是否留得住,忽然想起范曾的画,范曾也自称“大师”,你怎么评价?

     贺友直:说起来那是很早了,1980年初,在北京一画店,他的画那时候挂在那里是最贵的,四五千元一张,我看了心里说“什么玩意”----他老是画这张脸,这张人物脸像他老师蒋兆和的脸,脸都是仰起来的,老是画钟馗。流水作业,他这钱太好赚了!

     艺术评论:那你卖画吗?

     贺友直:我在什么情况下卖画呢,必须是极要好的朋友,人家托人找我,那我不能拒绝。说到价钱,我说先不谈钱,画了再说,他拿出多少,他高兴了,我也高兴了。我猜呢他拿到画,回去给人家看:这老头画的值多少钱?一个说两千,一个说五千,那加起来除以二,总有三千五吧。我的画交给朋友,如果对方眉头一皱,就给我拿回来,因为我不是挂在墙上卖的行货,下面有个标价,那是“姜太公钓鱼”。有人问我多少钱一平方尺——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开布店的!

     艺术评论:这个对比当下的画家犀利的。那你卖画收入如何?

     贺友直:我富绝对不富,穷绝对不穷,可以啦。活到九十还没有死,现在我的追求就是老得慢一点,走得快一点,别死皮赖脸地躺在那里,那么我本人也苦死,我家属也苦死。

     我有个特点,复杂的事情简单处理。我认为这个很重要,难办的人是“简单的事情复杂处理”,我的事情简单惯了,我的事情只要老太太同意,字一签就完了,也不搞什么仪式,也没有什么条条框框。美术馆收藏我的作品是因为国家承认我,我已经感谢美术馆了,没有一定要他感谢我的,这个不能颠倒的。美术馆第一次收藏我的画,我把我手里的最好的作品给他们,他们给了我五万元钱的奖金。我后来说给人民美术出版社五万块钱,帮我出一套得奖作品集作品怎么样?结果人家不干。

     艺术评论:你曾在中央美院上关于连环画的课,当时教些什么内容?

     贺友直:后来我才明白,美术学院不能建这个(连环画)系的,连环画是创作,不是教出来的,那是基本的技法,这都是可以的,不像油画素描有基本的技法,中国画就尴尬,叫学中国画的学生去画石膏素描这不是扯淡嘛。画中国画必须要去读书。

     艺术评论:那你当时在中央美院教了几年啊?

     贺友直:七年。从我人生的经验来讲,进中央美院是难得的机遇,我总结一下有哪些方面提高了。理论思想上提高了,讲课逼得你去思考中国连环画这个行当最主要的是什么问题,必须清楚了你才能教人家啊。我知道连环画不是技术问题,关键是表演,你不会表演,你不会画连环画。

     艺术评论:表演两个字怎么讲?

     贺友直:人物要活起来,他的动作、符号要让所有人看得懂。去年中国美院叫我去讲课,他们就说是文化部产业司下命令叫你贺友直到我们学校来讲课。

     艺术评论:下命令?

     贺友直:对啊,下命令了。他中国美院象山分校专门搞动漫的。我一听产业司?文化部有产业司?这个可怕的啊。我们是老百姓啊,我在报上写了一篇文章,谈文化生态,文化要成为生态(而不是产业),你不成为生态,你成不了强国的。

     现在上海把世博会的场馆变成为文化场馆,太远了,而且世博中国馆变成美术馆的一个问题是,你有那么多东西吗?人家卢浮宫的收藏品都密密麻麻的,你有吗?人民广场的这个大剧院,你能天天演出吗?你有那么多的演员吗?过去梅兰芳不在上海唱红,他在全国红不起来的。现在呢?研究研究这个道理。你要成为文化强国,首先我们上海要成为文化强势。

     所以我最近跟出版社建议,如果我们上海文化是一个矿山的话,我们就是富矿,那么多人物曾经画过连环画,现在你一个人再画本连环画,不要太厚,画得质量非常高,肯定行的,但是现在没有人啊。当初连环画兴旺是什么道理呢?其他画画种衰落,没有钱挣,连环画给稿费呀,所以好多画家,比如说陈逸飞、陈丹青都来画连环画了。现在,画画的,外面三万五万一尺地“卖布”,出版社对连环画的稿费还是两百元一张画,一天画一张算是高产的,这样也不过每月六七千元。而现在个人所得税的最低标准已经超过三千了,稿费却超过800元就要交税。

热词:

  • 贺友直
  • 艺术家
  • 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