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首页视频资讯看展插画专题公开课

迎风举步写风流——记著名书法家刘洪彪

艺术家 央视网 2014年12月12日 18:30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高高的、瘦削的个子,刚毅的、有如雕塑般的面孔——这是2008年11月9日下午,在戒备森严的北京第二炮兵大院门口,记者见到刘洪彪先生时的第一印象。

       在他的引导下,我们来到设在二炮大院内的刘洪彪书法馆,参观馆内陈设,欣赏书法作品,置身于芳香四溢的书海中,品着清茶,聆听着刘洪彪先生对书法、对亲人、对家乡的款款深情,感受着这个萍乡游子不平凡的人生历程。

       逆坂走丸  迎风纵棹:刘洪彪的学书之路

       刘洪彪认为,富人与穷人的成才代价完全不一样,如果将成才比作过河,由此岸到彼岸,那么,富人只要坐船过去,而穷人却要借船、租船、买船,甚至需要泅渡,游过去。他说:“我的学书经历如同‘逆坂走丸,迎风纵棹’,所以我为自己取了一个‘逆坂斋’的名号。我一直在享受着求索的艰难,从不气馁。”

       1954年出生于萍乡高坑矿老虎冲一个矿工家庭的他,尽管自幼聪慧、极有悟性,却并未得到命运的青睐。不到八岁时,父亲因煤井事故被夺去生命,年轻的母亲带着大不过十岁、小不足两岁的四个孩子苦熬日子。此次劫难在他的人生中烙下刻骨铭心的印痕,也铸成了永生无法弥补的遗憾:“一是无缘进入大学课堂接受高等教育,大大限制了我才智的挖掘和事业的发展;二是过早失去父亲,几乎没有享受过父爱,几十年一路走来,孤寂伶俜,从来不知‘背靠大树好乘凉’是何种滋味。”

       苦难并未折断少年刘洪彪翱翔的翅膀。不管前路有多少风霜雨雪,他就如一只坚强的雏燕,迎着风,迎着雨,孤傲地飞行:

       小学三年级时,他在高坑煤矿第二职工子弟学校获得年级写字比赛钢笔字第一名、毛笔字第三名,并常随老师办黑板报、油印小报,写大幅标语,画宣传画,这段经历让他与书法毕生结缘,从不离弃;

       16岁初中毕业时,先在高坑矿当矿工,两个月后调出煤井搞宣传,后担任团委宣传干事,成为矿上的文艺骨干,19岁时,楷书作品入选萍乡市美术摄影书法展览;

       1974年,20岁的他,放弃50余元的月薪并即将入党、做党委秘书的优厚条件,毅然从军,去寻找更大的天地,去开创他的学书之路。

       外面的世界尽管大,但对于一无祖传庭训、二非科班出身、三未入室拜师的刘洪彪来说,人地两生,学书从艺更为艰辛。

       当兵入伍后,“从电影放映员到管道工,从城里到山区,折腾了好几年;从一个踌躇满志、生龙活虎的阳光青年到一个两度胃穿孔、四次肺胸膜破裂的疾病之躯,耗费我半辈子。但无论如何,我都没有后悔过,没有抱怨过,没有改变目标。”刘洪彪回忆说。

       1976年从部队机关到滇南山区的基层连队时,日常生活十分紧张,早起出操,白天训练施工,晚饭后搞农副业生产,稍有空闲,连队还要组织学习、唱歌、体育比赛、帮厨、上山砍烧柴、下地割猪草,半夜还可能叫起来站岗……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仍然坚持在不足一人高的小仓库里临帖读书。有时还挤出时间义务为连队办墙报,为战友写条幅。1977年,他因胃病住院长达80多天,病情稍好,他便读书写字,并为医务人员和病友写字500余张。1978年秋,24岁的他因胃穿孔再度住进医院,在尚未痊愈的情况下接到调令,回到部队机关。29岁的他第二次胃穿孔,竟在住院期间坚持在病榻上参加了文化补习班的毕业考试,并取得总分第一名的成绩。

       正是这种“一根筋”“一条道走到黑”的痴狂和韧劲,让刘洪彪的书法之路越走越宽广,留下一串串清晰而美丽的足迹:

       1980年,他的书法作品首次发表于武汉军区《战斗报》,此后,书法、篆刻作品频频见报、参展、获奖,在军中名声渐响;

       1987年,他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并在洛阳博物馆举办二人书画联展;

       1988年,他获得全军书法比赛一等奖;

       1994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刘洪彪四十岁墨迹展”,国务委员、国防部长迟浩田,中央军委委员、总后勤部部长傅全有,总后勤部政委周克玉,中宣部副部长翟泰丰分别为展览题词,中国书法家协会代主席沈鹏题写展名,第二炮兵司令员、政委等诸多军地政要出席开幕式,在军中、在书界引起极大轰动;

       2000年,他在中国书法家协会第四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理事;同年被授予中国书法家协会首届“德艺双馨会员”称号;

       2002年,48岁的他进入中国书法家协会评审委员会;

       2004年,他在中国美术馆举行“刘洪彪五十岁墨迹展”,其颇具探索意义和创新精神的作品形式、展厅装置,以及全部以自作诗文入书的超强综合素质和创作能力,再度引发书坛的强烈反响;

       2005年,他在中国书法家协会第五次代表大会上再次当选为理事,并出任草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2007年,他在北京第二炮兵机关设立刘洪彪书法馆,创军队艺术家个人在军营设馆的先例。是年,他荣膺首届中国书坛兰亭雅集“兰亭七子”称号;

       2008年,他成为总政治部表彰的60名“全军文化艺术工作先进个人”中的唯一书法家。同年,他先后随中国书法家代表团和中国友好文化交流团出访日本、新西兰、澳大利亚和韩国。

       刘洪彪书法馆总面积300多平方米,含陈列室、创作室和储藏室等多元空间,常年陈列历代经典书法临作,并不定期更换展示刘洪彪个人的书法新作。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沈鹏先生为其题写了馆名,二炮政委、副政委、政治部主任和中国文联、中国书协领导,以及社会各界知名人士参加了开馆仪式。书法馆给了刘洪彪一个更独立、更宽阔的创作空间,标志着他的书法事业进入到一个新的层面和高度。

       眼界容五洲风动  胸间纳四海浪翻:刘洪彪的书法境界

       刘洪彪兼涉诸体,真草隶篆皆能,被称为书法创作方面的“全才”。专家评论,他的作品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语言,既“有我”,又“无我”,超凡脱俗,大气磅礴。

       独特的艺术语言,缘于刘洪彪对书法艺术的独立思考和独特实践。

       刘洪彪认为,书法家不应该只是一个写字匠,抄一辈子古人、他人的诗文,更不能沦落为江湖艺人、街头把式。因而,书法家不能只盯着书法圈,不能只限于书斋翻书练字,就得“眼界容五洲风动;胸间纳四海浪翻。”怎么“容”?怎么“纳”?就是“打开电视,浏览世界;查阅典籍,涉猎百科;俯首书斋,思连今古;置身床榻,心游乾坤。”因此,刘洪彪十分注重提高各方面素养,他读书涉猎甚广,兴趣爱好广泛,对音乐、体育、美术、装帧设计等关注尤多,且颇有见地。他的作品具有独特的“刘洪彪气质”:他将记载自己军旅生涯中点滴往事的日记信函、激情涌动时创作的诗词对联等进行二度创作,成为内涵丰厚的书法作品。他的四十岁墨迹展中的日记、联语、文章和五十岁墨迹展中的律诗、联句、祝辞、絮语、杂文等,都是“书自家诗文,吐自家心声”,让人不仅享受到书法的视觉盛宴,还从中品读到一个真性情的刘洪彪。而这些自己创作的律诗、联语等也多有佳句妙语,如“心中纳万物;笔底发千姿”“迎风举步足音重;逆水行舟桨声急”“登顶志高能摘月;踏海心宽可泛舟”等,既有情境交融的美感,又不乏生活的哲理,给人启迪。

       刘洪彪说,每一个时代的书法都有其鲜明的时代属性,晋尚韵,唐尚法,宋尚意,明尚态。他认为当代书法大抵是尚“式”。为何尚式?一则,因为书法发展到了“展览时代”,作品是悬挂起来观赏,首先要有视觉美感,这就迫使书法家在形式构成上下工夫;二则,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的生活方式和审美取向也在不断变化,现代居室的装饰讲究美术感和视觉感,传统的书写方式和装裱形式已不能与现代化的楼堂馆所相谐调。因此,书法作品形式构成的创新就势在必然。

       在书法形式创新方面,刘洪彪提出一个让人耳目一新的理念——展厅是件大作品。长期以来,书法家仅仅是把作品写出来,让装裱师随自己的习惯、按照传统的方式装裱完,然后挂满墙面,让观众看。刘洪彪感觉到,这样的展览,很容易让观众产生审美疲劳,因为在嘈杂、混乱、拥挤的环境里,是读不出书法的味道来的。他决定从策展、布展改革开始,探索一条打造书法展览整体形象、提高书法艺术文化品位的路子。他还提出一个大胆的口号:“为书法穿盛装,让书法住别墅”。

       这理念,这口号,决不是恣意狂言,而是刘洪彪多年实践探索的理论升华。早在1994年,在中国美术馆办四十岁墨迹展的时候,他就有意识地在这方面做了一些尝试和实验。他把装裱作为突破口,事先确定在中国美术馆展厅里四面墙上的作品,一面墙上的作品统一色调,四面墙,四个色调。在装裱的形式上,打破了以往传统的“天、地”的比例关系;打破对联、中堂的习惯裱法;把平面设计的元素借鉴过来,甚至包括挂绳、轴头都作了改进。在2004年五十岁墨迹展的筹备过程中,刘洪彪进行了更大胆的尝试。他借鉴美术展览、平面设计展览、工艺美术展览、摄影展览等装饰方法,弃用卷轴装裱,全部作品均采用板框装饰。这样一来,作品显得平整而厚重,简洁而时尚。同时,他把整个展厅,包括柱子、墙面和展厅以外与观众有联系的地方,都视为一个整体进行全方位设计美化,给观众营造出一个优雅的审美环境。后来,他又相继担负了“中国美术馆当代大家书法邀请展”“中国美术馆当代名家书法提名展”“中国美术馆篆刻艺术邀请展”“篆隶楷行草·五体十家展”和“第二届中国书法兰亭奖作品展”等十多个展览的艺术策划,他用全新的理念和方法进行策划和指导设计,每每给人以新奇的视觉和深刻的记忆。

       所谓“有我”,指的是刘洪彪书法独特的艺术语言和表现方式;所谓“无我”,说的是刘洪彪对于自己,对于惯有的模式,都敢于否定、超越和发展,以及他创作时那种忘情、忘我的痴狂状况。“有我”和“无我”交融在一起,达到一种至高的艺术境界。

       溪流有情入江海  山壁无欲极云天:刘洪彪的人格魅力

       如同他刚毅的外型一样,刘洪彪个性耿直,不媚俗,不随流,不重名利,甚至不爱交际,始终保持一份纯净的精神世界。但他为人厚道,对师长、对朋友、对家人用情很深,战友情、朋友情、家乡情、儿女情,种种美好的情感,在他半个多世纪的历程中酿成香醇的老酒,并发诸笔端,渗透在书法作品中,使他的人品和艺品相得益彰,芳香四溢。

       刘洪彪对家乡一往情深。他从军34年来,几乎每年都回一次萍乡,看望家人,与昔日的师长、朋友叙叙旧。为了安慰和陪伴病重的继父,每次回萍,他都坚持住在生活条件简陋的高坑矿茅屋街家中,在继父的阵阵咳嗽声中半醒半眠。继父去世后,他从北京赶回萍乡,上下张罗,安排继父后事,安抚悲伤的母亲,尽“长子”之孝。

       刘洪彪从不忌讳自己的贫苦出身。父亲去世后,是母亲改嫁伯父,含辛茹苦把他们兄弟姐妹拉扯大,他十分敬重自己的母亲,不管身份地位发生何种变化,他都以她为荣。他说:“一个人永远不能小看父母,得到名、得到利后,一定要与他们分享,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没有他们,就没有你。”因此,刘洪彪在中国美术馆两度举办书法展览,他的母亲,那个满头白发、饱经沧桑的家庭妇女都成为开幕式嘉宾,胸佩鲜花,伸出满是皱褶的双手,与高级将领、书界名流一起,为展览剪彩。作为一个母亲,这是一种何等的荣耀啊!世上的母亲有几人能享受到呢?可她的儿子刘洪彪给了她这种至高的荣耀,她这一生知足了。用刘洪彪的话说,“这一剪平息了很多苦楚。” 看刘洪彪书法,读刘洪彪日记,与刘洪彪交谈,无不为他的挚情所打动、所吸引。我们看到的不仅是作为一个军人、一个书法家的刘洪彪,更是一个具有独特个人魅力的刘洪彪。

  • 资讯
  • 看展
  • 插画
  • 设计
  • 视频
  • 专题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书画图集

860010-112108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