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首页视频资讯看展插画专题公开课

李铁夫:西画真传第一人 绝技傍身傲后生

艺术家 央视网 2015年08月12日 16:33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生平简介:李铁夫(1869—1952),原名李玉田,广东省鹤山县古劳陈仙乡人。父亲李亮南在美洲经商。1884年中法战争以后,他在亲属的帮助下远渡重洋,先后留学于英美。曾加入“纽约艺术学生联盟会”和著名的“画理学院”达十年之久。

      他自1905年至1925年间曾为美国著名画家威廉-切斯和约翰-萨金特的“门人”。侨居国外期间,他追随孙中山参加革命活动,在英国加入兴中会,后随孙中山赴美,建立同盟会纽约分会。

      画论——铁夫之后,中国油画可称地道

      画者,多有个性,使小性时得怪名,使中性时得狂名,使大性时得大名了。使大性谁能孑然一身?惟李铁夫一人!

      他以十六岁中国乡村少年认识世界的能力求学美术于海外,经受贫穷的窘迫,语言的困难,思维的迥异,种族的歧视,又经历恋爱的挫折都没有沉沦,以“铁夫”自名,饱学饮誉,成为当时国际最权威的美术机构“国际画理学会”的第一位亚裔会员,活动于美国画坛四十年。

  在祖国兴亡抉择时,革命,成了这位中国第一个到欧美研究西方油画艺术的人心中的冲动,他以“中国油画艺术先行者”的身份,资助革命先行者孙中山,但他回到祖国时,“蜗角蛮多徒自扰,佛口蛇心不知羞”是他的愤懑,“独鹤何归晚,昏鸦已满林”是他的无奈,他空在海外学到一颗艺术家的心灵和民主意识,却不懂做出投机取巧,换取安逸生活的举动。香港二十年,隐忍中“越老越坚强”。一个人难的是一辈子有“铁”性,而他做到了。

  “搞美术的人,眼神是最毒的。”当我观看铁夫的照片,触及那深邃的目光,我感觉到他的“毒”目。这是被孙中山喻为“东亚画坛第一巨擎”的目光,是“完全美术无丑怪”(廖冰兄语)的人的目光,是“贪官污吏渠恨入骨”(廖冰兄语)的人的目光!

 

      从《未完成的老人像》可以看到他油画艺术表现力的高超,他是以直接的笔触来造型,油画色彩的冷暖调子,素描关系,随笔触的运动直接生成,不犹豫,有激情,准确地将要被描绘的对象在画布里彩塑出来。解读他遗留下的油画画作,就可以知晓他的雕塑作品是如何能在美国艺术大赛中获得冠军的,就可以明白他的油画语言是如何能对话欧美油画大师的!

  今日油画艺术技法在中国已被众多人掌握了,回看他的油画作品,才知道谁独拥真才!他心无旁骛地学到了十九世纪欧洲学院派油画技法的表达风格,以严谨的态度描绘人物的性格,而不是肤浅的随形而像。我可惜过历史给他以革命的蹉跎,令他以高超的画技,仅像武侠中至高武者一样,点到为止。未能给他平和的时间、安逸的环境去创作人物众多场景宏大的更多油画作品。而得见沧海遗珠《蔡锐廷烈士之死》,那独特的构图,足以独树大纛!我又释然:好画不在多!

  我曾临摹他的油画静物《果与鱼》,奢望学其技艺。那鲜活的鱼,水分十足的果,光感、质感、鲜润感被他以快速激情的笔触,微而细致的色调,准确地留在画布上,似乎凝固住了当时的历史氛围,让人无法望其项背!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当有国人说中国油画是“土油画”时,我分明又看到了辗转中铁夫无奈地卷起从框上拆下油画画卷时的神情。流离失所损伤了娇贵的油画,喑乌了其艺术色彩。我想绝不是一些文章中所说背景用暗颜色简单处理的,应该是色彩过渡丰富的。只因四五十年的光阴令暗部混合色彩加速变暗,亮部色彩变粉发灰。艰难的生活条件,使他的油画在画布、底子、框、媒介剂等方面今非昔比。他为中国带回油画的真谛,是应当被画者真正去认知的。

  鲁迅遗嘱说: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或美术家。我是无数被李铁夫感动的人之一,我不能在感动中为他做出路人皆知的高论与流芳百世的宏图,唯愿他留下的无人能比的诗歌、油画、水彩画、水粉画、水墨画、书法等诸多艺术所组成的传奇人生能成为人们示儿时言真意切的教材!

    评画——晚年画作:用笔精到而洗练

 

      画作:《四川峨嵋》;时间:约为1947年

  评画人:迟轲(著名美术史家)

  《四川峨嵋》是他一生最后几年中难得的完美作品之一。淡墨色铺成的雨后山岩,空灵而又坚实;山脚下的茅舍和树丛,层次分明,用笔精到而又洗练;近景处两三株饱含水分的黑杉树,很有书法趣味。人们评论说:难得用这样朴素的色彩达到如此丰富的效果,难得在幅面不大的水彩画中呈现出这般磅礴的气概。

  李铁夫对中国民族的文化艺术有深厚的感情,他在远寄异邦的数十年中,就从未放弃过对于联诗和写字的兴趣。他的书法肆恣倔强,似有康南海的影响并兼受傅山的熏陶。

  晚年,李铁夫常作水墨画。他喜欢的题材是猛虎、海洋和飞翔着的鹰、雁……这些画幅大多是漫不经心地画在别人弃掷的废纸----公文纸、账簿上面。从这些形象里,可以见出他的胸襟和抱负。

     评画——人物:写实中有“写意”

 

      画作:《少女像》;时间:20世纪30年代晚期,广州美术学院藏

  评画人:王见(广州美院学术馆馆长)

  这幅画作没有签署年款,根据画面的构图和色调以及用笔等技法特征推测,应属于20世纪30年代中晚期的作品。画面的基本格调和手法处理与李铁夫1934年创作的《画家冯钢百》等同期画作相近。

  李铁夫的绘画基本属于写实一类。但这种写实带有非常明显的抒情写意的性质,不是一种刻板的描绘。换句话说,不是一种“照相”式的填描和刻画,但同时又不失欧洲传统绘画的深沉。李铁夫因为谙熟并崇尚中国传统绘画和书法的精神,所以老师们笔下的马奈画风,并没有使他放弃自己的文化背景和切身体会,故很早就能在油画中体现出一种写实中的“写意”。然而,当代中国油画家们至今才有所觉悟和追求。所以说李铁夫不愧是在艺术上具有先知先觉的伟大画家。

    评画——风景:凭想像写李白诗意

 

      画作:《遥望瀑布》;时间:20世纪30年代,广东美术学院藏

  评画人:陈滢(广州艺术博物院副院长)

  此画作是李铁夫的一种新尝试,李铁夫以中国传统山水画的方法,凭想象作了这幅油画,该画取唐代诗人李白的诗意,表现“日照香炉生紫烟,遥望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的境界。此画的表现手法完全不同于李铁夫的其他风景油画,李铁夫力图融会中西画技于一炉的追求,从中可见一斑。

  李铁夫是广东现代首屈一指的油画大家。他在海外数十年,相当深入地把握到西方现实主义油画的精神与内质。他回国后的二十年间,其油画又呈现出新的面貌和活力。这些油画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审美价值,代表了广东现代写实油画的最高水平。

    对话——学西方油画讲地道,李铁夫数第一

  广州画卷:有人说,如今提李铁夫有点不合时宜,意义也不大。如果从留学以及绘画技法来说,他的成就以及主要意义是什么?

  刘一行(《画廊》杂志主编):他那个年代留学算比较早了,那时也不止他一个人出去,但是从西方油画的地道性来讲,他毫无疑问是排在第一位的。那个时期的风气是这样的,就是期望中西结合,所以很多人虽然出去了,但是通过系统学习的并不多,大多数人是去国外逛了一圈就回来。

  区广安(《广州美术》主编):可以说,从油画来讲,他是留学的第一人。他的“学”是根于西方传统和艺术土壤的,是那种从基础学起的“真正的学”,这对现在的年代还是有很多警示意义的。如今大多数人也赶时髦留学,但出去的人有多少真正学到了东西?急功近利的心态左右着人们的思想。像李铁夫虽然属“留学”,或许并没有文凭,但他的绘画实力有目共睹。另外,现在我们所看到的油画,“杂交”的居多,不地道。从艺术上讲,这叫不老实。如果醉心于西方绘画,就要用心去学,而不是瞎子摸象。

  刘一行:还有,他最大的影响是把原汁原味的西方绘画呈现给国人。他虽然人在国外,但那时他的画在国内展出过几次,这或许要得益于他的好友黄兴。他有一些画赠送给了黄兴,黄兴为革命来往于国内外,经常把他的画带回来展出。李铁夫的画在国内展出大概在民国16年。要知道,那时国人对西方绘画的概念是相当模糊的,人们至多只能通过劣质的印刷品或者电影宣传画来认识西方绘画,所以当时李铁夫的画在国内引起轰动,是很正常的事情。

  铁夫被边缘化是因他的西画技法后人不看重

  广州画卷:李铁夫长期飘荡在国外,解放后回国受到热情款待,但很快就去世,后来研究者并不多,他被边缘化的原因主要是?

  刘一行:李铁夫不比徐悲鸿、高剑父等人,这些人在美术史上具有转折意义。他的关系主要在国民党那一块,后来人对他的研究并不多,主要是两方面的原因。第一因他是广东人,他的边缘化是由于广东的边缘化。长久以来,就美术方面,广东在全国作宣传是不够的。其实,在民国至解放前,广东的绘画在全国是走在前列的。特别是高剑父一拨人的影响,每次的全国展览,广东画家占大部分。解放后,广东的美术逐渐被边缘化。另一个不被经常提起的原因我想在于李铁夫本身的艺术造诣。他的艺术成就主要在于西方绘画的技法继承,非常地道的西方绘画传统,但现在我们的时代不重视这些,这个时代的艺术讲究所谓个性张扬,这跟李铁夫的画风不大吻合。其实,在解放初,他作为大画家,是备受大家尊敬的,但是他1952年就去世,对解放后的美术发展并没有发挥多大影响。如果多活几年,他对现在的影响可能更大。

  区广安:他的边缘化是历史的误会。过去不要说是留学,就算是其他的名头在“文革”也可能被打为特务。他的曾经被遗忘是正常的,历史总是这样,否定之否定,然后回归肯定。如今的“国学”热就是同样的道理。没有领略真正的西方文化传统,是李铁夫一度遭冷落的主要原因,可以说,国人对李铁夫的认识是伴随着国人对西方绘画的认识一起成长的。

     趣闻旧事

  孙中山是他的“大哥”

  李铁夫曾任孙中山秘书五年,奔走四方,宣传革命,备尝艰楚。民国以后历任美洲国民党支部书记长、宣传部主任、美术部主任。李铁夫十分崇敬孙中山先生,常称孙为“大哥”。两人既是同志,又有兄弟般的亲密情谊。孙中山每到纽约,就住在他的寓所,有时还带着儿子孙科同往。当孙中山在美国生活困顿时,李铁夫曾经给与帮助。有一天傍晚,他俩漫步街头,经过一家餐馆,孙中山停下来摸摸口袋,露出无奈的样子,李铁夫意会到“大哥”肚子饿了,便拍拍自己的衣袋说:“进去吧!我这里有大把钱。”

  嫌作画的时间不够而未婚

  有“画怪”之称的李铁夫在香港的晚年生活并不好,别人求上门来买他的画可是他不卖,但是他对狗肉有特别的喜好,不少人知此而用狗肉来换取他那不易求的作品。据说广州“四牌楼”(现解放中路)不少故衣店的人用狗肉骗取过他的不少水墨画和书法。在别人看来,李铁夫有许多怪癖,他白天走路,总是慢慢地,像一个沉思的哲学家在散步,而晚上走路,即矫健如飞,他有他的道理:“白天人太多,走快了,不是碰坏人,便是被人碰坏了!”老头生活简单,只有那两套衣服,可是绘画的用具却非常精美。他似乎入了画迷,把结婚的事都忘掉了,可是他又不是独身论者,他说:“作画的时间都嫌不够,结婚,有了家庭太麻烦了!除非家庭制度起了大革命,大家同住在一起,各人有各人的工作,不受拘束,不受负担所苦,那么,我可以结婚!”

  假门生骗画,发《启事》严斥

  余历来所写之书法、水墨与水彩应酬画,均为友谊应酬性质,且均书有上下款,此外绝无出售一幅。无论任何人如有假借余名义或伪造余书画,向外招摇混骗者,自必法律追究。特此声明,并希爱我之社会人士,勿为此等败类所骗。

  这里“败类”其实是有所指的,那是一个自称为他“门生”的人。40年代最后两年,李铁夫患了严重的慢性病,被送进一家慈善性质的医院,这个“门生”时常带了纸笔墨来看李铁夫,名为探病,实则是看准了李铁夫哪天精神较好便连哄带骗加上强迫要他写字和画水墨,根本无视老人病中体弱而强使他消耗大量体力。如此包围老人一个时期,据说套得的作品达百件之多。这个“门生”的骗子行为可能李铁夫后来才知道,那就是“假借”“名义”以“招摇混骗”。这些书画很多只有下款而没有上款,这位“门生”就更易“出手”。《启事》说的“均书有上下款”,言外之意,就是劝“社会人士”不要上这位“门生”的当。

  传说在香港收唯一弟子

  李铁夫在香港收过一个学生,叫莫华新。莫华新原先在黄潮宽的画室学画,而李铁夫当时住土瓜湾炮仗街27号二楼,门口贴着小纸招,上写:“侦探学校”四字。黄潮宽每次带莫华新到来,便和李铁夫一道在统一茶楼饮茶当中午饭,一道在宋王台写生。莫华新喜听李铁夫谈画,提出要跟他学画。李铁夫便指门上的招贴说:“你不识字吗?我不教画,这里是侦探学校啊。这学校不收学生的!”黄潮宽劝他接纳莫华新,笑道:“你这侦探学校招牌,只是用来守门的,使小偷不敢来偷东西,让你方便摆空城计罢了。怎可做不教画的借口呢?”李铁夫只好抓着下巴另想难题,以使莫华新知难而退。他的条件是:“每月学费五百元,要叩头拜师!”

  当年五百元不是小数目,青松画舍的学费只是每月二元,当时白米每百斤只售六元,若用白米时价换算,那500元相当于近一万斤米了。可想不到,原来莫华新是富家子弟,这条件难不倒他,第二天便设宴拜师,奉上学费,隆重地叩头。白天他到“侦探学校”来上课,并没有像在青松画舍时那样站在画架前对石膏像画木炭素描,待摆设静物来写生。这“学校”正是“家徒四壁”,除了一张板床,一桌一椅,便只有满地画布,李铁夫也不好意思,便和此唯一学生逛市场找画材,买了大头鱼、番茄、椰菜,便当做静物来画。

    重访旧址——他家就住在大榕树下面

  1950年8月,81岁高龄的老画家李铁夫从香港回到广州之后,受聘为华南文艺学院名誉教授、华南文联副主席。当他被接回解放不久的广州定居时激动地说出的第一句话是:“我现在是属于国家的了。”他住在华南文艺学院的宿舍,是在光孝寺东半部属于美术部的校舍最东边,与球场相邻的地方,那是几棵大叶榕的浓荫下,粉刷成米黄色的大平房,原本是教室,把它改隔成里外一小一大的两间,里间是寝室,外间做客厅兼画室,布置得非常简朴整洁,还挂有李老先生心爱的作品,但如今宿舍的具体位置已很难寻觅得到。

  而据学生们回忆,李先生是学院里的名誉教授,不必教画,但常有同学和教授去拜访他。他很健谈,很风趣,常使快乐的笑声洋溢到室外去。李先生每月的生活费是食米20担。这数目说来令人羡慕,李先生吃用不完,他生活得好,所以客人也沾了光。  

  • 资讯
  • 看展
  • 插画
  • 设计
  • 视频
  • 专题
扫一扫
扫一扫,用手机继续阅读!
央视网新闻移动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iPhone
央视新闻移动看!
CBox移动客户端
下载到桌面,观看更方便!
书画图集
860010-1121080100
1 1 1